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之後再一起(四)

※ 原著向,第十賽季後

※ (一)(二)(三)



  方銳跟著林敬言到幾個棚子裡快速繞了一圈。數量多了特別眼花,大部分的植物看起來都很像,但是之中也能找出幾盆長的特別古怪的,有的林敬言認得,會大概介紹一下,有關植物科屬產地習性的部分,方銳是左耳進右耳出,只記得一小部分有趣的片段。

 

  他拍了幾張植物照片上傳微博,果然職業圈裡的人對於這領域的學術涵養實在不比他高明多少,對照片裡植物的形容和猜測,回應一個比一個逗,那群人還在爭論其中一張仙人掌頭上插的是辣椒還是蠟燭,他很不要臉的在底下嘲笑說出跟他剛剛一樣疑問的人。

 

  眨眼時間已過午,方銳問附近有沒有什麼館子好請你吃個飯,林敬言偏頭想了下,說像樣點的店離這車程要半小時,要不我隨便煮個,兩人湊合湊合著吃。

 

  林敬言會下廚這事之前可沒聽說過,他對老林的手藝有好奇沒期待,但至少可以確定老林的味覺很正常,不會端出難以下嚥的玩意出來,剛才開那麼久的車現在實在懶得奔波,沒怎麼猶豫他就決定把客套留到未來的某一天。

 

  方銳是個人生只用過飲水機泡麵的君子,林敬言笑著要他滾邊涼快去,他坐在小廚房的餐桌旁,看林敬言從冰箱挑食材、洗菜的忙碌背影,這場景在他眼中莫名的有種奇幻的不協調感。

 

  可是挺好的。

 

  這天的天氣很好,不冷不熱,陽光曬在身上暖洋洋的,窗外的花草都被光照的油油亮亮,空氣裡飄著似乎是植物和泥土混合一絲幾不可聞的花香氣味,風吹得枝葉沙沙作響,沒有都市裡隨時充斥耳邊的汽車急馳和人聲喧鬧,他幾乎可以想像某個角落有隻花貓打了個大呵欠,再舒服的把自己捲成一圈。

 

  這樣的生活,好像也不錯。

 

  方銳不是沒想過退役後的打算,沒意外的話,大概像魏琛那樣留在興欣做後勤吧。雖然比不上之前在呼嘯的待遇,年收差了以百萬為單位,他是真的無所謂,當初覺得如果能奪冠就算一毛錢不拿也沒關係,現在覺得不管之後戰隊的成績如何,他都想留在這裡。

 

  興欣有會將戰隊收入扣掉必要支出及應急用金,平分給大家的傻氣老闆,有可以一起笑鬧互秀對話下限的隊友,有可以包容各人特質和短板的戰術核心,有為求榮耀即使挫敗也不屈不撓的純粹。

 

  若去掉榮耀相關的選項,方銳還真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小學生語文課上必定會出現的「我的志願」這樣八股無聊的作文題目,他都忘了當時掰了什麼交差,對小孩子來說,沒什麼比能整天玩樂不用上課更好的未來了,其實這又何嘗不是所有大人的夢想。

 

  當年和朋友一起組隊參加挑戰賽,嘴裡嚷嚷要爬上榮耀頂端的意氣風發,現在看來只是腦子一熱的衝動行事,那時的他並沒有為此拼命的心態。他們的隊伍打進線下賽後很快被淘汰了,只有他得到藍雨的青睞受邀加入訓練營。能在裡面的學員個個都是網遊裡的高手,方銳在裡頭表現雖算優異,倒也沒辦法遙遙領先其他人,跟現役選手比劃,更是十打九輸。

 

  他一邊在心裡鼓勵自己可以,一邊又安慰自己真要不行也沒關係,人生之路四通八達,他向來不是會把自己逼上絕路的風格。到底是什麼時候認真起來的?是了,那是加入呼嘯,認識林敬言之後。

 

  初識林敬言的時候,林敬言就是這樣溫文儒雅的模樣,活像古裝劇裡走出來的書生。他當時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對世事不是一無所知,卻也沒真的有過什麼社會歷練,對人對事骨子裡透著生澀的尖銳,說白點就是還有點二。他心想身為一個戰隊的隊長,比自己年長幾歲,用著流氓這樣的職業,對新人還如此客氣,表面功夫未免做得太過。

 

  後來對林敬言的觀感從鄙視、疑惑、震驚到欽佩,不過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以前常聽人誇哪個人氣質好,都覺得那是詞窮了才誇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是林敬言讓他知道,原來真有能作為榜樣的人,沒有一分高傲,比誰都認真負責細心,比誰都要熱愛榮耀,比誰都要珍惜提拔自己的戰隊。

 

  加入呼嘯的前三個月,他和林敬言的對打從沒贏過,知道林敬言對任何一場比劃都不會放水,他心底暗暗評估,可以的,這並不是翻不過的高牆,再訓練些時日就有機會獲勝。

 

  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那天榮耀第一流氓林敬言,眼神流露感嘆欣慰和一絲不捨,笑著跟他說:「方銳,我很慶幸之後能有你接下這個角色。」

 

  有一天他將摘下那頂桂冠,看著林敬言轉身退場,光想像那一幕,就覺得心臟像是被掐住般難受。方銳第一次如此堅決的,不留餘地的在心裡下了決定,不接這個角色了,他遠遠不夠資格。

 

  不是因為唐三打這角色代表的強大和責任,是林敬言這個人在他心中處於無法觸及的高度。

 

  不當繼任者,而是做最好的搭檔,他想跟這位流氓一起並肩作戰。

 

  為對方奪下榮耀。


【林方】之後再一起(五)

--

↑補張辣椒還是蠟燭↑
仙人掌科Melocactus屬,頭上是果實。

评论
热度 ( 14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