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我真是太天真才會以為我畫圖的速度比寫稿快。

什麼都別說,我想敬敬。

1.

跑去跟團做了一款林方眼鏡布。

其實我根本沒在用眼鏡布,但是我想當林大大的眼鏡布!

我有病我不想治哈哈哈(被拖走


2.

他始終是坦然面對的,比誰都要清楚自己的實力到哪,明白有些高牆終究無法翻越,一路走來肯定受了不少冷嘲熱諷,哪怕是在正值當打的時候。資質平庸的極限,被以下剋上的難堪,都沒有令他心灰意冷。


「他覺得自己還能拚一拚」我看著原作這句想了很久,拚,他知道要奪冠是很難的,失敗機率遠高於成功機率,他還是想挑戰。


「努力」這事一點都不有趣。

得有多大的熱情、信念、執著才能讓人努力這麼多年。


他認命,但不認輸。


那是最平凡最不凡的林敬言。

【全職】不要放棄治療

※ 原著向,阮永彬與方銳,阮永彬視點,兩人非CP的糧食文,真正CP是林方,但是整篇林敬言本人都沒出場(。 介意的人別點。

※ 時間點是第十賽季呼嘯對興欣初戰賽後。

※ 心疼阮永彬!全職裡處境最悲的治療,私心補了這篇和方銳的會面,希望他不要放棄治療!


  他開始後悔自己挑了這個地點見面了。


  只在幾年前去過一次,還是跟著人走的,印象中步行路程不到十分鐘,他已經在這附近繞了快二十分鐘,硬是堅持著不開線上地圖也不撥電話過去問路。


  你就等著吧!誰讓你記者會一開完,自個像尾泥鰍扭身溜走,留他傻楞楞的守在休息室裡瞎等。...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五)end

※ 原著向,這是之後再一起的前篇。

※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


08


  當天晚餐後林敬言本來打算找阮永彬問問,一通電話先幫他解答了,是呼嘯公會會長打來的。


  「林隊,不好意思,你們的秘密特訓結束了嗎?」


  什麼秘密特訓?林敬言愣了一秒,想到方銳和阮永彬,不動聲色地問:「怎麼了嗎?」


  「大學放暑假了,小李他們來兼差幫搶BOSS,上回方銳借走的帳號卡裡有兩張他們用慣的馬甲號,問說能不能先換回來呢。」


  「好,哪兩張?我等會拿給你。」


 ...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四)

※ 原著向,帶張佳樂出來玩一下。

※ (一)(二)(三)


06


  林敬言沒料到這趟說走就走的買點心之行,能讓方銳從帶點戒心的貓科動物,變成對他搖尾巴的犬科動物。


  見面會熱情招呼,用餐時端著餐盤跟他同桌,一有空閒就找他聊天,晚上帶著筆記本電腦敲他房門,說再打一場,不對,多打幾場!嘴饞時央求他請吃宵夜,又或者自己溜出去買宵夜時幫他多帶一份。


  他身旁多了一顆名為方銳的衛星,成天繞著自己轉呀轉。


  隊友笑說你是給方銳灌了什麼迷湯,讓這小崽子黏著你不放,他茫然道:「迷湯沒有,鴨血粉絲湯倒是...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三)

※ 原著向,(一)(二)

※ 這是方點心麵皮、咳,臉皮還很薄的時期。


04


  「我看這事兒你還是去找隊長吧。」


  「阮永彬你就不能給點更靠譜的選項嗎?」


  「經理?」


  「哪能啊!」


  林敬言無意間聽到這段對話時,都想學藍雨那小彈藥專家喊句壓力山大了。


  若聽到的是隊員們雞毛蒜皮般的煩惱,無關緊要的八卦,或是千奇百怪的抱怨,哪怕是背後說他壞話,他都有一笑置之的自信。


  但現在聽來方銳有個被同儕認定是需要隊長或經理階層才能解...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二)

※ 原著向,上集戳這


02


  那趟藍雨之行,經理簽了一位小氣功師回來。


  氣功師和流氓,雖然在角色外型和招式正派程度有如各處天秤兩端,畢竟同為格鬥系的職業,轉型的難度總比撿個治療回來耍流氓要簡單得多。


  在經理碎念著藍雨肯定把好流氓藏起來啦的抱怨中,林敬言快速地翻閱了未來接班人的資料,這是他初次知道世界上有位名叫方銳的人,一看相片就有道光從天靈蓋噴出來,簡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榮耀奇才──這樣的感想是決計不會有的。


  他只是好好確認了名字跟長相,至於身家經歷、手速精準的數值,甚至附上的實戰視頻,都沒細看...

我很在意畫的蜂蜜到底還像不像個蜂蜜,但我親愛的林方同好朋友只關心要被吃掉的方銳。


↓↓OOC注意↓↓

【林方】 方銳你要被吃掉了。


  方銳在生日當天做了一個惡夢。


  他夢見自己坐在好幾層巨大的鬆餅上,比人還大的鬆餅暖呼呼的散發出香甜誘人的氣味,他才恍惚想著現在是什麼情況,突然之間大量的蜂蜜從天而降,轉頭一看發現一支大叉子正掀起鬆餅。


  然後他就從夢中驚醒了。


  雖然被嚇醒的感覺很糟,回想起來與其說是可怕,不如說是滑稽好笑,方銳在早餐時和林敬言隨口聊了這個夢境,本來以為林敬言會說「方銳大大你就這麼想...

【林方】之後再一起(完)

※ 原著向,第十賽季後,光棍節放閃真是閃瞎自己狗眼。

※ (一)(二)(三)(四)(五)


  他真怕了。在氣勢洶洶的告白一秒後。


  艾瑪告白只看氣勢嗎!楚雲秀和蘇沐橙這兩個看連續劇成精的女人不嘲笑死你!


  方銳恐怕沒在賽場下腦袋運轉得這麼快過,可惜腦袋裡並不存在如何完美告白的資訊,更別提是對男人告白,他真的沒那麼彎啊他只對老林彎的!好朋友不等於好基友這道理他還是懂的,搞不好連普通朋友都當不成的可能性讓他坐立難安,現在的局面就像賽場上以1%殘血面對滿血的林敬言,只求不要死得太難看。


  「認真的...

【林方】之後再一起(五)

※ 原著向,第十賽季後,下一話完結。

※ (一)(二)(三)(四)


  方銳還記得他跟戰隊借了好幾張馬甲號,偷偷熬夜練習研究哪個職業最適合輔助流氓,鑽研出心得後,像個孩子般跟林敬言耍任性說要換職業,記得在戰隊中獲得認可出道的盜賊,前幾戰被對手狠狠打臉的挫折,林敬言站出來在經理及隊友前力挺他的表現,記得媒體封他們為「犯罪組合」時,他喜滋滋的剪下報導,貼在房間電腦屏幕旁的牆面上。


  他忘了是哪時開始沒大沒小的叫林敬言老林,只是想看對方訓斥自己的樣子結果沒有得逞;他忘了是怎麼變得世故起來,忘了是怎麼習慣在別人面前掩飾情緒,並且對於無力挽回的事...

1 / 2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