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十五)

※ (一)(十四)


18


  走出選手席小隔間的時候,李華像是從全世界時間最長最刺激的過山車上下來,腳步輕飄飄的,又快又重的心跳聲幾乎蓋過四周喧鬧的音量,有點兒耳鳴,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沒辦法從遊戲裡的畫面切換為現實世界,直到魯奕寧衝過來跩著他的隊服大聲歡呼。

  不遠處的楚雲秀已被其他隊友簇擁住,楚雲秀便在人群中看向他,張嘴說了話,李華沒有聽見聲音,但他知道,那兩個音節是在呼喚他的名字。

  抬頭一看,場館中幾個顯示屏給楚雲秀打了不同角度的特寫,每個屏幕中的她都笑容燦爛,美豔不可方物。

  他快步走了過去,走向屬於他們的榮耀。

  遠在Q市的霸圖場館,煙雨連勝,晉級四強。

  此次勝利對煙雨戰隊意義非凡。打破以往季後賽第一輪慘烈出局的詛咒,不只贏,還贏得漂亮,即便後來惜敗藍雨,勢均力敵的精采發揮依然獲得玩家們普遍好評。元素法師和忍者的搭檔也被寫成專題報導,必然會有的溢美之詞勾勒出煙雨美好前景。

  比賽表現好壞和支持度息息相關,這賽季的佳績、或者準確來說是獲利讓煙雨老闆非常滿意。除了賽程門票和轉播的直接收益,主動聯絡贊助和代言的廠商翻倍,可說是面子裡子都風光。

  而在與遊戲、比賽無直接相關的環節,煙雨向來不低調。別的戰隊慶功宴頂多選名貴的餐廳宴席,煙雨是全員搭豪華郵輪渡假,慶功宴包下船上的小廳辦buffet;慶祝要有酒助興,開香檳噴大家一臉的橋段太老套,煙雨是正裝出席,量身訂製的西裝禮服,一人一杯特調的低酒精雞尾酒,照片一拍哪有半分一般人以為的電競等於宅的刻板印象。

  很刻意,可是很有效,形象是能塑造出來的,確實有玩家批評煙雨太注重表面功夫,卻也因此凸顯與其他戰隊的不同。

  不過,喝醉的模樣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

  酗酒會影響狀態,小酌一回雖無傷大雅,但隊員們自有分寸,以往辦過那麼多次聚會從沒有人喝到爛醉過,誰知道在楚雲秀被老闆拉著跟那些俱樂部大股東寒暄時,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起因是buffet裡的外籍調酒師主動跟隊員們攀談。那位楚雲秀認不出是哪個國家來的調酒師也是榮耀的玩家,英語的口音很重,中文只會說一點點,但不妨礙他用簡單的句子和肢體表情表示對職業等級技術的驚嘆和讚美,能得到外國人的誇讚總是感覺比較新鮮的,兩三個隊員便圍著他閒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免不了要互相恭維一下,一群電競宅對調酒一竅不通,魯奕寧在此時靈光一閃,滑手機調出自己帳號卡的外型和戰鬥視頻,請調酒師調一款符合角色形象的調酒。

  這下不得了了。哪怕是完全沒有根據和正確答案,誰都想喝一口自家角色會是什麼味道,而且還會想跟別人的比較一下。混酒最容易醉,沒兩三下隊員們就被撂倒一片。

  最後完全清醒的人只剩下楚雲秀和因為酒精過敏滴酒不沾的孫亮,先把喝得半醉的人趕去休息,再來護送醉到路走不直的回去,李華就在喝到茫的行列裡。

  好在李華酒品算好,醉了只是話多了點音量大了點,明明身體軟的像株被曬焉的白菜,嘴上仍說個不停。

  楚雲秀可沒見過自家副隊這麼多話過,說的話有些顛三倒四還咬字不清,不過她看李華眼皮打架的程度,估計也鬧騰不了多久,她隨口應著李華的胡話,叫上孫亮一人攙扶一人刷卡開房門,俐落地把李華扔回房間床上,跟隔壁床喝到不省人事的魯奕寧送作堆。

  李華並沒有一沾枕頭就睡著,而是說了一句:「隊獎,我有話想跟妳說......」

  孫亮平時說話慢人半拍,反應卻不慢,李華對楚雲秀的那點心思,在隊員間是心照不宣的秘密,於是爆手速跟楚雲秀比了個手勢示意有事電話找,走出房間正要關門時,孫亮承認,他還是有點好奇李華會不會趁著酒意告白,放慢動作豎起耳朵一聽,卻先聽到楚雲秀開口說。

  「想吐的話趕緊起來去廁所。」

  ......所以說,咱們楚大隊長至今跟八卦緋聞絕緣不是沒有原因的。

  李華很爭氣,沒有真的跑去抱馬桶,可是說的話要是孫亮在場也得搖頭。他說:「我那時不該去救妳......」

  沒頭沒腦而且不是好話的句子,楚雲秀卻是笑了。

  與藍雨的決勝團隊賽中,李華選擇回防掩護楚雲秀,因而之後給了原本分散的黃少天和于鋒聯手的機會......這不算失誤,頂多只能說是影響局面的契機之一,沒人能在當下篤定另一個選擇會有更好的結果,何況對手是隨時備妥數個應對方案的喻文州。

  只有李華知道他把楚雲秀看得太重了。

  隊長很重要,對於勝利卻非必要,榮耀不像某些棋奕護主為勝的規則,必須竭盡所能讓主將存活到最後一刻,更別說楚雲秀也不是要他處處保護的溫室花朵。

  優先保住隊伍核心也許是個不會出大錯的安全選項,但只要能多一分獲勝機率,楚雲秀就不該是永遠的第一順位。

  他們追求的目標一直很明確,榮耀與勝利。

  李華事前是想得很明白,可是在酒精干擾下,說出口的話打了不只對折,來來回回說著關於煙雨和冠軍,戰術和打法,把好幾位選手和隊伍說反也不自知。

  楚雲秀也不打斷,就坐在床沿,耐心聽著附和著,那些美麗宛如夢幻的希望。

  冠軍,她又何嘗不想。

  然而除了對外的場面話,楚雲秀捫心自問,她有多久沒有真心認為煙雨可以奪得冠軍了?

  曾經她不顧家人反對,捨棄學業與煙雨簽約,也做好虛擲青春的最壞準備;而她在榮耀裡獲得成就與名聲後,才恍然當時還是太天真。

  成功是一分天才加上九十九分努力......現實是,他們職業選手憑著那一分天才贏過數以萬計的普通玩家,卻得用上九十九分的努力才能在職業圈裡立足。

  她很幸運,有一群向心力強、相處愉快和諧的隊友,在場上也多半達到她所預期的標準,賽後那句「我們今天發揮得不錯,但對方發揮得更出色。」往往不是謙讓,而是感嘆。當隊員們已經竭盡全力,就輸在那無法追趕上的先天資質差距,又怎麼忍心苛責。

  盡力了就不會後悔,只是安慰自己的話。如果沒有執著,如何能忍受極限的競爭?她沒有天真的以為付出會得到同等回報,但天真的認為專注於榮耀之上是最理所當然的事。

  因此,第五賽季中,老闆把楚雲秀叫進會議室,劈頭一句「妳最近比賽怎麼打的,太難看了!」時,她毫無防備且反應不及的被釘在原地。

  初賽季煙雨排名第十,以一支新隊伍來說已經表現得很好,但楚雲秀仍無可避免的撞上了新人牆,而且是帶著隊伍一起。

  楚雲秀,妳可是煙雨的隊長啊。她挺直脊梁站在隊伍前方,反覆默念這句話如同誓詞。為了能讓戰隊成績有所突破,她私下練習己方戰隊成員的職業,只求能在場上更精確地做好調度安排;嘗試各種戰術打法,不惜以不利近戰的元素法師衝上前線硬扛。

  好不容易,經過一個半賽季的跌跌撞撞,楚雲秀自認煙雨總算稍微站穩腳步,卻得到突如其來的嚴厲批評。

  「妳和風城煙雨是我們的招牌。」老闆敲著筆桿,一下下打在楚雲秀交上的例行報告,「連續幾週在團體賽都早早出局,贊助商會怎麼想。」

  「那是因──」

  「因為戰術?少跟我扯一堆理論,OK,如果妳能保證這樣玩絕對會獲勝,那我沒意見。」老闆目光銳利地盯著她,「妳能嗎?」

  當然不能。像被從頭澆上一桶冰水,對這荒謬可笑的發言,楚雲秀一時間錯愕多過憤怒失望,竟然啞口無言。

  「楚隊啊,老闆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做一些原則上的調整嘛。」經理出聲打了個圓場,「元素法師本來就適合站在後方,隊伍也需要隊長指揮啊,所以我們可以把比賽打得更穩重、更優雅一點......妳是個女孩子啊,大家能理解的。」

  理解什麼?你又把榮耀當成什麼?本末倒置的意思你懂嗎?有個聲音在楚雲秀心裡大聲咆哮,她幾乎能預見下一秒和老闆及經理翻臉對罵的場面。

  沒有用的。但她的理智沉重而緩慢地說,反駁再多都是徒勞。

  榮耀,不是她一個人的遊戲;煙雨,也不是她一個人的戰隊。

  也許在老闆眼中,比賽或表演,沒有太大的差異。

  所以之前才會寧可花錢在媒體宣傳上,也不願增加遊戲公會部門的人手。

  團隊營運需要商業利益的支撐,場上打得更謹慎點也不是壞事,彷彿能被說服,一切看似沒有改變,但為什麼還是覺得累呢。

  楚雲秀第一次刻骨銘心的感受到,原來自己不如想像中的堅強。

  她耗費了比預想中還多上許多的力氣來掩飾疲倦,裝作若無其事。

  也是從那時起,楚雲秀開始看以往覺得浪費時間的電視劇,抽她至今仍稱不上喜愛的菸。她迫切地需要有實質的事物可以讓她轉移注意力別想太多,或者穩定情緒後可以顧慮很多。

  一往直前的風城煙雨曇花一現,很快就消失在人們的記憶裡,其他職業掩護元素法師施法,合乎設定邏輯,至少多數人看不出楚雲秀別無選擇。諷刺的是,不冒險的穩妥路線倒也適合煙雨的隊員組合,八強的位置並非僥倖。

  只能這樣嗎?還能怎樣呢?數不清有多少次在無奈與不甘之間掙扎,然後不知不覺間又漸趨麻木,時間消磨掉的事物太多,讓她都忘了,時間也會帶來新的可能。

  眼前有個人,多半還把煙雨的重門面當作特色而非限制,有點傻氣又認真的相信這是一支很好很好的隊伍。

  太天真嗎,也許吧,為了什麼而堅持,千言萬語濃縮成一句就是不想放棄啊。

  李華音量越來越小,已經像是囈語,可每個字楚雲秀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們會越來越強。」

  「嗯。」

  「煙雨會越來越好的。」

  「嗯。」

  「然後要一起拿冠軍啊,隊長......」

  「好。」楚雲秀說,「我答應你。」


评论 ( 21 )
热度 ( 23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