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十一)

※ 提前祝李華生日快樂(你好意思

※ 時間線終於接上原著開頭啦。


14

 

  每年十二月初榮耀圈內有例行兩大要事:遊戲新區以及冬季轉會窗開啟。 

  不過對於職業選手來說,沒時間也沒必要到新區重新來過,各大戰隊會重視新區拓荒,那也是交由公會部門負責的工作,不必勞駕選手幫忙;至於卡在賽季中的冬季轉會窗,通常是物件交易或替補選手的補充,少有主力成員的變動,可八卦的質量太小。 

  兩者中無論哪個,在榮耀圈內影響的層面較侷限,事前於職業群裡是能被「比賽完去哪吃夜宵好」這樣問句輕易蓋過的話題。談論度都不如再一個月的全明星週末,或在遊戲內會先遇到的聖誕節活動,畢竟活動獎勵中的技能書和稀有材料對角色的提升是絕對有幫助的。

  這一天沒撞上比賽日,煙雨戰隊眾人結束上午例行訓練,照常結伴到食堂用餐。 

  煙雨的食堂是職業選手和各部門職員共用,沒有劃分各自座位,一般是相熟的人坐一塊。楚雲秀習慣和隊員同桌,倒也沒讓他們感到拘束,她在訓練外不愛給隊員定規矩,除了外出比賽聽從俱樂部囑咐需在鏡頭前注意形象外,平時放任一群大男孩幼稚言行並不勸阻。她們四期生場下交情甚好,到哪比賽都有照應,哪兒好吃好玩情報靈通,只要行程允許,她也往往會帶頭吆喝隊員一起去。

  比起一群人浩浩蕩蕩在週末的風景名勝區蹓躂,還是鑽進餐廳包廂享用美食的性價比高。一般人點餐不外乎從愛吃的、有名的選起,楚雲秀則偏愛選沒吃過的口味嘗鮮。自從某次四期生聚餐她點了一道看不出什麼名堂的主廚創意菜,收獲到全桌人誇張的反應,包括難得一見張新杰驚訝皺眉的表情後,更熱衷起向人推薦各式稀奇古怪料理。 

  中規中矩的煙雨食堂沒有這樣的附加娛樂,楚雲秀卻也吃的不夠安份,她對吃自有一套原則,例如青椒可炸可烤不能熱炒,西洋芹能配西紅柿煮義式蔬菜湯但不吃中式芹菜,魚吃清蒸不愛魚丸,諸如此類美其名有格調的挑食,造就煙雨食堂日常中的一景。 

  今天的楚隊長盛好午餐甫一坐下,挑食雷達嗶嗶響起發現西蘭花裡炒了甜椒。 

  楚雲秀左右張望,視線對上正準備在斜對角座位落坐的李華,李華很有自覺地換位置,把餐盤推了過去。 

  「給你加菜。」楚雲秀眉開眼笑的把那道菜撥到李華的餐盤上。

  「那我拿醋溜土豆絲跟妳換。」李華的動作也是熟練,沒有徵詢意願就夾了過去,哪些食堂菜是楚雲秀會動筷的,他有自信能答個八九不離十。 

  楚雲秀果然沒拒絕,動作頓了一下,似乎在估算熱量,又道:「辣子雞丁也給你吧,你太瘦補點肉。」 

  幾個座位外的魯奕寧半摀著臉,頭靠向鄰座的馮向明,壓低音量說:「老馮,快放個治癒術,我眼睛疼啊,你看那邊的老夫老妻。」

  「心因性突發致盲症,在你脫團前都沒救。」馮向明很嫌棄地把身子往旁邊側了十五度,「你非得加個老字就說大聲點,包你晚上加訓。」 

  「老馮!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魯奕寧泣訴。

  「因為你活該。」馮向明冷漠。

  坐魯奕寧左側的孫亮認真地思考了一會,覺得不就是羨慕有人可以換菜色嘛,很好解決,於是默默把自己的油燜茄子跟魯奕寧的炸豆腐交換。 

  「所以隊長跟副隊長有沒有戲啊?」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坐在另一邊的白祁也湊過來小聲問道。

  「唔……不好說。」馮向明裝模作樣的沉吟一聲,「我瞧隊長現在懶得倒剩菜的意思多一點。」 

  大伙無語了片刻,李華大概是有那個意思啦,只是隊上的人都被自家隊長塞過食物,基本是誰坐的近給誰,確實無法當作好感度的基準,以他們對楚雲秀的了解,嗯…… 

  「點蠟。」馮向明說。

  「點蠟+1。」魯奕寧附議。

  「點蠟+2。」白祁再投一票。 

  「我們錯過在李華生日蛋糕上插滿蠟燭的機會了。」孫亮總結。

  白祁被這句話逗笑了,魯奕寧問了聲我的豆腐呢?接著聽到不知道是食堂中的哪個人大喊。

  「葉秋退役了!」

  有那麼一瞬間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俱樂部裡的工作人員誰會沒聽過葉秋名號?有人急忙把食堂裡的電視全轉成電競頻道直播中的嘉世新聞發布會,有人掏出手機邊看網路上的即時訊息,當然少不了彼此的議論聲。 

  楚雲秀怔怔地看著電視畫面,目不轉睛,即便她只看一眼就能知道這場發布會的後續內容。

  去掉那些浮誇的、官方形式的修飾話語,嘉世俱樂部宣布的事項其實很簡要:葉秋決定退役並婉拒其他職務現已隻身離開,而嘉世隊長及一葉之秋的賬號卡將由越雲轉會的孫翔接手。發布會中不免俗地先剪輯一段葉秋比賽中的精彩片段緬懷過去,然後讓孫翔現場操作一葉之秋顯示實力展望未來。

  俱樂部並未明說葉秋退役的原因,在場記者又怎麼會不問起,嘉世經理兜著圈子沒把話說死,但言下之意即是多少與嘉世賽績有關。

  是葉秋自認打不動也好,或俱樂部認為他不適任也罷,目前嘉世排名下滑至第十九位的成績,上層會做出調整變動合情合理。

  嘉世這糟糕的成績全是葉秋的錯嗎?當然不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失分的關鍵錯誤從沒出現在葉秋身上。

  葉秋完全沒有責任嗎?也不是,他身為嘉世戰隊的隊長,任何情況導致比賽失利他都無法置身事外,何況連續十幾場的落敗已不是隨口的道歉可以令人滿意的了。 

  如果葉秋肯現身表態說出可信服的原由,甚至僅是安撫或喊話,以他這些年積累的群眾支持度,也能讓許多粉絲心底舒坦。

  可是他沒有。

  這位創下最多紀錄獲得最高榮耀的人,在最光榮和最頹敗的時候都沒有出現在大眾面前,沒有親口的說明或解釋,代表他的只有一張有著葉秋簽名的退役聲明。 

  有記者與會時笑稱恭喜嘉世終於進入有隊長可以出面的新時代,引發哄堂大笑。 

  李華一點都笑不出來。

  凡事都有程度差異。配合或樂意配合宣傳活動,職業圈內很多選手心裡是圈選前者的,頻繁曝光並非只有名利雙收的好處,人總會放大審視鎂光燈下公眾人物的言行舉止,無形中被安上了透明的枷鎖,聽到愚蠢的提問想翻白眼還得先掂掂自己斤兩,隨便一句失言都有可能成為電競八卦版的標題。

  而拗執地躲避媒體,堅決不亮相的葉秋,仍然無可避免說他自命清高、不屑與凡人共食人間煙火的種種抨擊,並隨著時間以及他從不反駁的態度變成習以為常。只是在退役發布會的當下還提起這事,玩笑開得是過火了,即使很快補上幾句讚美,依然抵不過顯露出的不尊重。

  這樣輕率的發言,李華站在職業選手的位置又要比一般粉絲的感觸更加深刻。 

  葉秋是怎樣的一個人,李華自認沒有熟識到能說出什麼深入的評語,但他一直記得那一天晚上,葉秋送他們三人坐上出租車,道別時笑著說要趕回去玩榮耀。

  一位在榮耀這遊戲裡鑽研奮鬥近十年的人,說出如同千萬名熱愛榮耀的普通玩家會說的話,最後背負著戰隊成績下滑的責任,突兀倉促的退役。坦白說,是個讓人心裡難受的結局。

  孫翔要轉會嘉世的消息,李華事先沒有聽說,但葉秋退役的始末與去向,也許楚雲秀會知道一些內幕消息。楚雲秀和葉秋是否交情好到會無話不談有待商確,至少可以肯定和蘇沐橙是榮耀圈內私交最好的對手,而蘇沐橙又是葉秋的緋聞女友──雖然遭到否認,朝夕相處下退役這等大事又哪會毫無徵兆,這麼個層層牽線起來,有什麼風吹草動傳到楚雲秀這裡的可能性極高。

  可眼前楚雲秀沉著臉撥弄手機,沒人敢上前詢問,待她打完長串訊息,楚雲秀倏地站起身來看向周遭隊友,眾人以為她要說些話了,結果她只說了一句「我吃飽了」便離開食堂。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