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樂柔】不見不散(上)

※ 那位自耕五百畝田的孩紙生日快樂ヽ(✿゚▽゚)ノ

※ 時間點第九賽季,接原著953章後


01

  淺花迷人的紀錄點設在靠近迷羅古城遺跡的小村落,一個沒有鄰近熱門的練級區域和副本,只配置最基本的功能NPC和三個獎勵雞肋無比的小任務,註定是鮮少有人專程到訪的地方。

  張佳樂很喜歡這裡。這村子得多花兩次傳送費才能輾轉抵達熱鬧的主城鎮,他並不嫌麻煩或浪費,比起移動到競技場這絕對安全的區域,他寧可繞遠路到這荒僻的村落,做完清理角色身上雜物之類的例行公事,然後也許走到某棵大樹下,或在某棟實際無人居住的民宅內下線。

  說來他也不是剛玩榮耀就有這很無謂的習慣。在他退役後歷經逃避、茫然、與世隔絕、掙扎等等過程,終於能稍微面對自己仍然熱愛榮耀的事實,用塵封的淺花迷人小號登入榮耀後,角色就在這村子裡。

  他真的認不出這裡是哪裡,打開地圖確認位置後,仍然想不起來為何當初會走到這村子來,但眼前這既不算優美也沒什麼特色的陌生村落景色,看起來竟然是如此新鮮,突然能真切地感受到,這個世界就是對他來說最舒適的空間。

  後來決定加入霸圖重回榮耀聯賽,那真是他當初退役時完全沒在預想內的出路了。

  今晚原本尋常的網遊支援行動,在葉秋一伙人的搗亂之下,場面變得莫名其妙而且一團混亂不說,那短短數分鐘的混戰,每一幕都像電影定格的畫面,清晰卻又荒謬宛若夢境。

  沒想到會和百花玩家們正面衝突,會遇到神隱已久的昔日搭檔,會在這時和過去劃清界線。

  張佳樂深吸了口氣,不再回想那些場面,把視線移到畫面下方閃爍的訊息通知鈕,點開,顯示有五十四則新的交友申請。

  他把淺花迷人的私訊設定成僅限好友傳送,並拒絕遠端交友申請,也就是說,遊戲裡好友名單以外的人想私下聯繫他,必需得在能親自與這角色碰上面的場合。

  百花繚亂那個角色帳號,早在成立百花戰隊前就關掉了交友申請功能,擺在現實社會裡來看,他當時不過是個遊戲打得好的網癮少年,但在遊戲裡,他叱吒風雲足以無愧大神尊稱,那時多的是想找他一起下副本打BOSS甚至只是想與他攀談上一兩句也好的玩家。

  現在,他玩榮耀的實力依然頂尖,但──

  點開交友申請,底下申請原因的留言:

  「你為什麼不回百花?!是俱樂部上層虧待你嗎?」

  「我們一直一直在等你回來啊!!!!」

  「我看錯你了!你這個叛徒!怎麼有臉繼續玩榮耀!!!!」

  還有很多則,因為系統屏蔽關鍵字,仍改用拼音和縮寫打了滿屏不堪入目髒話的留言。

  每一則申請,都是掛著遊戲角色名的,會出現在搶野圖BOSS場面的多是公會裡的精英,有幾個名字他還記得。

  瞧,這位騎士是公會裡的主T之一,曾經在散團後跟他聊上幾句,對方說因為是上班族,沒有太多時間可以練等,還好可以用錢砸出等級和裝備跟上。年長他,卻用很靦腆的語氣說「我這樣是不是算得上為百花盡一份力?」

  現在他說,「我太失望了。」

  這位牧師是個妹子,外型亮眼聲音好聽,技術也有到水準,在公會裡非常有人氣,她每一場百花舉辦和粉絲互動的活動都會來,曾擠進人群裡對他大喊「張佳樂!你記得我嗎?我最喜歡你了!!」

  現在她說,「我恨你。」

  他一則一則看過,然後鼠標點下。

  拒絕。

  拒絕。

  拒絕。

  林敬言知道他曾開著這小號待過百花公會,以及現在仍開著交友申請的事。

  看著他面無表情一一點開留言又拒絕,林敬言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只遞給他一張彈藥專家的馬甲號,說有需要的時候就用吧。

  張佳樂知道這舉動看在他的朋友眼裡,想說的話是什麼。

  你明明可以選擇不看不聽不聞。

  拒絕。

  你明明知道即使承受這些攻擊而遍體鱗傷,對方的恨也不會消減半分。

  拒絕。

  你──

  張佳樂點向拒絕的左鍵停了下來。

  那則申請留言這樣寫著。

  「你好,打擾了,我是興欣的唐柔,有機會還能再和你打幾場嗎?」

02

  隔了幾天張佳樂依約前往競技場的路上,忍不住腹誹自己真是沒事找事做。

  那天衝著他打的女戰法,手速和操作挺好,但戰鬥的手法太過直率不夠老練,說難聽點,這程度現在跟他對打那是在找虐。

  令他感興趣的不是這個女人,而是葉秋用這不知哪撈來的人手組成的戰隊,現在又有什麼對策能戰勝嘉世從挑戰賽脫穎而出。

  實話說,他覺得葉秋想重回榮耀,依聯盟規章無論哪條途徑最快都是第十賽季才能復出,不如另找現有戰隊加入要實際省事得多。就算有年齡這個硬傷,以葉秋的身手和資歷,只要表示意願,不會有哪家俱樂部能果斷回絕,即使號稱宿敵的霸圖也一樣。

  他也不是想追根究柢,但不免有點好奇,比起直接問說話總是輕描淡寫、四兩撥千金的葉秋,也許從這戰法身上更能打聽到實際狀況。

  輸入對戰房間號碼和密碼,名為寒煙柔的戰鬥法師正站在場地中央等候,他還來不及想好怎麼招呼,耳際已先響起一道溫潤柔和的聲音。

  「晚上好,非常謝謝你能答應這麼唐突的邀請。」

  張佳樂是不至於因為對方說話好聽就腦補是位大美女,但聽著悅耳,瞬間就留下好印象,他趕緊客套地回了句不客氣。

  與人交際應答的能力水平張佳樂也就一般人的等級,自然沒有先想好什麼開場白或配套話題,那好聽的聲音便繼續以不疾不徐、略帶歉意的語調說:「不好意思,時間緊迫,我們能先打一場嗎?」

  臥槽。這女人當真沒太客氣,寒暄一句帶過。

  張佳樂這下也懶得多說,直接按下戰鬥同意鍵。他虐過的菜,沒上萬也成千,管對手男女老少,心理負擔可是一丁點都不會有的,沒有搶BOSS場面其他人事物的干擾,淺花迷人打起來那叫一個順手,沒一會寒煙柔就被打倒在地。

  經過這一場較量,張佳樂更能確定之前的判斷沒錯,寒煙柔的打法很有個性,屬於會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造成對方最大傷害的類型,防守較弱,通常這樣的人團隊配合也會較差,不過只要有心修正不算大問題,葉秋哪找來的人才,這資質若在戰隊的青訓營裡早提拔上去了。

  寒煙柔很快點了競技場裡付費NPC選項,把角色的生命值和法力補滿站了起來,邊稱讚,「不愧是大神,好強。」

  寒煙柔、他想了一下,是叫唐柔吧,語氣裡明顯帶著笑意和讚賞,絲毫沒有顯現不甘和憤怒的成份。

  這樣坦然面對落敗事實、有氣度的對手,張佳樂遇過不少,但對比起剛才唐柔緊迫逼人的戰鬥姿態,難免會有兩者兜不太起來的不協調感。

  那也就是個一閃而過的感想,他沒太琢磨,現在架奉陪了,正好隨口聊聊諸如怎麼會認識葉秋、現在你們挑戰賽打得如何之類的話題。

  誰知道唐柔下一段話讓他差點沒一口血噴在屏幕上。

  「抱歉,有BOSS刷新了,我得先去支援。」

  這理由非常正當且具急迫性,但不減令人無言的程度,張佳樂無言到直接在對話欄裡打了一長串「............」

  他怎麼能忘了這妹子是誰帶出來的,是葉秋啊!

  一想到這,張佳樂頓時感到哪需要什麼鬼紳士風度和客套,口頭上消遣下也好,說道:「哪邊的BOSS,我也去搶。」

  結果唐柔的反應再次令他傻眼。

  「好啊,是七十級的泰里烏斯。」唐柔回應得可乾脆了,還貼心打上一串座標。

  正常人會乖乖報上得來不易的野圖BOSS位置讓大家一起殺嗎?不可能吧!

  重覆一次,這妹子誰帶出來的,是葉秋!

  你當我傻啊!特麼的在唬我呢!如果對面那人是葉秋的話,張佳樂早就吼出來了。

  無巧不巧的,蔣游這時傳了私訊通知另一個BOSS刷新。

  難道是葉秋聲東擊西的計謀?

  別怪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非常時期有非常手段,張佳樂以前長時間在網遊打滾過,特別能理解。退一萬步說,就算這妹子天真無邪到覺得BOSS大家搶比較熱鬧,他一個人也沒辦法兩邊跑。

  要選哪邊,那是不用猶豫的,張佳樂一邊打字回應蔣游一邊對唐柔說,「說說而已,我另外有事,就不過去了。」

  「這樣啊。」唐柔的聲音聽起來很惋惜,「那之後我能再約你嘛?」

  妳還沒打過癮啊?張佳樂嘴角抽搐了一下,敷衍道:「之後再說吧。」

评论 ( 7 )
热度 ( 22 )
  1. 楓草鈴瓔孤島通訊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能不能轉!不行等等再撤!女神送的生日禮物可以轟炸世界!!世界沒有我!!!!(大哭)謝謝知更❤❤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