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九)

※ 我回來啦!小伙伴你們還在嗎。゚ヽ(゚´Д`)ノ゚。

※ 跑跑主線劇情,沒什麼CP糧,先預告下一話會有一點點糖。


12

 

  上一屆的冠軍藍雨,最終仍敵不過勢如破竹的百花名列第三。

  總決賽百花對微草,這是雙方相隔兩年的再次對決,卻沒有太多宿敵相會的肅殺之氣。很多人還記得第三賽季雙花搭檔如何橫掃微草,並很能理解百花第五賽季之後過得多不容易,因此大幅減輕了當年落敗的悔恨。如今百花重整旗鼓,已先戰勝去年踩微草一腳的藍雨,氣勢如虹,在預測冠軍的支持率上遙遙領先。

  賽前的支持投票終究只是官方炒熱氣氛的方式,立足於冠亞之爭賽場上的兩隊實力都在伯仲之間,誰會技高一籌奪得冠軍,永遠是每年這時候榮耀圈裡最熱門的話題。玩家們在各大論壇理性討論感性聲援野性撕逼,職業圈裡的其他隊伍選手又哪會是冠軍是誰我不在乎的態度,對外的發言那得圓融得體,私下討論得可火熱激烈,很多人是直接訂票揪團要去看現場了。

  七期群裡微草和百花各占兩席,正巧形成一個各自說「反正一定是我們贏」的微妙平衡,煙雨在自個的群組裡沒有立場不同的顧忌,此時能不偏坦地剖析雙方優缺。總歸來說,楚雲秀認為百花雖能用彈藥專家做到攻防一體,但法力消耗過大,隊友中又缺乏有力的攻堅手,不宜久戰;微草主魔道副騎士打法靈活兼具穩固,外加一位號稱奶罩全員萌大奶的治療之神,原本就是支擅長防守的隊伍,對速攻型的百花非常不利。

  李華認同楚雲秀的看法,卻在問及看好誰會冠軍時選了百花。

  聯盟最強的隊伍是誰?這問題李華還真沒個預設答案,在嘉世創下三連冠的紀錄後,四、五、六賽季冠軍各為不同隊伍,不再是一隊獨霸。但若問起印象最深刻的隊伍,那他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百花戰隊。

  不只是因為四次交手而且全數戰敗,還有對這支隊伍和隊長張佳樂的敬佩,賽季初大眾普遍認為百花能擠進八強已經很不容易,尤其封印落花狼藉賬號卡的破斧沉舟之舉,即使在百花的支持者裡持反對意見的人也很多,面對群眾的批評和質疑,張佳樂表現得很冷淡,只說了一句話就不再多談。

  「我會拿出成績。」這句不算解釋的回答,變成最無懈可擊的回應。

  如同重現第二賽季百花從不被看好到成為眾人矚目焦點的過程,所有輕視的言論漸漸消失在一場又一場的勝利中,在張佳樂的帶領下,處於困境中的百花以更頑強姿態重生,這發展不僅讓原先感到灰心的百花粉絲更為團結,也得到很多中立玩家的讚賞。

  然而現實並不全是勵志故事,比賽也不是你一顆我一顆的分糖果遊戲。

  第七賽季以微草再奪一冠落幕。

  比起決賽前七期群裡還有些許兩隊僵持不下的氣氛,賽後顯得格外平靜。

  鄒遠和唐昊當了一賽季板凳新秀,上場次數少得可憐,對百花第三次亞軍實在沒能有什麼刻骨銘心的悔恨情緒,不如說首賽季是亞軍隊已足夠令多數人稱羨;微草得了冠軍,劉小別和袁柏清也沒表現得太歡騰,一部分是因為兩人自半決賽起沒有出場機會,這冠軍拿得有點缺乏實感,另一大部分原因,則是方士謙退役的決定。 

  治療之神退役的新聞,某方面來說嘩然程度大於冠亞二選一的結果。方士謙第二賽季出道,以精通雙治療職業聞名,光是出場職業的不同就能左右戰術走向,更別說他能一邊顧好隊伍血線,還有餘力做到周全的輔助,作為對手棘手程度不亞於微草隊長王杰希,論起知名度勝過副隊長鄧復升,雖是老將,場上表現多年來未見下滑,這次微草的勝利,方士謙絕對功不可沒,沒想到他會在賽後的記者會上直接宣布退役。

  雖說選手預定退役的消息不一定會提前公告,像方士謙這樣事前沒在隊內說明,趁合約期滿兼二冠入手連另開退役記者會都省了,說走就走不囉嗦的程度也是聯盟罕見。即便方士謙秀出機票說訂好了旅遊計劃,職業群裡還是吵吵嚷嚷,有人驚訝之餘給予祝福,有人驚嚇之餘堅持不信,說夏休期夠你出國哪用退役,你不如像煙雨放喜帖出來之類云云。

  方士謙是鐵了心退役,手續跑過了歡送會辦過了,再不信的人也得信。身為接班人卻被蒙在鼓裡的袁柏清委屈,可是袁柏清沒辦法不說,他在七期群裡嚎得像跑了媳婦,被楊昊軒和王澤點評像斷不了奶的娃。劉小別也認為方士謙還能再打幾年,不過傷感在被袁柏清的碎念消磨殆盡後,做了最像隊友的事就是把那些鬼哭神嚎截圖準備之後傳給方士謙。李華和鄒遠堪稱七期良心代表,集同情心與耐心於一身,哪怕是一路回應貼圖表情包,治癒度也強過五次把袁柏清踢出群的群主徐景熙和林楓。

  覺得袁柏清在演鬧劇的唐昊和孫翔倒不是對微草師徒有成見,而是完全無法理解有什麼好難過,前輩功成身退,自己能拿到頂級賬號卡和成為主力選手,根本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聯賽頭一兩年各隊不乏二十幾歲的大齡新人,選手汰換速度很快,三、四賽季起幾乎都是年滿十八出道,現在正值當打,新人想出頭沒以前容易。一年過去,七期裡達到這目標的,只有袁柏清和李華兩人。

  袁柏清由於出場次數不夠多,外界暫時對他的實力持觀望態度,遠不如李華甫出道即成主力的踏實評價。煙雨讓新秀李華接任副隊長,隊長層級的人事變動本來算是榮耀圈內大事,被方士謙退役的新聞一壓,沒激起網上多大討論就平淡過去了。

  微草相關的新聞喧鬧了一陣子,終將歸於平靜。夏季休賽期間圈子裡最關注的,當然不是誰到哪玩兒、誰接了什麼代言,夏天同時是長達兩個月的選手和賬號卡轉會交易期,誰會被挖角?出了多少價碼?這類的流言風聲每年都要傳上一遍。

  而今年,有一位無疑是這轉會期備受關注的選手。

  第七賽季的最佳新人,孫翔。繼王杰希之後第二位無視新人牆的天才,榮耀玩得好,外型也出眾,年紀輕,未來成長空間不可限量,自身條件已經無可挑剔,更讓眾戰隊心動的是,孫翔所屬的是越雲這樣的弱隊,並曾公開表態不排斥轉會發展。

  要知道聯盟裡現階段賽場上勝過孫翔的選手,數一數那也不少,但全數是各戰隊的核心,要成功挖角的代價肯定不菲。其中也有像田森、趙楊以全明星身份對相形之下並不那麼出彩的戰隊忠心耿耿的選手,那又是純粹利益難以說動的情況了。 

  孫翔本人有意願,越雲戰隊顯然也拿不出條件留住人,孫翔的轉會一開始就被認為已成定局,只差在最後是哪支戰隊得手。會是今年的冠軍隊微草嗎?還是能繼承昔日第一狂劍落花狼藉的百花?或者是近來後勢看漲的輪迴?

  各方議論紛紛,但在定案前誰都沒法下定論。收購轉會是俱樂部上層的決策,一般選手無法干預,即使是隊長也未必事先知情;被挖角的選手都會被提醒記者會宣布前需要保密的協定,是個內定的規矩,還沒見過有戰隊公開對選手喊價。

  李華會知道這樣的細節那是有戰隊對他發出邀請,想來能躍升為副隊長除實力外也有俱樂部拉攏人心的意思,不曉得孫翔最後會屬意哪支戰隊,但他早就認定煙雨是自己最好的選擇。

  整個夏休期和去年一樣,李華又自願留守俱樂部,反正離家近,回家或親友見面方便,最大的差異是一年前他為能留在職業圈努力,一年後為了戰隊有更好的成績拼搏,這猶如抽到上上籤的順遂讓他完全不覺得有加班工作的辛苦,還樂於嘗試許多新的挑戰。比如配合拍戰隊的宣傳視頻,學著擬好講稿和教學到訓練營指導學員、分享經驗,試著構思不同對戰地圖可行的團隊戰術。

  轉眼到了八月末,距離轉會窗的關閉只剩四天,各戰隊的選手已提早返回俱樂部調整狀態迎接新賽季,此時通常不會再有選手的轉會變動,即使有,那也很難不走露風聲,畢竟選手需要時間安頓和新團隊磨合,特意延遲至關窗前才提報聯盟並沒有意義。 

  如果說上個賽季末以方士謙瀟灑退役收尾跌破眾人眼鏡,那這個轉會期全聯盟只有難以登上電競週報頭版的小調整同樣令人吃驚。別的不提,篤定會轉會的孫翔還安穩地留在越雲,這是怎麼回事?沒有戰隊去挖角孫翔?不可能。越雲突然有資本開出優於別隊的誘人條件?這……機率也很低啊?

  孫翔對外的制式回覆是「不急」,他不急,媒體記者們很急啊,之前寫的分析報導都要被打臉了,七期的小伙伴們也覺得從容的孫翔畫風一整個不對勁,只是別人樂意待哪個戰隊,哪輪得到他們瞎操心呢。

  媒體們還在為孫翔不按牌理出牌頭疼,一條更震撼百倍的新聞爆發出來。

  張佳樂退役!

  百花召開新聞發布會時,煙雨剛好是復盤微草與百花決賽的中場休息時間,原本站起來伸懶腰的,準備去上廁所的,全被第一個看到消息的魯奕寧發出的大叫聲拉了回來。

  後來回顧起來,百花俱樂部對張佳樂做出很大限度的體諒,既沒有責怪他突然退役對戰隊造成的困擾和損失,對外的發言上盡可能委婉地為他陳述退役的決定,並再三肯定張佳樂對百花的貢獻和付出。

  但在新賽季前這突兀的時間點和俱樂部過於體面的發言,加上張佳樂沒有出席新聞發布會,猜測可能另有內情的人也不少。

  例如張佳樂這兩年積勞成疾,不得不黯然退役。

  聽到李華這個推測時,楚雲秀沉默了半晌,說:「雖然也有這個可能性……所以你覺得,張佳樂不可能會感到疲倦或灰心?」

  換李華沉默了。張佳樂個性上的堅強和執著,技術上的堅不可摧,他只注意值得學習模範的一面。

  張佳樂表現得實在太突出、太可靠、太無可取代,整個賽季的超常發揮,贏得了對手的尊敬,玩家的追隨,最苛刻的評論員都無法對他這賽季的成績報以惡評,百花的粉絲看待這次奪冠失利沒有失望,只有重新燃起的熊熊鬥志。

  外人能看見張佳樂逆流而上,不屈不撓,但又如何能知道,張佳樂眼中看見的是不是只有光明和希望?

  「有些事,看透了不等於跨得過。」楚雲秀輕聲說道。

  屏幕內的比賽視頻仍在播放,這場比賽李華反覆看過很多遍,清楚地記得每一個細節。微草採用了BOX-1戰術,把張佳樂和隊友隔離開來,接著百花的牧師被擊殺,這不是輕易能做到的事,之中有諸多戰術上的巧妙安排,而現在已經是戰鬥的尾聲,百花繚亂的法力用盡,生命剩下百分之十七。

  張佳樂沒有放棄,還在苦撐,在王杰希的攻勢下,他閃躲得狼狽不堪,每次扣下板機的反擊都像垂死掙扎,他的掙扎可以說有意義,也可以說沒有意義,最後這一丁點的生命力,下降的速度比所有人預期的慢,慢上很多,卻不足以讓他等到隊友掙脫牽制趕來。

  如果張佳樂能聽見,聽見賽場外的聲音,那會是響徹整個場館,百花粉絲們為他加油的吶喊聲。 

  可是他聽不見。

  他再也沒機會聽見了。 

  百花繚亂在熔岩燒瓶的火海中頹然倒下。

  那是百花隊長張佳樂在賽場上的最後一幕。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