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八)

※ 原著向

※ 煙雨(前)副隊長是自創人物


11

 

  第七賽季季後賽,煙雨對上百花,美其名打出了煙花絢爛的一戰,實際上的感想是大家要被閃瞎了,物理意義上的。

  場上對手心裡苦,負責解說的潘林與李藝博心裡更苦,打鬥正激烈時明明該是講解最精彩的部分,切上帝視角看到的仍是滿屏光影和煙霧,時不時從煙裡冒出一片衣角或身影沒用啊,搞得有如霧裡看花只能乾巴巴說些諸如「我們現在看不清孫亮選手的動作,但是可以看到他的血條在下降」這樣沒有技術含量的廢話。

  正統的繁花血景李藝博曾經面對面見識過,當時的心情早被時間沖淡,如今卻對少了孫哲平的張佳樂感到後怕,雙核心的打法始於百花,最佳拍檔的獎項也可說是因兩人而起,在無人能頂替孫哲平戰力的狀況下,恐怕連百花戰隊自己都沒預期張佳樂能獨力領著眾人一再衝刺冠軍。

  很久沒人敢說百花式打法華而不實了,也沒有人能像張佳樂把遠距攻擊的彈藥專家玩得像狂劍士,數不清有多少次百花繚亂血藍幾近全空的屹立在賽場上,那種奮不顧身、不惜一切的拼命,透過屏幕震撼了所有人。

  「瘋狂的百花」,媒體無不以各式斗大的標題彰顯它們對百花的注目,第二賽季成立,每年打進季後賽,兩次與冠軍失之交臂,隊長孫哲平傷退的遺憾,張佳樂的轉變與堅持,關於百花戰隊有太多值得書寫的內容,結果各方表現沒有缺失、連吞兩敗出局的煙雨淪為襯托的配角。

  煙雨連續三年在季後賽鎩羽而歸,說不遺憾是騙人的,可是今年出現了轉機,有李華這位出色的新人,經過這一年的磨合,下個賽季肯定會有更優秀的表現,煙雨上下都挺樂觀,雖然這樣有點把擔子壓在李華肩上,但他對自己也有所期許,真心實意地表示會加倍努力。

  花了兩三天把賽季復盤檢討與訓勉告一段落,卻臨時有件比今年誰奪冠更令煙雨眾人關切的事情。

  副隊長要退役了。

  除非有特殊狀況,主力選手退役都不會是突如其來的決定,要先找好接班人,或許還得手把手帶個一兩年,即使接班人出道,原選手暫轉替補支援的安排也很常見,因此副隊長即將退役這事嚴格說來不是新聞,只是原本說要待到明年,這時提前讓隊友們頗為訝異。

  發生什麼事?之前還在嚷嚷多想再打幾年呢,以副隊長二十五歲的年紀,宣布退役後是不可能回賽場了,大伙議論紛紛踏進會議室時,幾乎是在瞬間明白原因。

  不需要言語,只需要副隊長喜氣洋洋遞來的紅帖子。

  「來來來,一人一張,人人有份啊。」

  煙雨戰隊副隊長許智勇,職業鬼劍士,第三賽季出道,原屬皇風戰隊,第四賽季轉會煙雨,在粉絲眼中,放眼職業圈隊長級別裡他並不起眼,但在職業選手群裡,他可是一個創下傳說的男人。

  這個人,在他上小學的第一天,對鄰座的女同學一見鍾情,繼而以一盒家裡順來的巧克力拐走對方芳心,如果故事到此為止也沒什麼好驕傲,然而這才是傳說的開始,因為那時的小女友現在依然是他的女朋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從未分手過。 

  愛情長跑十幾年後終於要步入禮堂,身邊的親友為這對璧人獻上掌聲和祝福──這大概是婚宴時才有的畫面,總之不是現在。

  楚雲秀早就坐在會議室裡了,她揮揮手上的帖子,表示同為受害者的立場。

  「退役前還要先收份子錢,良心呢!動保法應該要保護單身狗!」魯奕寧接過帖子率先義憤填膺地發難。

  「我之前一直以為這場戰爭結束就要回老家結婚只是個梗。」馮向明抹抹並不存在的眼淚,「啊,多麼痛的領悟。」 

  相比之下李華的善良天真顯露無疑,從沒收過紅色炸彈的他沒有抱怨只是有點方,小聲問旁人這份子錢該包多少。

  孫亮是隊員裡最鎮定的,他打開帖子仔細看過內容,問:「之前沒聽你說啊,日子什麼時候決定的?」

  「副隊,結婚不一定得退役啊……」白祁總算緩過神來,他是許智勇的接班人,預定下個賽季出道,帶他的前輩提早退役,某方面來說是全隊裡最受影響的。

  「就是。知道你們是遠距啦,如果老婆不方便過來,撐個一年也就過了嘛。」魯奕寧跟著幫腔,一同奮戰的伙伴要退役終究是感傷的。

  「嘿,我還有個好消息沒說。」許智勇剛才一直看隊友鬧騰沒回話,一開口直接一招鬼神盛宴等級,「老婆是可以等,但是肚子裡的孩子不能等啊,我想也是時候……」

  現場立馬沸騰了。

  「你怎麼搞的,搞到都出人命了!」魯奕寧打斷許智勇接下來肯定會秀恩愛的發言,把感傷丟一邊,一臉震驚地喊道,也不知道這句是出自哪裡的梗,音量把孫亮問的幾個月啦和李華說的恭喜蓋了過去。

  「怎麼搞的?就那樣搞啊……」許智勇回了一句既有智慧又有勇氣的話。 

  「以後別喊他副隊了。」在魯奕寧罵罵咧咧聲中,馮向明擺出前輩範兒對白祁語重心長地說,「改叫他臭不要臉。」

  「好了,這邊還有事要宣布呢。」隊員之間講話多會跑題楚雲秀也是看慣了,拍了兩下手鎮住場面,朗聲說,「關於新任副隊長。」

  現任副隊長準備退役,下任人選那是在賽季初早就討論過的,會由資歷最深且行事可靠的孫亮接任。所以李華還分心想著份子錢和怎麼參加喜宴的事,沒發覺四周悄悄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

  「李華,希望你能接任。」

  「欸!?」李華紮紮實實地被嚇了一跳,發出一聲驚呼,接著被口水嗆到,咳得滿臉通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瞧華仔給嚇得,嚇傻我可不負責治療。」馮向明拍拍李華的背讓他順順氣,與友愛的舉動相反,語氣滿是幸災樂禍。

  「快誇我跟李華同寢瞞這麼久都沒露餡!」魯奕寧很得意。

  李華邊咳嗽,腦袋並不是一片空白,前輩會神色如常說說笑笑調侃他,表示事先知情,僅入隊一年可以成為副隊長,這是之前想都沒想過的發展,能夠勝任嗎?

  不對,能做到多少,能做多好,這些假設都不能是令他遲疑的因素,往前一步為的不是頭銜附加的名聲或利益,他總是能作為輔佐幫上忙的。

  「我、我很榮幸能、咳、接、接下!」李華急著開口,一句話講得坑坑巴巴,臉更紅了。

  「好!」許智勇用力地鼓掌,其他人也紛紛拍起手來,掌聲稍緩時他才又說道:「是我提議要在公開場合問你意願的,我知道你的個性比較低調,人又太好,也許會不想當團體中的領導階層或在意資歷順序的問題,但若坐在這個位置,很多時候需要魄力和果斷。」

  「除了這點顧慮以外,你的能力是經過我們全員討論並一致認可通過的,你做得很好,真的很慶幸能有你加入煙雨。」

  李華臉還發燙著,他看向身邊的隊友,這些相處一年的前輩,他們性格喜好各不相同,可是一起賽場出生入死過,嘻笑打鬧過,聊過正經嚴肅的戰術和低級無聊的話題,一樣會為失誤感到自責,為獲勝歡呼,這一切都是有他們的接納他才能成為之中的一份子。

  以及兩次都伸手給他機會的隊長。

  覺得慶幸的人應該是他啊。

  「喔對了,之前討論你適不適合的時候,孫亮是第一個贊成的。」許智勇打了個響指,推了下孫亮,「孫亮你也說點什麼吧。」

  孫亮抓了抓頭髮,他的外貌和個性都是憨厚的好人樣,雖然當初是崇拜韓文清選擇玩拳法家,但打法偏周密並不剛猛,平時和大伙聊天時回話速度也比較慢,如果是鬧哄哄的場合時說話常被人忽略掉。 

  這樣的他有一項揚名職業圈的絕技。 

  「我對你當副隊長並沒有不心服,不過……」孫亮的語氣一變,維妙維肖的模仿起韓文清的聲音,「不過如果你請大家吃飯,我就心服口服了。」 

  李華明白的,煙雨不成文慣例一吃泯恩愁,請客主要用意不是要凹他,吃過像摁手印,不帶反悔,之後他就是大家認定的煙雨副隊長。 

  「沒問題。」在大伙大喊交出錢包的起哄聲裡,李華笑著說。

 

--

私設出道賽季:孫亮五期,馮向明、魯奕寧六期,白祁八期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