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四)

※ 原著向

※ 七期上線啦,林楓和鄒遠因為蟲爹沒設定這時期的賬號卡名,暫時被我放生了・*・:≡( ε:)


07

 

  榮耀職業選手群是個有點神秘又不太神秘的數百人大群。

  只要是在聯盟註冊的正式選手都能加入,除此之外一概不准。不論你是選手的親朋好友乃至各大公會會長、戰隊經理、老闆都會被擋在群外,能待在群裡的非職業選手只有退役選手,甚至曾放話說聯盟主席也不給進,當然,馮主席是壓根不想進群多增添心臟負擔。

  這個群在第一賽季時創立,當時參賽隊伍少,沒電視直播沒講解,比賽場地各方將就,整體商業價值仍未體現,選手們更沒想到未來會有明星層級的地位與待遇,他們大半時間還泡在網遊裡,誰管誰本名叫啥,習慣互以遊戲角色名稱呼,直到現在群裡眾人依舊以角色掛名,僅退役者會改回本名。

  數年來也有多張賬號卡換過背後的操作者,至於會不會因此認錯人,你若不知道現在用這張卡的人是誰,好意思說是圈內人麼。

  下午並不是群裡談話熱絡的時段,夏休期選手們各有各的生活也不會人人守在QQ前,李華被拉進群時看在線人員不少,但安安靜靜的沒人聊天,他一眼被名單列上的神級賬號卡名吸引住目光,還沒瞻仰完,楚雲秀先敲破了沉默。

  風城煙雨:@林暗草驚我們隊裡的新人 

  楚雲秀簡單一句話,一秒讓李華體會什麼叫職業級洗屏,原本空白的對話視窗瞬間嘩啦啦填滿成排發言,有單純表示歡迎的,有問職業姓名哪裡人的,訊息刷得太快,他沒看清是哪幾個人提問,直接先交待了基本資料。 

  鬼迷神疑:哈才說今年新人少暗夜,這不就一個

  鬼刻:可你仍是孤單的猥瑣流

  鬼燈螢火:可你仍是孤單的猥瑣流

  鬼燈螢火:等等,煙雨妹子多,這新人是不是

  吳鉤霜月:叫李華應該不是吧

  鬼魅才:樓上破壞隊型

  鬼迷神疑:我靠吳女士不帶這樣人身攻擊的啊!

  笑歌自若:什麼隊型?鬼話連篇嗎?我也猜不是

  雖然算已一腳踏進職業圈幾個月,看到這些隸屬不同戰隊的選手群聚對話,仍有種粉絲意外參與明星們聚會的新奇感,李華恍惚了幾秒,正要回話,突然跳出一個群組邀請視窗,他看著「七期雄霸天下,不服來戰」的群名無言了一下才按下確認。

  想必這就是同期新人另開的小群組了,李華心想,還沒正式上場過,口號喊得有點狂妄了吧,不過倒也不會想去干涉別人取群名的自由。進群連畫面都沒看清,新的群組邀請視窗又跳了出來,這次是暗夜職業群和煙雨戰隊的群組。

  場面一時間頗為混亂,對話視窗一字排開,每個都在閃,等李華把該同意的同意,有提問的回覆完,切回七期群時在招呼之外的對話已刷過幾排。

  袁柏清:是忍者!那誰猜遠程的別耍賴啊

  半透明:抗議!忍者的手裡劍你敢說不是遠程?

  飛刀劍:看武器吧,忍刀是近程

  火柴:法師系的武器物理攻擊距離也是近程啊

  林暗草驚:大家好,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袁柏清:你先說忍者是近程遠程

  靈魂語者:你好,因為大家自介個兩次就懶了,我弄了個線上文件,麻煩你去把資料填一下

  林暗草驚:好,謝謝

  林暗草驚:可近可遠啊,沒分那麼清

  德里羅:猜這個有什麼意思,JJC走起誰打輸誰請客不就好了

  袁柏清:唐昊你臉黑好意思說,別忘了你已經連錯四次欠四頓夜宵

  德里羅:我操誰臉黑!咱們是比技術不比運氣好嗎!我現在建房,你好膽過來,打到你吐奶

  飛刀劍:我大微草的二奶是你能隨便打的嗎,你還是跟孫翔手牽手去打女人吧

  林暗草驚:打女人!?

  橫刀:誰叫我

  橫刀:喂別亂說

  袁柏清:誰是二奶!劉小別你等著,別鎖門我現在去揍你

  半透明:喔我解釋一下

  橫刀:根本沒打到好嗎

  半透明:前幾天大家在聊第一次上場可能會對上哪支隊伍和選手,唐昊跟孫翔說對上誰都不怕

  德里羅:是你們窮緊張

  半透明:然後薄情說不怕不等於不慫,你們兩個隊裡都漢子,遇到女選手說不定就手軟了

  林暗草驚:薄情?

  半透明:柏清,手誤

  橫刀:哼,有妹子了不起?狂劍絕不手軟

  袁柏清:尼瑪個手誤,你是手殘吧!

  半透明:你也看到他們說不會手軟,所以轉頭就在大群裡公開跟蘇沐橙和楚雲秀約JJC啦,不過都被拒絕了

  林暗草驚:…………

  林暗草驚:真有勇氣

  貿然跑去跟不同戰隊、不同職業而且沒有交情的女選手約戰,恐怕在被當挑釁前會當是搭訕吧?問心無愧沒用啊,不被人黑一黑也會被八一八,即使退一百步假戲真作當搭訕的手法也很糟,多想幾分鐘啊!李華腦中刷過滿屏的吐槽,深深覺得楚雲秀說的「有意思」,裡頭絕對包含這期新人很熊的意思。

  當事人顯然毫無自覺,又或者說是蠻不在乎。

  德里羅:連說都不敢就是慫

  德里羅:我對小遠說過很多次了,不是張佳樂的接班人又怎樣,難道要等人退役才出頭嗎

  德里羅:百花不把流氓當主力,我也會闖出名堂,前輩了不起?我偏要以下克上

  橫刀:只打倒個前輩算什麼,要就爭第一,第一狂劍這稱號我先包了

  袁柏清:我含蓄一點,繼承師傅的名號就好

  德里羅:房名打到你吃翔,密碼741852,想踩百花先過我這關

  橫刀:靠!!你就別跑!!

  火柴:含蓄你妹啊!治療之神都要哭了!

  半透明:啊……那我得為了打倒妹子奮鬥了

  火柴:能不能懷個先當戰隊主力這樣靠譜點的理想啊

  靈魂語者:幫不在場的林楓喊個最強戰鬥賊

  靈魂語者:我的話,至少能在同期裡當個有常識有素養不吹牛的守護天使

  飛刀劍:徐奶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

  袁柏清:小鱉你這吃裡扒外的叛徒!

  看著屏幕內吵吵鬧鬧,李華不急著搭話,他是有十足的把握,也不會把話說滿的性格,以前同學間談論同輩的強弱勝負話題,他不曾主動參與或發表意見,照理說現在也該保持旁觀,頂多在必要時說些不痛不癢的話。

  可是如果,如果早一年認識這些人,自己應該就不會對投身電競猶豫躊躇這麼久吧。

  這些從未聽聞過的賬號卡的另一端,是互相競爭的對手,也是朝相同目標邁進的伙伴。

  連話都不敢說就是慫,這句話挺有道理。再遙遠再困難,既然是不會動搖的目標,有什麼好說不出口。

  林暗草驚:煙雨,目標冠軍!

 

--

然後李華就被抓去JJC了(。

--

  《七期小劇場》

  火柴:對了袁柏清,你們微草治療兩張卡,就算跟前輩共用,他掛防風你能掛冬蟲夏草啊,群裡你一個人掛本名看起來好奇怪

  袁柏清:那還不是我的卡,不掛

  火柴:……你是不是處女座的啊……

  靈魂語者:劉小別才是處女,袁柏清只能算處男

  飛刀劍:干我什麼事啊!!

  袁柏清:靠!徐景熙你出來你出來看我不打死你!!

  靈魂語者:呵呵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