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三)

※ 手速太慢,容我之後短更_(┐「ε: )_

※ 原著向

※ 前文:(一)(二)


06

 

  俗話說,君子動口不動手,電競選手不吃這套,個個都是動手派的,雖然只動手指頭。

  彼時心懷榮耀且心無雜念的少年李華沒發現自己有反射弧超長的屬性,一心只想能在夏休期遇到隊長答應陪練是意外的驚喜,躍躍欲試的打開訓練軟件等候。

  楚雲秀把李華旁邊的電腦按開機,從櫃子裡拿出一個收納盒,裡面裝滿訓練用的各職業賬號卡,她隨手抽了一張,翻到背面一看,「是機械師啊。」

  「隊長不用元素法師?」

  「你特別想打元素法師?」

  「呃,也沒有。」

  「夏休期嘛,偶爾不當訓練輕鬆玩幾場吧。」

  楚雲秀刷卡登入角色,先切到人物能力數值和技能列表看一眼,熟練地調整了幾個技能快鍵,邊創立競技場房間邊問,「跟機械師熟嗎?」

  「不算熟。」李華坦誠,雖然他現在已經把所有職業的技能背得滾瓜爛熟,筆試都能考一百分,要達到職業選手等級的「熟」,自認仍不夠格。

  若要說除忍者以外這陣子最花時間研究的職業,李華都不好意思說是元素法師啊。倒也不是急著想要雪恥,純粹是驚豔這個職業能玩得如此強悍引發的興趣。

  楚雲秀嗯了一聲,設定好競技場邀請李華加入,她這次沒有選擂台場,挑的是張夜晚城鎮地圖,刷新地點隨機,除了確定雙方會在一定距離之外,都不知道對方會出現在哪個方位,地圖不大但遮蔽物多,四處有因街燈照明有限而產生的陰暗角落,很適合埋伏偷襲的戰術。

  對忍者和機械師都有利的地圖,但還是楚雲秀佔了優勢,不說軟件裡的地圖她每張都熟,三年征途,數不清次數的戰鬥,區區對戰練習,即使用著非本職、裝備普通的馬甲號拘束了身手,也無法增添絲毫緊張的情緒。

  有時候還會有點懷念,對每場比試都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心情。

  楚雲秀的角色很快抵達一處適合迎戰的地方,沒費心去搜尋李華的位置,反倒是開口閒聊起來。

  「榮耀圈裡最頂尖的機械師,知道是誰嗎?」

  「雷霆隊長肖時欽。」李華瞬答,職業圈裡用機械師這職業的選手不多,尤以肖時欽最為突出,這是只要略有關注比賽的人都答得出來。

  「對。那你知道肖時欽在四期裡的外號嘛?」

  李華一愣,外號?這他怎麼會知道。但還是邊操作邊分心想了半晌,很沒把握的說:「戰術大師?」

  「不對,我們平常哪會互稱大師。」楚雲秀說,「他是四期裡的哆啦A夢啊,因為他會用螺旋槳飛嘛,黃少天最愛演了,聚會的時候都要抱著他大喊:肖時欽~快幫幫我~~」

  楚雲秀模仿了黃少天怪聲怪調的哭腔,李華笑到手一抖,林暗草驚竟撞到街角的木箱絆了一下。

  「……你笑點有點低喔。」楚雲秀沒料到李華會掉鏈子,她手上操作卻是不停,即使李華沒有發出聲響,她也早透過電子眼的視角摸清對方行蹤,這時人已繞到林暗草驚身後,身影未現即甩手一招機械空投。

  「現在我跟你是聊天,比賽時這樣的對話都是垃圾話,別分心去想回答。像肖時欽是精細佈局的風格,一點小失誤他都不會看漏,團體戰時尤其棘手,他指揮精細到我光看就頭痛,能把榮耀玩成戰略遊戲的,也只有他了。」

  楚雲秀話說著,攻勢仍在繼續,機械師在槍系職業中技能傷害偏低,但擾亂牽制的技能非常豐富,各式機械道具前仆後繼的往林暗草驚身上轟炸,她沒想打指導賽,出手不留餘地,也不是想樹立隊長戰無不勝的威嚴,輸贏根本無所謂。

  李華能否臨危不亂,才是她在意的,那也是她最看好這位新人的部分。

  對戰的招式並無固定解法,無論使出的技能有無發揮預定效果,都能看出對方思路,心亂心慌心急的狀況下只會事倍功半,胡亂使用技能就是一般人常犯下的錯誤,在這點來看,李華確實表現得沉穩。

  雖然沉穩也改變不了各方面還欠火候的事實。

  屏幕裡忍者的地心斬首術被機械師用機械旋翼輕巧躲過,並低空回敬一個磁場線圈,適合的脫身技能冷卻中,林暗草驚閃避不及又被新一波機械道具炸了一臉,剩不到10%血。

  說起風格,楚雲秀向來被人貼上太軟的標籤,李華並沒有注意這個說法是幾時開始的,若以眼見為憑,參與訓練的這幾個月,他可一點都看不出楚雲秀是作風軟弱的人,雖說他在榮耀領域的眼力有待磨練,觀察力也沒這麼差吧?

  林暗草驚在屏幕內垂死掙扎,屏幕外的李華是還有心情聊天的,「那隊長覺得自己玩榮耀的風格是什麼?」

  「我?沒有啊。」楚雲秀趁忍者被捕獵者牽制,架起自走火炮並附加放大器效果,在轟隆音效中平淡地回答,「就是打個你死我活。」 

  還真的是字面上的你死我活。

  他們接著又打了十幾場,楚雲秀賬號卡一張換過一張,勝率居高不下,但也能明顯看出她有擅長和不擅長的職業,大多恰如其份的把李華爆打一頓,少數職業贏得驚險,後來兩人玩脫了,還各開牧師用十字架叮叮噹噹打到笑場。最後一場他們互換賬號卡,地圖擂台場,不習慣法師系操作的李華輸得一敗塗地,千萬身價的風城煙雨被砍得像條破抹布在風中飄。

  每場對戰後,楚雲秀會簡單講評一下,沒比賽復盤那麼嚴肅,有時也聊聊哪些選手和戰隊慣用的打法戰術,兩個多小時眨眼而過,楚雲秀晚上還有飯局得先離開,反正李華打算整個夏休窩在訓練室,不必特地約時間,說了她這期間有空會過來看看。

  楚雲秀都站起身要關機了,驀地想到什麼點開QQ,說:「我先加你進群,今年的新人很有意思。」


--

沒人在意的私設之一:那張機械師馬甲叫發條木魚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