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二)

※ 原著向

※ 主視角也救不了李華的低存在感,心疼2333。


04

 

  幸運的是,說服母親比李華預想中來得順利,一紙下賽季出道的合約內容和上面填寫的簽約金都足夠正式,至少這一年不論成績如何,也能當作攢起大學學費。

  不過事無完美。李媽媽看不懂這視角轉得像陀螺似的遊戲哪裡好玩,也看不出兒子出類拔萃在哪,大概是強在怎樣都不會暈車吧,她看3D就暈得厲害,說這樣的畫面還不如任天堂紅白機上的瑪莉歐兄弟。

  李華鬆了口氣,他從俱樂部拿了些文宣資料回來,沒奢望母親能成為榮耀迷,不懂玩法沒關係,但關於遊戲內容、戰隊及比賽制度還是得先讓她有個初步概念,起碼別問他為什麼週六晚上不能回家吃飯。

  「哎呀。你們隊長是位姑娘,好年輕啊,長得挺好看。」

  方才對遊戲畫面興致缺缺的李媽媽,正興趣盎然地翻著煙雨戰隊的官方文宣,煙雨在包裝宣傳方面確實做得用心,小冊子印刷精美,把職業電競選手的楚雲秀拍出了職業模特兒的架勢,所有戰隊成員除基本資料外還附上生動有趣的訪談內容,沒接觸榮耀的人也能對這支隊伍產生好感。

  「是啊。」李華附和,他對楚雲秀很服氣的,「而且榮耀玩得比我好,我希望能趕快追上她。」

  這話一脫口不得了,李媽媽頓時眼睛一亮,「原來你想追她!」

  李華傻眼,連忙否認,媽呀!中文博大精深您也看一下前後文啊!初次見面時她就把我(的角色)踩在腳下,(用技能)電得我找不著北呢!追什麼,我都還爬不起來……

  然而李媽媽對「追妹子後頭跑的浪漫」親切感遠勝過「電競宅男追求極限的浪漫」,一副早說嘛我都懂的模樣,煞有其事的調侃起自家兒子。李華憋紅了臉,知道自己再反駁的意義也不大,心想媽不愧是會在下課時跟學生聊電視劇劇情的開明老師,用個關鍵字就能戳出一個腦洞。

  這樣那樣諄諄教誨了一番,李媽媽說得滿意了,最後拍拍兒子肩膀,「感情的事不能勉強,追不到就回來吧。」

  李華隨口應和過去,心裡想的當然不是這回事。

  在榮耀的世界裡,他想追上的,可不只楚雲秀而已。

  高中的末幾個月,只要是有心想上大學的考生,以往再散漫,此刻幾乎都恨不得把疊得比人高的課本講義內容一口氣塞進腦袋,李華跟人捧著試題本,裡頭夾著打印出來的榮耀資料,各職業的招式心得什麼的,聊勝於無,他求學過程中一直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沒料到臨近畢業前會把心力用在整事業上了。

  過了母親這關,也沒有升學壓力,李華安心地學校和煙雨兩頭跑,相較一成不變的學校生活,煙雨的一切都令他感到新鮮,僅管無法參與這賽季針對各戰隊選手和團體戰術的演練,大部分時間只能獨自做著枯燥的基礎訓練依舊樂此不彼。雖然被提拔下賽季出道是對他實力莫大的肯定,現況是他空有操作底子,玩PVP的能耐看在大神們眼裡頂多剛踏出新手村的等級,還嫩著呢。

  一般玩家與職業選手之間的差別,最直觀的便是天賦及經驗加總起的實力,和時間及金錢堆砌起的資源,這都沒錯,但訓練和廢寢忘食的玩網遊完全是兩回事,過程更像是把名為榮耀的遊戲拆解開,拿出每個細小的零件都打磨到極致後組裝起來,不是達成一次軟件裡的標準就算通關,要求的是如鐘錶運行般每分每秒的精確穩定,同樣的練習每天要耗上數小時在上面。

  比起訓練軟件,理應是李華較為熟悉的實戰部份,業餘與職業間的差距就更明顯了。他之前憑著手速和對忍者的熟稔在遊戲裡應付不成問題,扔職業圈裡可沒辦法只靠操作壓制對手,光是熟悉牢記本職外二十三個職業的技能細節就是一大課題,各技能的基本傷害、範圍、附加效果、冷卻時間和可能的連招……等等資訊都得在戰鬥中瞬間反應。

  說到底他榮耀玩得好,過去也只把它當遊戲玩,看比賽圖個精彩沒去追根究底所有角色的對招脈絡,這些不好玩的訓練,才真正使他認清專不專業取決於對細節的講究程度,越了解越發覺自身的不足。

  髮小則是越了解越覺得怎麼訓練起來像個勞改營似的,而且是帶強迫症標籤的,還以為職業選手平時是整天PVP,等級就會嗖嗖地自動升上來,當然工作不免辛苦,他這沒在掙錢的學生階級得口頭上替李華感嘆一下。

  「這是不是上了賊船的感覺啊。」髮小說。

  「太誇張了吧。」李華想了想,「真是這樣,我也要立志當個海賊王啊。」

 

05

 

  高三的暑假,在同學們歡慶脫離高考苦海,計劃要上哪旅遊玩樂時,李華早就迫不及待的收拾好行李搬進了煙雨宿舍,一頭栽進榮耀的懷抱。

  第六賽季的煙雨戰隊止步八強,此時已進入夏休期,暑假裡空蕩的只有選手訓練室和宿舍,俱樂部裡的其他部門仍正常運轉,甚至公會部門及訓練營還比平常有比賽時更忙碌。

  榮耀聯賽舉辦六年了,初期的選手是網遊裡打滾上來的,如果去找第一賽季的比賽來看,大半如同搶BOSS時的互毆現場,比誰拳頭硬。隨著隊伍間的競爭越發激烈,能進聯賽的二十支隊伍,都是按著效益最高的正規訓練流程走,現在新進選手幾乎都在高中沒畢業的年紀經過訓練營的打磨後才出道,像李華這樣算是起步晚的。

  離下賽季只剩兩個多月,李華沒敢太樂觀,自個申請提前入住暑期加練,一個人照著戰隊平時作習,早午晚按時訓練室報到,做基礎訓練或看建檔的歷年比賽錄像寫筆記,偶爾幫公會搶BOSS,日子過得規律充實。

  這天李華正在看比賽視頻,訓練室裡沒別人,就直接開著喇叭播放,突然聽見刷卡開門聲,他探頭一看,是楚雲秀。

  李華嚇了一跳,現在才七月底,離歸隊的時間還早,也不像是來拿忘了帶的東西,楚雲秀穿著隊服,長髮綁成馬尾,看起來就是來做平日訓練的模樣。

  楚雲秀往內走的腳步一頓,顯然很驚訝李華會在這,「哎!糟了,你要幫我保密啊。」

  「什麼?」李華愣住,隊長這時來訓練室難道是有特殊原因嗎? 

  「這個呀。」楚雲秀戳了戳鼓起一邊的臉頰,她嘴裡叼著一支棒棒糖,「訓練室不准吃東西的,吃完我會把糖棍子丟外面垃圾桶,要當作沒看到喔。」

  李華知道這條規定,不過若非楚雲秀提起,根本不會在意能不能吃糖果這點小事,他毫無負擔的睜眼說瞎話,「嗯,我沒看到。」

  「謝啦。」楚雲秀笑,「給李華加十分。」

  楚雲秀笑起來甜滋滋的,李華跟腦中的印象比對了下,覺得之前訓練時她給人的感覺要更嚴肅點。

  大概是吃著糖吧。李華心想,訓練室禁食令真不該禁到糖果。

  他當然沒把這些胡思亂想說出口,但楚雲秀這時間點出現在這裡還是挺微妙的,忍不住問,「隊長怎麼來了?夏休期沒出去玩?」

  「哪裡沒出去,我這個月去的地方可多了。」楚雲秀朝他走來,扳著手指數,「先到H市找沐橙,又去了S市、G市、K市、B市、X市……有些工作還是得夏休期才有時間做啊。」

  楚雲秀沒細說,不過李華也意會過來了,她的微博雖然極少提工作的事,煙雨官網可是設了一個專頁紀錄她參與的活動,光瀏覽標題就要翻好幾頁的數量。

  妹子都是聯盟最寶貴的財產啊,何況楚雲秀是唯一的女隊長、黃金一代、第一元素法師,而且外貌不錯,外務自然也多,邀約類型從平面的文宣訪談到電玩展來賓到商品代言廣告各式各樣,平時要專注比賽不會做太多這類安排,於是順延一起擠在夏休和冬休期,是沒到天王巨星行程滿檔那麼誇張,但要悠閒休滿兩個月那是甭想了。

  以前李華沒留意,只覺得作隊長的曝光度本來就比較高,現在才發現楚雲秀比賽時忙,沒比賽是另一種忙,一年恐怕沒幾天真正清閒。

  「隊長辛苦了。」李華衷心地說。

  「還好,比賽期間也是這樣飛來飛去的。」楚雲秀的語氣是一貫的雲淡風清,沒有要順勢抱怨的意思,「你也是啊,還以為你說加訓是提早一週左右過來。」

  「一週不夠啊,我得趕快……」追上大家。李華話說到一半,突地想到母親的調侃,險些咬到舌頭。 

  天地良心!此追非彼追,都怪媽害他對這個字特別敏感,他當真沒半丁點非份之想卻意外卡詞,看著楚雲秀拋來疑惑的目光,他不該心虛卻感覺有點慌,這句是怎麼都說不順了。

  「賬號卡!」李華硬生生的接了句,「我拿到賬號卡了。」

  『林暗草驚』,是煙雨俱樂部為他量身打造的角色。忍者這職業在聯盟中算是冷門,煙雨也未曾有過忍者選手,銀裝需要多耗費些時間準備,目前身上有三件銀裝,其餘暫時是橙裝湊合,論豪華度是遠不及煙雨的靈魂角色風城煙雨,不過與他原有的賬號卡已是天壤之別,他刻苦地玩了三年才兩件橙裝配藍紫裝。

  「嗯。」楚雲秀似乎能接受這莫名其妙的接話,「如果對裝備有特殊需求可以跟技術部討論。」

  對話接著突兀地中斷了幾秒。

  一般來說這時應該要回個「好」或者「謝謝」的肯定句,進階點可以請教怎麼跟技術部溝通或是銀裝的製作流程之類的,可是一提到自己到手的新賬號卡,李華的思緒頓時跳脫了,像每個拿到新裝備的玩家總想找怪或找人試試手,那是光用呆板的訓練軟件無法滿足的。他是不至於認為這身裝備能讓他贏過楚雲秀,不過還是想看看能拉近多少差距。

  剛剛楚雲秀提到工作,他沒辦法確定對方現在有沒有空,當然這是能直接問的,沒空那不用說,有空的話該怎麼開口約戰呢?呃,不對,在這之前要先考慮這樣應該不算沒禮貌吧?跟學生向老師問問題的情況是不是很類似?他各種念頭快速地轉了一圈,最後都想腹誹自己想太多是病,得治。

  興許是李華欲言又止的短路表情太生動,楚雲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每個即將踏上賽場的新人心底在意什麼,她還是能猜個幾分的。

  「想打架的話,我奉陪喔?」她雙手擺了一個拳擊的手勢。

  李華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逝,跟著笑了,沒有發出笑聲,但嘴角大大上揚,笑得露出了牙齒,特別的傻氣。

  楚雲秀之前幹練的形象給他留下太深的印象,即使今天的隊長談吐舉止都平易近人許多,他仍不自覺地繃緊了神經。

  在職業壽命普遍不到十年的電競圈裡,相差三個賽季就被說成不同世代了,然而去掉這些外在的職銜,楚雲秀看起來就是跟他同個年齡層的姑娘,或許會看偶像劇聊八卦開玩笑,喜歡甜食但會猶豫一下熱量,偶爾違反一些無傷大雅的規矩。

  他覺得私下沒那麼銳利完美的楚雲秀也很好。

  於是楚雲秀在他心中,多蓋上了一個很好的印章,這個「很好」是很廣義、很全面又有些模糊的概念,好像也跟煙雨粉絲誇楚雲秀很好沒什麼分別,如果他當時對此評語認真想幾分鐘,還會得出「似乎有點敷衍」的結論。

  不過李華還不知道,後來每一天看到想到楚雲秀,都會把這個章拿出來多蓋一下,終於戳記變成了烙印,熨燙出不一樣的意思來。

 

--

李華不思議之一:腦中有很多神奇的道具。

那印章跟「李華的腦子中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的小人是一組的

评论 ( 15 )
热度 ( 32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