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華秀】你自煙雨走來(一)

※ 去年入坑時吃了@千歲chitose一口華秀安利,現在來回報啦。 

※ 我挖了一個大坑把自己埋起來,只求有人來坑底吃糧。

※ 原著向,主華秀,少量莫橙,會帶七期玩,不另打tag。

※ 煙雨內部制度及隊員魯奕寧、孫亮、白祁、馮向明細節皆為私設。如有與原著設定衝突的地方歡迎抓bug。

 

01

 

  李華曾經拒絕過三次煙雨的邀約。

  第一次公會會長煙雨鎖樓問他要不要到訓練營試訓,他以高三狗忙考試拒絕了。第二次煙雨鎖樓找同李華一塊玩榮耀的髮小打聽了情報,兩人不住恭維一搭一唱的哄他先到訓練營用軟件測測身手,他婉拒不成,去了一趟,測出來的成績斐然,煙雨鎖樓更加積極地進行第三次的勸說時,他再度推辭。

  第四次的說客不是來自煙雨公會,而是李華的髮小,兩人自小相識,是鄰居是同學是玩伴,交情甚篤。不過很多時候,李華覺得他們根本沒辦法好好說話。

  「煙雨已經三顧茅房了,你該答應了吧!」髮小說。 

  李華憐憫地看向髮小,啊,我最好的朋友是個成語記不全的傻逼。 

  「是茅廬不是茅房,你在詛咒會長拉肚子嗎……」 

  「喔。」髮小對被糾正不以為意,話題兜了回去,「煙雨挺好的啊!你以後發達了,記得要跟媒體說是我找你打榮耀的。」 

  您想的也太遠了吧!李華低頭繼續翻電競時代,冷靜地說:「不如先跟我媽坦白是你找我打榮耀。」 

  「哎別別別!出名後說是功,現在說是鍋……」

  所以我也不想說啊。李華這話沒說出口,一個喜歡榮耀且技術頂尖的玩家,多少會對電競職業圈有所嚮往,他並非毫無意願,而是不得不做現實的考量。

  加入訓練營不代表能立即註冊為職業選手,成為選手表現若不佳也可能僅出場幾回便遭解約,於是幾年青春換來到此一遊。雖然對於職業圈他只有片面的認知,各類追求極限的競技終歸是不見血的廝殺搏鬥,其中嚴酷他能猜想一二。

  他過去還沒有面臨關係人生方向的重大抉擇,如同大部分人的學生時代,像批倒在輸送帶上的水果依成績高低篩選滾落到該去的籃子,沒有意外的話,他也將遵循多數人選擇的道路走,考上大學,畢業後再進修或就職,平凡卻平坦。

  不過李華已經經歷過人生無從選擇的局面,比如他的出身與姓名。

  一個萬般普通的姓與名,種種機緣巧合之下出現在英語課本裡,自此與千萬考生展開一連串的恩怨糾葛──好吧,也許沒這麼誇張,但基於自家的媽職業正好是高中英語老師,李華很有資格對蒼天吶喊一聲。

  媽!!你逗我呢!!!!

  對此指控,李媽媽露出很溫婉的笑容解釋:「真不是故意這樣取的,你爸爸啊以為我懷的是女兒,早把名字定好了,要叫李花。」

  李花或李華選一個?這取名品味,簡直了……

  李華只能淚流滿面,他沒機會有位叫李花的妹妹,父親在他兩歲時車禍去世,當時年紀太小,對於自幼喪父他沒有太多感傷,幸虧母親有穩定的收入能拉拔他長大,也沒遇到幼稚的同儕欺侮他單親,這名字當作留念,沒想要改了。

  他後來乾脆自我介紹都是這麼起頭的:「我叫李華,我媽是英語老師。」

  名字還是其次,李華父親的早逝,讓李媽媽投注了所有心力在李華身上,雖然她沒掛在嘴上,李華也沒時刻把這事放心上,但真走到岔路口他沒辦法不在意,對於未來,還是曉得他至少得做到念好書,有份好工作才對得起養育之恩。

  平心而論,李華覺得母親個性算開明,只是電競選手這得丟下學業還充滿不確定性的職業,顯然不會在她的預想藍圖內。要怎麼跟母親坦誠他在課餘時間用盡手段、避人耳目偷玩網路遊戲,其勤奮與艱辛猶如匡衡鑿壁借光,最終獲得職業戰隊的青睞拋來橄欖枝,然後您深受感動,放手讓孩兒放心去飛。

  這劇情太美他不敢想。

  若不是髮小跟著湊熱鬧來遊說,李華原本不打算把拒絕的原由說個明白,裝作對學業心無旁騖的模樣,好讓自己顯得不那麼遺憾。猶豫的主因除了要說服母親,其實他也得先說服自己違背親人的期望,一切如常是最穩妥的路線,然而無論選擇哪一邊都需要付出代價,比起衡量風險高低,他更希望能有個足夠大的誘因讓天秤狠狠倒向其中一方啊。

  聽完李華的說詞,髮小表示完全能理解這名為「李華的媽」BOSS繞不過打不得的心塞,兩人頓時陷入沉默,原本說好等會去網吧玩榮耀的,李華現在也沒了心情,盯著雜誌發呆。翻開的頁面停留在一則跨頁的宣傳海報,那是一橫排的黃金一代選手照,黑底背景加側面打光,把每個人都拍得霸氣十足。

  髮小看李華對著廣告心事重重的模樣,以為他心裡難過,很有良心的想要安慰鼓勵他一下。這是個誤會,李華惆悵是有一點,這頁面停這麼久,是在看選手照底下的遊戲角色裝備上有個圖騰花樣,不知道刻的是狼還是狐狸。

  這邊李華腦子裡是動物園的畫面,那邊髮小總算想好詞了,清了清喉嚨說:「我覺得吧,你的實力可以進職業圈的,選手在千萬玩家裡只有兩百多人,這比考上大學牛逼多了。先別看太遠,像是冠軍啊,全明星什麼的,選個好達成的目標,有信心就有底氣,說服你媽也會比較容易。」

  真沒想到髮小也能說出這麼有條理的話,讓已經想放棄的李華都為之動容了,「那你說要先定什麼目標?」

  「先幫我要張葉秋的簽名照?」

 

02

 

  後來李華還是到校臨請半天病假,再去了煙雨俱樂部一趟。當然,不是為了簽名照。 

  遊戲裡會長待人挺好,會留心精英團裡誰缺裝備,出團刷本或搶BOSS獎勵給得大方,從沒擺什麼架子,李華想想自己連連回絕挺不給情面,而且他確實有點興趣。當煙雨鎖樓再度小心翼翼地跟他推銷煙雨戰隊時,終於鬆口答應去俱樂部實地參觀了解細節。

  先不提加入與否,自己的技術能得到這般肯定,誰會不高興?他的各種評估固然有其必要,在加入前不過是無關痛癢的假設。他打好了如意算盤,去聽聽沒損失,如果在介紹過程發現有負荷不起或無法接受的條件,也能乾脆的斷了前進職業圈的念頭。

  大概是李華拒絕過太多次,接待直接是戰隊經理出面,讓西裝筆挺的成年人作導覽那是生平頭一遭,經理倒是很習慣和年輕人打交道,態度親切,說起話幽默詼諧,領著李華參觀訓練室、宿舍、食堂等硬體設施,邊解說煙雨訓練營的制度。

  除試訓營有酌收費用外,通過測試進入正式訓練營的學員包食宿,每月有零用金,訓練營裡依實力高低以六人一組,十二人一班,仿照聯盟賽制,每週互相進行對賽,表現好壞會影響排名。依李華的程度能直接進最高階的班級,成績好的話最快下個賽季出道。

  這方面的資訊會長大略跟李華提過,再聽一次自然沒有感到意外或驚喜,但經理接著說要帶他去參觀職業選手們的訓練時,卻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知道職業選手偶爾會到訓練營指點一下,不過選手們的活動區塊和訓練營是分開的,平時學員別說能到選手的訓練室,路上見個一面都難。

  很多人選擇公會是因為喜愛那支戰隊的精神或選手,李華加入煙雨樓公會,僅僅是地緣關係。待久了也有感情,如果二選一,他會毫不猶豫地投給煙雨一票,但他沒有狂熱到時刻留意煙雨戰隊的動態,對於煙雨維持著季後賽簽到留念的成績,也沒特別覺得好或不好,甚至基於職業差異,在關注的職業選手裡,煙雨隊長楚雲秀還排不進前五名。

  李華初玩榮耀時正值第四賽季,榮耀遊戲和競賽制度漸趨成熟,這年在職賽上出現了好幾位耀眼的新血,讓原本已是網遊大作的榮耀又推向了新的高峰。新加入這場爭戰的煙雨戰隊在一登場即充滿話題性,主要是圍繞在隊長楚雲秀身上。

  玩電競的女性選手本已不多,出道就領隊的更是僅此一位,一叢綠葉中的紅花總要惹人注意,十八歲的女孩沒有表現出一絲怯懦或羞澀,在閃爍如白晝的鎂光燈下神色自若,沉穩的回答各方媒體拋來的問題。

  雖說這其中俱樂部的商業考量是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無論第一印象是輕視也好,欽佩也好,若想嘲弄楚雲秀只是個花瓶隊長,那你特麼的一定沒被花瓶砸過頭,楚雲秀的實力有目共睹,不到一個賽季便奪得第一元素法師的稱號,暴風雪刮得全聯盟人仰馬翻。

  煙雨戰隊那年沒有一舉擠進八強,可再也沒人敢小覷煙雨。

 

03

 

  兩人走進訓練室時,選手們正在做例行訓練,訓練軟件裡有針對各種能力測試的項目,每項的測試時間都不長,有人剛好測試完,見經理進門,輕聲喚了聲經理好,經理擺擺手,示意他們繼續。

  「等會。」楚雲秀知道誰來了,只說了兩字,忙著眼前的練習也不轉頭招呼。煙雨的訓練軟件李華之前測試時用過,設有暫停鍵,大可接待完他們再繼續。不過經理沒吭聲,可能早習慣自家隊長的脾性,李華也就跟著被晾在一旁等著。

  那是李華第一次在屏幕外見到楚雲秀。她坐在以教室配置來說的講台位置,面向其他選手,這位置讓他想到學校老師,卻坐著一位顯得太年輕的人。

  楚雲秀的長髮只隨意挽了個髻,現在已經有幾綹頭髮散了開來,看著不是很有精神。事實上她的臉色略顯蒼白而非紅潤,薄妝遮掩不住眼框下的微青,但盯著屏幕的眼神專注,雙手操作凌厲,畫面裡的元素法師在空中一階階踩著一踏就碎的石板,邊用法杖攻擊兩旁的標的物,還要閃躲來自四面八方的光彈攻擊,這是訓練軟件裡難度最高的精準操作關卡,在楚雲秀的操作下角色動作流暢完美的讓人有看示範動畫的錯覺。

  沒一會,一階段的軟件訓練結束,屏幕上跳出各項表現數值的統計,他們站得很近,清楚地看見畫面右下角是金色的S+評等,李華差點沒被那+號嚇出聲,他一直以為軟件的最高評價就到S而已。

  但楚雲秀似乎對訓練的最終分數沒什麼興趣,看了一眼便退回主畫面,她椅子轉了圈面向兩人,沒有起身,視線停在李華身上開口,「你好,有帶卡嗎?來打一場?」

  李華愣了愣,思考他現在是「哇,可以跟職業選手對打,機會難得」,還是「哇,經理你知不知道楚隊會來這招,先提醒我一下啊」的情緒多一點時,經理已經先一步替李華答應,不管頭皮硬不硬都得上了,李華只好乖乖到空位刷卡登入角色。

  訓練軟件裡有和遊戲相仿的競技場模式,內建數款場景方便演練戰術,楚雲秀已率先開好了房間,條件角色修正,地圖擂台場。

  怎麼會選這圖。李華皺了眉,在可自選圖的前提下,元素法師挑毫無遮蔽物的擂台場圖跟人對打,要不是太有自信,要不就是個外行,顯然楚雲秀絕不會是後者。他腦中當然沒有針對楚雲秀打法的戰術,針對職業的應對是有的,元素法師大多數招式都需要詠唱時間,現在刪去了迂迴戰術的選項,就是搶快近身了,而他使用的忍者正是個無論移動或攻擊都佔速度優勢的職業。

  計時一開始,李華操作的忍者筆直地衝了出去。

  兩分四十三秒後,小忍者筆直地躺在地上。

  李華望著灰色的屏幕,指尖發燙,背脊發涼,他中途就失去了時間感,兩分多鐘感覺像過了十幾分鐘。角色倒下前他削掉風城煙雨三分之一的血條,以業餘打職業來看不算太糟,但對手表現出的游刃有餘,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他並非自負的人,在比試前就做好了楚雲秀很強的心理建設,也不覺得輸了會有多難堪,卻沒想到對方會強到遠遠超出他對元素法師的印象,強到完全是碾壓等級,很多操作讓他意識不到是怎麼辦到的。

  如果是些微的差距也許會令人輸得不甘心,這一目瞭然的實力高低,他是輸得心服口服,輸得需要好好反省在旁人的吹捧下,不自覺高估了自己能耐。

  李華默默地收起卡走回經理身旁時,楚雲秀正拿著一份資料與經理低聲交談,見他過來,說:「都高三下了,還是先畢業吧。」

  李華點頭,是啊,想什麼電競選手,回去乖乖念書吧。

  但楚雲秀接下來這段話語速有點快,訊息有點多,讓他瞬間腦袋空白。

  「已經簽約了嗎?還沒?那簽完約會給你通行證、門禁卡及一份我們的行程和訓練表,你是本地人,畢業前有空就能來隊上練習,不用去訓練營了,直接跟我們,下個賽季出道。」

  轉折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李華稍稍回過神來腦中依然充滿驚嘆號和問號,嘴巴張合了幾下,「……可是剛才的……」

  「你打得很好。」楚雲秀把剛才的紙本收回旁邊的資料夾,那是李華之前來煙雨時填寫的個人資料,「我沒必要隨便找人進來團隊扯後腿。」

  楚雲秀看向他,臉上沒有過度親切的客服式笑容,她正經認真地跟人談論事情時向來不浮誇不低貶,坦誠坦蕩。

  「你輸給我的不是資質,而是輸在你沒有對手。」楚雲秀明白李華這樣的高階玩家恐怕上回被打敗是哪時候都不記得了,她沒迴避這可能令人感到不快的痛處,挑明了說,「以你的實力在玩家裡已經站在頂端了,如果你願意來接受挑戰,還能變得更強,就像從普通區到神之領域,一切取決於你想不想。但作為一位榮耀玩家,我必須先提醒你,訓練過程並不好玩。」

  經理輕咳了一聲,楚雲秀裝作沒聽見,「不過呢,作為一位戰隊的隊長,我很期望你能加入。」

  「到充滿神級選手的領域嗎……」李華喃喃自語。

  「呵。」楚雲秀笑了一下,「要我來說的話,是一個瘋子特別多的領域。」

  楚雲秀語中的自嘲,當時的李華並沒有聽明白,他只覺得楚雲秀和別人不一樣,沒有說進入職業圈會多光榮,也沒有搬出之後可能有的成就鼓吹他,她直接用實力給了他一個追隨及超越的目標,特別的踏實。

  未來的事天曉得,能決定的只有自己想不想嘗試。

  於是當楚雲秀問了,「你想加入煙雨嗎?」

  之前的猶豫煙消雲散。


评论 ( 15 )
热度 ( 51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