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五)end

※ 原著向,這是之後再一起的前篇。

※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


08

 

  當天晚餐後林敬言本來打算找阮永彬問問,一通電話先幫他解答了,是呼嘯公會會長打來的。

 

  「林隊,不好意思,你們的秘密特訓結束了嗎?」

 

  什麼秘密特訓?林敬言愣了一秒,想到方銳和阮永彬,不動聲色地問:「怎麼了嗎?」

 

  「大學放暑假了,小李他們來兼差幫搶BOSS,上回方銳借走的帳號卡裡有兩張他們用慣的馬甲號,問說能不能先換回來呢。」

 

  「好,哪兩張?我等會拿給你。」

 

  林敬言邊走邊想,方銳特地向公會部門借帳號卡做什麼?還借了一整套二十四職業,他手上就保管兩套各職業的備用帳號卡以供對戰演練用,如果無聊想玩一下其他職業,大可直接跟他借。

 

  如果是無聊玩玩,需要玩到連續熬夜嗎?他腳步頓了一頓,猜想到一個可能,可是為什麼?沒必要啊?

 

  他敲響了方銳寢室房門,方銳果然在房裡,聲音從門板內傳來,「誰啊?」

 

  「林敬言。」

 

  他聽到方銳似乎罵了聲臥槽,隔了半分鐘才開門,表情倒是鎮定,道了聲隊長好,還解釋剛才是在換衣服不好意思。

 

  「喔。」林敬言走進房內,阮永彬也在,「會長說你借了帳號卡在秘密特訓,我能參觀一下嗎?」

 

  「──不秘密了。」方銳扁著嘴,悻悻然地把門關上。

 

  「方銳你就招了吧,總是要說的嘛。」阮永彬一手支著頭,抱怨道:「早點說我也早點解脫,叫個治療練習當流氓很不道德啊。」

 

  方銳心情恢復得倒也快,沒有拐彎抹角,「隊長,我想換職業。」

 

  「你不接唐三打了?」這個問句很多餘,他還是忍不住再次確認。

 

  他知道上頭的打算,在當初簽約時應該有仔細談過了,如果方銳表現的好,大約兩三年後可以接手唐三打。這個提議非常誘人,唐三打是呼嘯主力,投入最多的資源,擁有最頂尖的裝備,榮耀當之無愧的第一流氓,能得到這樣神級角色是所有玩家夢寐以求的事。

 

  而現在方銳主動放棄這個機會。

 

  「不接了。兩個人打肯定比我替換你還強啊,我試了試,覺得我盜賊玩的特別好,技能跟流氓也能做搭配,阮永彬!你說是不是!」

 

  「是!」阮永彬很配合的附和,「我見證過了,方銳玩起盜賊比流氓更可恨上百倍,必定大有可為!」

 

  「阮奶娘,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

 

  「我是在誇你啊!」

 

  無視兩人的吵鬧,林敬言的腦中出現幾十秒的空白,這原因也太單純太簡單,方銳沒有意識到自己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嗎。

 

  「方銳你……認真的?」

 

  「認真的!」方銳見林敬言沒有生氣的模樣,聲音跟著輕快了許多,「隊長,你離退役還早呢!我們一起打,打到打不動為止,你說好不好?」

 

  不可能的,這話說的太天真了,他必定會比方銳早退役。

 

  盜賊不是個好上手的職業,方銳之後必然會遭遇困境。

 

  啊,可是,這傻氣的話太動聽了啊。在他做好放手的準備,這個人卻伸手將他拉住。

 

  方銳這個人有點傻,有點天真,骨子裡多了份猥瑣,卻待他特別真誠。

 

  如果這是方銳的期望,他會盡全力去實現它。

 

  「好,來試試看吧。」

 

09

 

  第五賽季第二十輪,呼嘯再度對上嘉世,一洗初戰0:10的慘敗,這次7:3取勝,正式打響了犯罪組合的名聲。

 

  他們賽後到KTV開了個簡單的慶功會,隔天休假,他們意思意思的點一打啤酒大伙分著喝。林敬言的酒量平平,不過區區一兩杯啤酒還灌不倒,方銳一包廂裡忙著勸酒,卻很沒誠意的杯裡裝了汽水,堅持滴酒不沾。

 

  「老林老林!」方銳繞了一圈回來,一手杯子一手啤酒瓶,俐落地替他的空杯斟滿啤酒,豪爽地舉杯,「敬你!敬犯罪組合!」

 

  「你喝汽水我喝啤酒啊?敬的這麼不平等?」

 

  方銳臉頰泛紅,聲音歡快,沒喝酒的人倒像醉得厲害,擠到他旁邊的位置,笑嘻嘻地說:「老林,我太開心了啊!我要保持清醒,迷迷糊糊的醉了就太可惜啦!」

 

  方銳眼裡映著包廂霓虹的裝飾燈光,看起來璀璨如寶石。

 

  「老林,能夠來呼嘯,能夠認識你,真是太好了。」

 

  林敬言那一瞬間真覺得自己有分醉意了。

 

 

  回到宿舍打開電腦,QQ上有人私窗傳了訊息,林敬言點開來看,是葉秋。

 

  「行啊,老流氓,幾時見你笑的這麼春風得意,有了伴就不一樣啊。」

 

  葉秋在媒體面前避不見面,在QQ選手群裡可沒在搞什麼神秘感,時刻在線上,聊天沒在客套兼內建機率嘲諷,又常開馬甲號在網遊裡搶野圖BOSS,把仇恨拉得妥妥的。

  

  他選擇忽略葉秋話中的調侃,岔開話題問:「你看方銳怎麼樣。」

 

  「很優秀,尤其對猥瑣特別有天份,真虧你們能大老遠從藍雨挖到好苗子。」

 

  「這事你竟然知道,拜託你們可別來挖角。」

 

  「挖得走嗎?你才別得意裝客氣啊。再說我們對盜賊沒興趣,他若繼續玩氣功師倒可以考慮。」

 

  「猥瑣的氣功師?你當真?」

 

  「有何不可?」

 

  「那肯定能為氣功師這職業開創出新風格。」

 

  「呦,要不要臉,方銳是有你在場上配合,否則哪能猥瑣得如魚得水。」葉秋連貼了幾個鄧不利多搖頭的表情符號,「說真的你也為他改變打法很多啊。」

 

  「值得的。」

 

  「嘖嘖,你對自家搭檔評價這麼好啊。」

 

  「當然。」他又在訊息欄敲了這幾個字送出去,「再不能更好了。」

 

  在林敬言之後的人生裡,他對方銳的評價從沒變過。

 

--

再不能夠好了。也是我對林敬言和方銳的評價。

评论
热度 ( 20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