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四)

※ 原著向,帶張佳樂出來玩一下。

※ (一)(二)(三)


06

 

  林敬言沒料到這趟說走就走的買點心之行,能讓方銳從帶點戒心的貓科動物,變成對他搖尾巴的犬科動物。

 

  見面會熱情招呼,用餐時端著餐盤跟他同桌,一有空閒就找他聊天,晚上帶著筆記本電腦敲他房門,說再打一場,不對,多打幾場!嘴饞時央求他請吃宵夜,又或者自己溜出去買宵夜時幫他多帶一份。

 

  他身旁多了一顆名為方銳的衛星,成天繞著自己轉呀轉。

 

  隊友笑說你是給方銳灌了什麼迷湯,讓這小崽子黏著你不放,他茫然道:「迷湯沒有,鴨血粉絲湯倒是喝了兩碗。」

 

  實話說,他不覺得幾盒糕點就能收買方銳,後來也沒去深究。於公,能得到隊友的信任當然是好事;於私,他也不討厭方銳無視輩份的親暱。

 

  這孩子腦袋裡永遠有層出不窮的新想法和怪問題,一刻都不讓人覺得無聊,在他真正忙碌的時候,很識趣的不會打擾,與懂得拿捏分寸的人相處就是輕鬆。

 

  在眾戰隊中,林敬言算是很平易近人的隊長,他差不多像個大部分人理想中的上司模範那樣:認真負責、和氣客氣、不擺架子、也開得起玩笑,但身為一位隨時能給隊員打個考績評價的隊長,多少還是和隊員拉開了點距離。

 

  而方銳不管不怕不在乎,那是專屬於少年的無所畏懼。

 

  林敬言的脾氣和耐性,樹立了傾聽者的形象,一開始也是方銳說的多,後來摸清了方銳的喜好,漸漸會主動開口逗這小鬼。

 

  像是「你這場好好打,撐過五分鐘,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這話特別奏效,方銳每回都買帳,確實練習得特別用心。

 

  其實他哪有那麼多天大的秘密可以講,秘密的真相通常是這樣的:「你知道哈德村的村長家裡有一個池塘嘛?」

 

  低等級地圖上的小村莊實在太久沒去,方銳歪著頭想了想,說:「好像有吧。」

 

  「那個池塘每到遊戲內時間整點,會跳出一尾魚。」

 

  方銳眼睛一亮,「可以抓嗎!」

 

  然後從為什麼只是場景畫面呢,掉個遊戲裡原本有的鮮魚道具品比較好玩啊,又不影響遊戲平衡,到會不會每個地方的池塘都有這設計,像千波湖那樣的大場景如果也玩個梗,那一般的魚可不行,塞條鯨魚或水怪吧。方銳就是有本事把一點小事聊成一面向的話題。

 

  生活裡多了方銳變得熱鬧充實,他教方銳做手操,分享招式銜接的心得,說在榮耀剛開服的時他們這些骨灰級玩家的蓽路藍縷,聊其他選手的打法和場上應對,偶爾講幾段八卦。

 

  成為職業選手後林敬言的生活過得很忙碌,忙到沒時間去回顧,以為可以條列幾行說完的經歷,在方銳的各種提問下,竟然如此豐富精彩。

 

  林敬言想起了很多事情。

 

  在第二賽季出道,林敬言卻是自榮耀第一區開放就玩了,也是守在電腦前,掐點擠伺服創角的其中一人,他花費了很多時間心力在遊戲上,研究技能、副本,研究怎麼升級和賺錢才有效率。那時候,沒有比賽,沒有要與誰拼第一,僅僅是著迷探索榮耀這個新世界。

 

  他在遊戲裡贏過很多人,也曾經自我膨漲,覺得自己很厲害,玩榮耀恐怕是人生裡做過最有天份的事了。直到進了職業圈,終於得承認,玩榮耀依然是他做過最有天份的事,但擠身於榮耀頂尖高手裡,林敬言,只是個資質平庸的普通人。

 

  他沒有、也不想放棄,如果天資不如人,就用努力、用經驗、用合作、用任何想得到做得到方式彌補。兩個多的賽季以來,呼嘯的成績不錯,卻還不夠好,冠軍離他們不遠不近,彷彿近在咫尺,遠在就差個咫尺勾不著的距離。

 

  經理向林敬言提起接班人的事時,他又想起當初勸服家人的說詞:「電競選手的職業壽命很短,至多十年,玩不了一輩子。」

 

  他時不時被這句話扎得很疼,比賽輸的時候,認清極限的時候,想要或不想要放棄的時候。

 

  他接受了總要退役,交出角色的現實,卻沒想過會有心無芥蒂放手的一天。誰會樂意拱手讓出自己珍愛的事物給陌生人?後來方銳的出現他才頓悟,喔,原來割讓跟贈予的心情完全不同,他不是退讓而是寄予期望。

 

  「方銳,我很慶幸之後能有你接下這個角色。」他終於能笑著這麼說。

 

07

 

  方銳有事瞞著他。

 

  察覺的契機非常微小。大前天方銳進訓練室時,在保溫杯裡裝了咖啡喝。呼嘯訓練室禁食不禁飲品,這行為沒有違反規定,但有兩處不自然的地方:第一,方銳曾說過他不愛喝咖啡,第二,沒必要特地把罐裝咖啡倒出來用自己的杯子裝吧。

 

  沒咖啡癮的人喝咖啡無非是要提神,想想這幾天晚上方銳都沒來敲房門,忙什麼呢。林敬言留意了方銳練習的狀況,沒有異常,而且成績有小幅進步,他不多問,只在訓練結束後叮嚀了方銳要早點睡。

 

  方銳顯然嚇了一跳,隨即恢復鎮定的答應了。

 

  那天的晚餐,他看方銳匆匆吃完離開,不像以往會來和他閒聊幾句。

 

  之後的幾天,訓練之外的時間方銳似乎特意的避開他,再問方銳最近忙什麼,這回方銳表情如常的否認了。既然沒影響到訓練狀態,作隊長的不好干涉太多,每個人都有隱私,如果對方不想說,他也不想逼問。

 

  只是習慣了方銳膩在身邊,林敬言突然有種太冷清安靜的不適應感。不免猜想起這幾天方銳的異常,是有人告誡方銳別太黏他嗎?或是有了更吸引注意力的事物?比如新的遊戲、一套好看的影集……或者是,女朋友。

 

  方銳外貌不錯,個性活潑好相處,有女友很正常。雖然他們電競選手除了春節和夏休長假,其他時候的休假不多,也沒見方銳有往外跑,但現在網路交友稀鬆平常,晚上煲個電話粥,或QQ聊得太晚,合情合理。

 

  不過如果對象不是同為榮耀玩家,那恐怕很難忍受他們花了大把時間在遊戲上。他大學時的女友也是因此分手,如果女友是像方銳那樣的就好了,活潑熱鬧,可以一起打榮耀,有聊不完的話題。

 

  過了幾分鐘後他才發現不對勁,竟然把方銳跟女朋友放在同等的位置上?細思恐極。

 

  同為第二賽季出道和戰隊隊長階層,林敬言和張佳樂的私交挺不錯,閒聊切磋之餘,也會一塊討論帶隊碰上的疑難雜症。他們當領隊都是生平頭一遭,一會兒要協調隊裡誰跟誰處不來影響配合,一會兒要適當鼓勵隊友鼓舞士氣,夠折騰了。

 

  放眼望去,皇風郭明宇年齡差距大,霸圖韓文清霸氣鎮隊,嘉世葉秋看著就不管事,藍雨魏琛先噴你一臉嘲諷,就彼此能正經點協商。現在職位做的上軌道了,依然會習慣聊點隊上的事。

 

  所以林敬言多了個接班人還是小跟班的事,張佳樂是知道的。這幾天張佳樂看林敬言晚上掛在職業群裡閒聊特別空閒,隨口問起方銳,林敬言老實地簡述了一杯咖啡的推論,讓張佳樂在螢幕那頭拍桌狂笑,哎唷這觀察入微簡直像抓外遇。

 

  他們沒開語音,林敬言當然不知道張佳樂現在笑的很沒形象,不過張佳樂沒打算放過這嘲笑的機會,霹靂啪啦的打起字來。

 

  「哈哈你真裝傻還假矜持啊林敬言你」根本在談戀愛。

 

  鬼使神差的,張佳樂被手機簡訊的提示音震了一下,手滑消掉了打到一半的訊息。這一停頓讓他猛然想到,艾瑪,方銳那小子不還未成年嗎?他這一點醒,林敬言會不會把持不住提前做了斯文敗類?張佳樂腦內的肥皂劇轟轟烈烈地演練了一番,越想越覺得不妥。

 

  張佳樂立刻機靈地把話鋒一轉。

 

  「你真是個好隊長!」  

 

  「他不一定是有對象啊。快夏休期了,只是太鬆懈點了吧。」

 

  「再說又不是集體失眠,你操太多心,別讓自己太累!」

 

  林敬言想想也是,方銳都還沒出道呢,再來要放夏休期長假,稍微輕鬆點不礙事,他當職業選手前還不是天天熬夜。

 

  他那一晚睡的很安心踏實,沒去細想到底是把「別操太多心」聽進去多一點,還是那句「不一定有對象」多一點。

 

  而隔天一早訓練室前的走廊。

 

  「奶娘,您欽點的奶特多咖啡!」


  他看見方銳畢恭畢敬地捧了杯咖啡遞給阮永彬,阮永彬邊打呵欠接過。

 

  張佳樂你這烏鴉嘴。林敬言的心好累。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