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三)

※ 原著向,(一)(二)

※ 這是方點心麵皮、咳,臉皮還很薄的時期。



04

 

  「我看這事兒你還是去找隊長吧。」

 

  「阮永彬你就不能給點更靠譜的選項嗎?」

 

  「經理?」

 

  「哪能啊!」

 

  林敬言無意間聽到這段對話時,都想學藍雨那小彈藥專家喊句壓力山大了。

 

  若聽到的是隊員們雞毛蒜皮般的煩惱,無關緊要的八卦,或是千奇百怪的抱怨,哪怕是背後說他壞話,他都有一笑置之的自信。

 

  但現在聽來方銳有個被同儕認定是需要隊長或經理階層才能解決的煩惱。這小段對話沒吐露什麼訊息,他在方銳這年紀時,沒比升學考試更大的事,這顯然不會在方銳煩惱的選項裡,如果是,那問題可大了。

 

  默念著即早發現即早治療的口號,林敬言在當天訓練後,把方銳單獨留下來問起這件事。

 

  本來還嘻皮笑臉的方銳,一瞬間皺起眉頭,支吾其詞了好一會,才很是艱難地開口:「是我媽……」

 

  換林敬言表情凝重了,果然是名列年輕選手大凶等級突發事件的:我媽/爸叫我回去念書/找份正經工作嗎?

 

  「……的生日快到了。」

 

  ……這算什麼事啊,需要講得這麼痛苦嗎,你媽聽到怕不打死你。林敬言鬆了口氣,「你想回家慶生?我可以幫你向經理請假。」

 

  「哈?」方銳拔高聲線誇張的驚呼道:「隊長我們的思考迴路還在同個次元嗎?」

 

  「…………」不然呢,難道阮永彬是要我跟經理去幫你媽開生日趴?

 

  「我傻了才特地回家聽她叨叨叨。」方銳報了家店鋪名,繼續自顧自地說:「我媽在電視上看到N市這家點心鋪好吃,每日限量!排隊美食!折騰我得買盒寄回去給她嘗鮮,我問了阮永彬,他說那店離這遠,坐公交要轉三次車,太麻煩。」

 

  喔,原來是打著找司機的主意。那家店他曾和朋友去買過一次,口味確實好,老店了,堅持不擴大營業,不早點去排隊還真買不到。其實淘寶上找得到代買的,價錢得翻個兩倍,這土壕選項顯然不在方銳的考慮之中。

 

  「我看這附近買個過得去的土特產寄回家充數就得了,省時省事。啊不過如果我媽收到土產不滿意,打電話來囉嗦,我就借隊長的名號一用喔?我媽把我生的一臉真誠,偏特別不信我說的話,改稱是隊長推薦的啊,肯定能讓她服氣……。」

 

  林敬言有注意到方銳邊說邊觀察他的臉色,這孩子怎麼能有辦法同時展現大而化之和謹慎的個性啊,他莫名的覺得有點被逗樂了。在方銳下了總之沒事啦隊長不用擔心的結語,才開口道:「那家點心鋪子我知道,後天隊裡休假我開車載你去買吧。」

 

  看著方銳哎了一聲,表情從驚訝轉為推辭,彆彆扭扭地說不用不用後,林敬言又補了一句,「很久沒吃了,我想買幾盒回家,你要不要順道來?」

 

  林敬言好整以暇的看方銳掙扎猶豫的模樣,不急,讓人接受好意的說詞,他會的還多著呢。

 

05

 

  行程就這麼敲定了。方銳本來還想拖阮永彬作伴,但休假日一大清早跟隊長大老遠去排隊買點心,這計劃實在太沒吸引力,最後還是只有林敬言和方銳兩人上路。

 

  林敬言上車繫好安全帶,掏出一副平光眼鏡帶上,那鏡片是隨光線變色的款式,開車用正合適。方銳顯然不這麼想,這小孩原本還目視前方,雙手擺大腿上,過份端正的坐姿,現在歪著頭盯著他的臉說:「隊長你萬萬不能戴著眼鏡出賽啊,太不流氓了。」

 

  「不夠流氓不正是我的招牌嘛。」林敬言笑笑的發動引擎,車子平穩地開了出去,「要不下次出場,你拿毛筆在我額頭寫個王字,再多畫幾道疤。」

 

  方銳這下可笑開了,一疊聲的說好好好,認真的跟他討論起這樣會不會被裁判判違規,聯盟的規章肯定也沒明文規定不能畫這樣出場吧,笑果是見一眼就會有的,那比賽中想起來一笑場肯定會操作失誤,把這戰術稱作神來之筆如何?

 

  林敬言是個很好的聽眾,這不僅是他脾氣好,有耐心,他就是沒特別微笑,看起來也是溫溫和和,適當的應和,不冷不熱恰到好處。相對之下,方銳說起事來表情多,形容多,抱怨也說得熱熱鬧鬧。

 

  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方銳在說,話題五花八門,從車窗外瞧見的店鋪名稱,方媽媽對自家兒子的碎念,打遊戲副本的心得,到宇宙起源星座血型,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眨眼即過,他們抵達時店鋪剛開門營業,店前已有排隊的人潮,還好不算長。

 

  那間有如韓文清一如既往固執風範的點心鋪子,店面狹小,排隊入店還得限流量,出來幾個進去幾個,糕點只有簡簡單單的五款,每人每款限購兩盒,很多是熟客,進店俐落地挑選好直接結帳。方銳拿了兩盒後,在貨架前走來走去,顯得猶豫不決。

 

  林敬言拿著購物提籃跟在方銳旁邊,問:「這麼難下決定?」

 

  「喔,我在想要給我媽兩盒還是三盒,為了她的體重和我的荷包著想,應該兩盒就夠意思了吧,只要她別亂分給別人吃。不過都來了,我是不是該自己也買個一盒啊……」

 

  少年的煩惱真實際啊。林敬言邊想著邊在方銳「壕的世界,我不懂」的視線下,掃了額度上限的二十盒糕點進購物提籃裡。

 

  「給你爸媽二十盒夠嗎?」林敬言親切地問:「不夠的話我們可以再排一次隊。」

 

  「太多了!」方銳叫了聲,發覺自己音量太大又壓低了聲音,「我家就爸媽兩個人,吃不了,而且我沒有要隊長破費的意思啊。」

 

  「吃不完讓你媽送給親朋好友或同事吧,用送的不嫌多。」

 

  「不不不,話不是這麼說的啊!」方銳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無功不受祿啊。」

 

  「喔,那我更該送了。」林敬言正色道:「我信你之後會建功。」

 

  方銳被徹底噎住了,這人根本流氓啊!

 

  最後在兩人互相討價還價下,由林敬言買單,方銳直接寄了五盒回家,方銳直到坐上車還在糾結,嚷著等有天發達了,要回送一車的餅給隊長家人,認真的表情害林敬言都不好意思吐槽這樣感覺像下聘。

 

  結束了餅的話題後安靜了好一陣,他都以為方銳睡著了,趁著紅燈轉頭一瞧,正好對上方銳直視的目光。

 

  「隊長,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問吧。」

 

  「我……真的適合當接班人嗎?」方銳低頭看向自己雙手,聲音悶悶的,「其實我也知道,大家都說我太不正經了,職業比賽是件嚴肅的事,我是該調整心態。」

 

  「我不知道。」林敬言很坦承的說:「我不知道怎樣才是好的接班人,但是我認為你榮耀玩得很好。」

 

  他還在開車,途經鬧區,沒辦法面對方銳說話,這讓他像在自言自語。

 

  「有件事我也一直沒說,我認同你的想法,玩遊戲就是要好玩。」

 

  「當然職業比賽很難,肯定比你現在想像的還要難。只當玩玩絕對贏不了。」

 

  「可是,不管再困難,都能把它當作遊戲去挑戰,都能覺得那是樂趣,你的心態將會贏過很多人。」

 

  又一個紅燈,他往身旁一看,方銳的表情緩和很多,林敬言笑道:「我說相信你之後能在比賽中立下功勞,可不是在騙你啊。」

 

  「不不,那句真的很像在騙小孩。」方銳有心情反駁了,「跟學校老師說好好念書以後才會出人頭地的等級差不多。」

 

  哎唷,把流氓跟老師比啊。

 

  「真沒騙你。」林敬言誠懇地說:「我若騙你,姓氏以後左右顛倒寫。」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