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二)

※ 原著向,上集戳這


02

 

  那趟藍雨之行,經理簽了一位小氣功師回來。

 

  氣功師和流氓,雖然在角色外型和招式正派程度有如各處天秤兩端,畢竟同為格鬥系的職業,轉型的難度總比撿個治療回來耍流氓要簡單得多。

 

  在經理碎念著藍雨肯定把好流氓藏起來啦的抱怨中,林敬言快速地翻閱了未來接班人的資料,這是他初次知道世界上有位名叫方銳的人,一看相片就有道光從天靈蓋噴出來,簡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榮耀奇才──這樣的感想是決計不會有的。

 

  他只是好好確認了名字跟長相,至於身家經歷、手速精準的數值,甚至附上的實戰視頻,都沒細看。因為不重要。

 

  林敬言個性溫和,但溫和跟務實並不衝突。

 

  能否成為一位優秀的電競選手,這些片面的數字再好看也僅具參考價值,心理素質、團隊協調性有時甚至比天資重要。方銳是不是塊料子,眼見為憑,還得用時間驗證。

 

  訓練營的挖角無需通報聯盟,談定沒過幾天,方銳便帶著隨身行李來呼嘯報到了。林敬言站在呼嘯俱樂部的一樓大廳,隔著玻璃自動門遠遠地看見有位男孩單肩搭拉著後背包下了經理的車,和經理有說有笑的走來,林敬言才走出自動門,男孩已在幾公尺外朗聲的說了隊長好。

 

  方銳笑容燦爛,笑出深深的酒窩,像臉上綻開了朵花,他的眼睛瞳仁分明,晶亮水靈,看著特別精神。林敬言在心中暗暗點評:鬼靈精怪的模樣。

 

  與經理寒暄幾句後,林敬言領著方銳先到宿舍放行李,一路介紹呼嘯的環境制度,方銳眼珠子四處張望,卻沒有剛才與經理一起時的聒噪,問答都適度的簡要,乖巧了許多。

 

  林敬言細細推想,是因為和經理個性比較合得來?還是為了迎合經理言談上的喜好?經理是個健談的人,尤其以後輩的身份向他請教專業,那話匣子一開一時半刻還真停不了。若是後者,這孩子其實比外表看來更懂察言觀色啊。

 

  有這樣的觀察力與應變力倒也不是壞事。

 

  「你的室友還在訓練室,行李先放我房裡吧。累的話可以在我房間休息,或是周遭走走熟悉環境。」林敬言打開房門,指指牆邊的置物架。

 

  「欸?」方銳愣了愣,小心翼翼地問,「我現在不能去訓練嗎?」

 

  「你一早出門過來不累嗎?」林敬言反問。

 

  方銳眨了眨眼,嘿嘿地笑了,那麼理所當然的說:「玩榮耀哪會累呢。」

 

  林敬言道了聲好,沒多說什麼,從善如流的帶方銳去訓練室。

 

  方銳並不知道,林敬言把那句話和笑容收藏在心裡,一直沒忘。

 

03

 

  轉眼間,方銳來呼嘯已經過了一週。

 

  短短七天就讓呼嘯全員見識到他的驚人天賦──不是榮耀上的。

 

  呼嘯上至管理階層,戰隊、公會與技術的各部門成員,下至食堂掌杓大媽、大門門衛、打掃環境的清潔工,方銳認人記名過目不忘,招呼熱絡也不膩人,渾然天成的自來熟,很快與隊友打成一片不說,尤其受年長者的喜愛,從廚房大媽們排隊要認他做乾兒子的程度可見一斑。

 

  經理說方銳像隻小狗兒,走哪都討人喜歡,但林敬言覺得,方銳比較像隻街頭野貓,沒有那麼不認生,親近人不是因為天性,而是利於生存的考量。這也不能算是耍心機,或許連方銳自己都沒意識得太清楚,每個人心底都有一條線,劃分出允許誰能踏進的區塊,只是方銳收的比較隱密而已。

 

  至於榮耀上的方銳,優點缺點同樣鮮明,他手速有到水準,反應快,右手鼠標操作得極為精確,在訓練軟件的測試分數優秀。但實戰的表現就顯得很不穩定,有部分跟他轉職業有關,大部分是一句經驗不足。

 

  作為預定下個賽季出道的種子選手,平時訓練是和職業選手一起的,這可不是什麼拳擊啦柔道啦的武術肉搏,遊戲角色的日常就是死去活來,前輩們對後輩的關愛從不手下留情,對戰時常被虐到一個不忍直視的慘烈。

 

  還好方銳不孤單,他的室友阮永彬,是個在賽場上走哪都被集火的治療,兩人每天上演著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角色能同年同月同日死,而且一天可以死很多次的戲碼。

 

  這在外人看來方銳那簡直是絕望的對戰勝率,早在林敬言的預期之中,方銳若真是天賦異稟,那也輪不到他們呼嘯接手,方銳的資質已比他預想的要好了。可是,幾乎是一種隱隱約約的直覺,在方銳不熟練的無效操作中,似乎隱藏了些什麼。

 

  真正確認是在一場例行三對三團戰,人數少加上為了效率,他們在軟件裡設的範本地圖都沒有很大,障礙物是有的,要玩躲貓貓嫌小了些,一開場,林敬言就看到方銳的小流氓大剌剌地朝他們這隊衝來。

 

  流氓是有中程的攻擊招式,可這麼面對面的,要閃躲太容易了,方銳邊跑邊扔出了個汽油瓶,汽油瓶是範圍攻擊,但又不像元素法師的攻擊範圍那麼大,別說命中的燃燒傷害,完全起不了牽制作用。

 

  小流氓沒有停下腳步,甩手又是一計板磚出來,林敬言身旁的隊友已經悶笑了一聲,合著他們這隊沒遠程攻擊職業,先發制人也不是把能丟的招式先丟,太外行了,招式要消耗法力,有冷卻時間,懂不懂?

 

  接著他們看到板磚砸在汽油瓶上,半空中轟成一團火球,瞬間遮蔽了視線,有支麻針從林敬言耳邊飛過,沒有命中,但腳下已浮現了魔法陣。

 

  暴風雪!

 

  近戰職業掩護需要吟唱時間的元素法師施法,是最基本的團戰法則,方銳這麼屁顛屁顛的衝出來還是出乎意料。這套戰術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比如用磚襲砸汽油瓶有點浪費,麻針應該要慢個幾秒再用,暴風雪之後的配套沒做好等等,最後方銳那隊還是毫無懸念的輸了。

 

  畢竟是個挺有亮點的開場,比起勝負,方銳看來更享受賽後其他人圍過來的「心眼兒很多啊!」「猥瑣啊!」各種叨念。

 

  回想起來,方銳在被虐菜的過程中,依然沒有放棄嘗試各種意想不到的攻擊方式。以他們這些職業老手的角度來看,對戰中能扎實的令對手沒有還手餘地,是最好不過了,方銳那些想法即使成功也太沒效率,越多的步驟,越容易出錯。

 

  「讓人嚇一跳很好玩。」方銳這話要是說給經理聽,對方八成要爆青筋了,職業比賽是玩玩就能贏的嗎?你把榮耀想的太簡單了吧?換來諸如此類的教訓。

 

  可是林敬言還想再順其自然的觀察看看,那甚至是出於個人的期待,因為方銳這孩子,很有意思啊。


评论
热度 ( 17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