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再不能更好了(一)

※ 原著向,HE!不騙你!


01

 

  林敬言成為榮耀電競選手闖出名聲後,最常貼在他身上的有兩個標籤:「第一流氓」和「不像流氓」。

 

  法師、神槍手、劍客這些職業該是什麼性格,大多數人都不會對此有刻板印象,但「流氓」的形象就非常的鮮明了,瞧那職業技能裡的拋沙砸磚鎖喉,盡是些一看就懂的街頭混混招式,偏偏林敬言無論外貌性格都是個好好先生模樣,和流氓這詞簡直天差地遠。

 

  粉絲們曾辦了個問卷調查,票選與林敬言本人氣質最合拍的職業,氣功師排第一,流氓排到了十幾名,而不在榮耀遊戲職業裡的老師還擠進了前十名,榮耀圈內當之無愧的最不稱職。

 

  說來也沒人想遇到遊戲內外雙倍加成的真流氓,只是林敬言用的角色唐三打外型還捏得像個山寨大王,賽場上打法雖不魯莽卻又拼著股狠勁,讓人每次觀賽或看他的專訪時,都難免會再想起本人和流氓形象的巨大落差。

 

  聯盟自第三賽季舉辦全明星周末起,固定會將入選全明星的二十四個角色製作年度限量版手辦,除此之外還有因各種名目額外做的,外型從寫實版、Q版、甚至穿著遊戲無關的服裝系列主題版,後來,手辦們一字排開竟也足夠辦場唐三打ONLY全明星。

 

  那天林敬言從戰隊經理手上接過第二版手辦樣品,說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可以提出修正。這僅是客套禮貌的例行流程,不可能因為他的喜好有大幅度修改,而他也確實對這樣的週邊製作沒有意見,拿著樣品左右翻看,分心想著技術部開出的銀武需求材料,有幾樣一直弄不到,看來晚上還是得支援一下公會搶野圖BOSS。

 

  以至於經理向他提起接班人的事時,林敬言慢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

 

  經理見林敬言沒有反應,以為是心裡不樂意了,連忙解釋,「哎,敬言,我這可不是要你退役的意思啊,你知道……」

 

  「我知道,好苗子得趁早提拔。」林敬言又看了一眼手上的唐三打,第一流氓的角色笑得囂張跋扈,而他身為真正具有靈魂的操作者,露出了招牌的溫和微笑附和,「這賽季我們隊裡的新秀的確不如人。」

 

  第四賽季是熠熠生輝的一年。

 

  後起新秀猶如雨後春筍般爭相冒出頭來,僅僅幾個月的賽程,就令第一屆和樂融融的全明星票選,突然間競爭激烈,齊齊將原本充數的二線選手擠出榜外。即便當年的選手總人數較少,能這麼多人在一出道就獲得如此高人氣,這盛況在之後再未見過,這黃金一代的稱呼,多年後也未曾褪色。

 

  而呼嘯這年連朵能沾點金粉的草菇都沒有。他們目前的排名比去年下滑了一位,不算太多,卻掩不住狼狽,這些新秀羽翼未豐已經如此棘手,之後汲取了臨場經驗只會越來越強,成長的空間更無法估量。

 

  唯一能推想到的,是這批新人正值當打的時候,他已到了狀態下滑的年紀。

 

  終究是得退役的啊。

 

  不等經理說些場面話,林敬言先發問了,「你打算從哪找起?」

 

  他知道經理必定做好了盤算,果然經理立即答道:「我打算去藍雨訓練營看看。」

  

  藍雨是所有戰隊中最早、也是最熱衷辦訓練營的一隊,起初並不被看好,榮耀這遊戲火紅是一回事,把它當職業又是另一回事,太多人不把電競當作是正當職業,也不當是專業,沒玩遊戲的人反對不說,多的是興沖沖地進了訓練營,發覺訓練課程枯燥乏味而離開的榮耀玩家。

 

  縱然初始成效不彰,隨著榮耀聯賽的穩定發展,各大戰隊也陸續開辦了訓練營,但論起規模仍是藍雨居冠,藍雨積極地在遊戲中、挑戰賽裡網羅人才,說好聽點是有教無類,實際上就是個河裡淘金的土方法。

 

  這賽季淘出了手速特慢的術師,說話特煩的劍客,特沒幹勁的彈藥專家,他們的共通點除了特別地有個性,還特別博版面,特別能打。藍雨訓練營一炮而紅,湧入了更多嚮往職業圈的玩家,學員人數突然暴增,這時藍雨做了一個乍看很不合理的決策:歡迎各大戰隊來訓練營挖角。

 

  訓練營的用意是為自家戰隊栽培種子選手,哪有幫對手訓練隊員的道理,可每隊每場比賽能上場的選手才六位,加上輪替,十來位就足夠,訓練營裡還有一大群實力不上不下的學員眼巴巴地等著出道,對這些學員來說,待在哪個隊伍是其次,不能出場都是空談。

 

  而在藍雨,除了本隊的晉升機會,還有被其他戰隊選中的可能。對想進職業圈的玩家是好事,對藍雨也是。反正最基礎的訓練內容不是秘密,來報名的人越多,挑到好苗子的機率越高,他們只需要揀走幾位最頂尖的人才。

 

  明知如此,其他戰隊買不買賬?買!剩下的學員隨便一挑也有網遊高手等級,強過在遊戲裡大海撈針,挖不到金子,尋的是璞玉。

 

  眼下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了。

 

  「和藍雨約了哪天?」

 

  「下週一。」

 

  「嗯。」林敬言點點頭,都安排好了,和手辦一樣,僅是客套禮貌的例行通知,「我那天有個雜誌訪談。」

 

  「可以跟藍雨改時間。」經理說。

 

  經理會不清楚他的行程嗎,怎麼可能。隊員所有對外的公關活動都需要通過經理篩選決定,他們的經理是這麼迷糊的人嗎?答案很明確的。

 

  林敬言幾乎要笑出聲來。

 

  他似乎還有選擇權,可以決定要不要親自去一趟。事實上他去或不去,對呼嘯並不是那麼重要。

 

  經理年長他十歲,是個重度榮耀迷,說的一口好榮耀,但玩遊戲的技術奇差無比,只在看人玩這方面很有天份,眼力極佳,對於選手的優缺點經常分析得一針見血。

 

  「不用麻煩,我對經理的眼光很有信心,就拜託你了。」林敬言很誠懇的說。

 

  他這話是發自內心的。

 

  經理的選擇會比他還要更客觀。

 

  而且,他從來就不曾真正地擁有唐三打,包括擁有決定它未來的權利。

 


评论
热度 ( 21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