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全職】鬼打架

※ 鬼迷神疑與唐三打。原著向,有傻有白及無比清水的甜。帳號卡相關完全私設。

※ 只是因為突然覺得鬼打架三個字很可愛就挖坑我也真是醉了,簡直內建腦洞打洞機。

※ 這是個用著奇妙角度看林敬言和方銳的故事。還有唐昊、林楓,不另打Tag。

※ 大家關愛一下盜賊啊,堂堂盜賊之王沒有護甲精通,連個銀武資料也沒有。

※  @開皇人 我交稿啦!快來吃我冷CP! 

 

 


  「唉……啊~~~」

 

  鬼迷神疑嘆了口氣。

 

  帳號卡的脾性會受到使用者的影響,尤其是第一任主人,鬼迷神疑老愛嘆氣的壞習慣就是被第一任主人帶壞的。

 

  雖然嚴格說起來,那並不算正式的主人。

 

  鬼迷神疑是戰隊預先培育出來的帳號卡,當時呼嘯沒有正式的盜賊選手,等級還是得先練起來放著,準備給職業選手使用的號,裝備檔次自是完勝網遊馬甲,不過代練的人員素質不在講究的範圍之內。

 

  玩遊戲對許多人來說是件開心的事,代練可不。無論等級成就或寶物都不屬於自己,只是機械式的重複刷本打怪的動作,剝奪了大部分遊戲的樂趣。負責鬼迷神疑等級的職員就是個極端沒有幹勁的工薪階層,眼神永遠是半睡不醒的模樣,事實上那人也真的曾打怪打到睡著,讓鬼迷神疑平白死了好幾次,這時就會聽到他深深的嘆氣,他嘆氣聲很有特色,會在尾音繞三個音。

 

  鬼迷神疑和唐三打成為搭檔的時候,已經很久沒見到那位哀聲嘆氣的主人,他被閒置很久了,太久沒上線的帳號卡會漸漸失去活力,沒辦法自由活動也不能和其他帳號卡交流,只能像個鬼魂飄蕩在原地。

 

  第一任的主人毫無優點可言,但彼時鬼迷神疑也只剩那人可以想念,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學他嘆起氣來,一學會就改不過來了,後來唐三打不只一次表示這嘆氣聲簡直是娘炮到了人神共憤的境界。

 

  第二任主人叫方銳,和上任主人截然不同,是個眼睛特別漂亮有神的人,在方銳的操作下,鬼迷神疑終於脫離了之前有氣無力的打法,能看自己打出預想外的傷害數字,沒多久後他被領著和久仰大名的第一流氓唐三打見面,組了搭檔。

 

  鬼迷神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唐三打,唐三打的外型就是個正統流氓的模樣,肌肉,滿身刺青和傷疤,雙方主人下線後他們正式打了招呼,唐三打率先伸出手,說以後就是搭檔啦,唐三打笑的斯文得體,臉上的長疤還是笑歪了一邊。

 

  唐三打第一任主人是林敬言,鬼迷神疑心想果然個性溫和的主人才有這般和外型極不搭的氣質流氓,不過後來沒多久他又想,幸好這番話沒說出口,因為唐三打骨子裡依舊是個流氓。

 

  賽場上的唐三打像隻餓狼,垂涎著任何可撕咬的敵人,潛行埋伏的身手輕巧,攻擊時又兇猛厚重,三段連擊揍的多少對手沒有反擊餘地,鬼迷神疑感覺得出他的主人費勁才跟得上節奏,他是武器,無法指導使用的人功夫,可他看好這位新主人。

 

  方銳果然漸漸修正了玩法,不再搶攻,貓著腰疾走的模樣猥瑣,垃圾話說的狡詐,陷阱擺的隱蔽陰險,揪準中招的獵物加倍落井下石,像隻黃鼠狼在場上人人喊打。鬼迷神疑正式打響了名聲,包括在帳號卡的世界裡,他不知聽了多少角色跟他抱怨自家的主人猥瑣出流派還要不要臉。

 

  鬼迷神疑被擱在抽屜時沒想過會有成為眾人目光焦點的一天,猥瑣出名更是出乎意料,他看著屏幕外方銳獲勝後神采飛揚的表情,不覺跟著得意了幾分,學主人的語調說,嘿,你們輸給猥瑣才丟臉呢。

 

  唐三打也改變了,這轉變不論方銳或鬼迷神疑都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唐三打正面狠揍的比例下降,增加了控場的技能比例,敵人若沒中盜賊的陷阱,板磚麻針就招呼過來,會放狀態的敵人最可惡,不能動彈的敵人最可口,這在哪個遊戲都一樣的。

 

  於是掛在唐三打前的標籤多了猥瑣,兩人湊一起叫犯罪組合,私下叫他們猥瑣組合的人也很多。對此唐三打反應非常模範,連表情都客氣的很官方,活像賽後的記者會,說主人要他怎麼打就怎麼打。

 

  當然唐三打也不是處處都像主人林敬言,林敬言正式的職業是榮耀電競選手、呼嘯戰隊隊長,而唐三打的職業是流氓,只有流氓。唐三打溫和的時候可以像林敬言,林敬言生氣的時候不能像唐三打。

 

  唐三打不常動怒,但生氣時言行舉止很粗魯,各種粗口掛在嘴邊,翻桌拆屋都做過,也只有那時候唐三打才會擺出前輩的範兒,對他小鬼小鬼的叫,搭檔久了,唐三打在鬼迷神疑眼裡早沒了高不可攀的形象,只是他吵架氣勢一直不如人,總莫名其妙的先道了歉,兩人又稀哩呼嚕的和好。

 

  有次忘了為了什麼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他當下真是氣壞了,指著唐三打的臉叫唐三六,唐三打眼睛瞪的老大,一個箭步把他推翻在地。

 

  遊戲角色沒有痛覺,且無須吃喝睡眠,角色間的私鬥,或說好聽點的切磋是很尋常的娛樂,他想著下一秒招呼身上的是鎖喉還是霸王連拳,他可以閃躲或是反擊,但也明白唐三打若動真格起來是自己打不贏的對手,索性放棄掙扎。

 

  唐三打沒有揍他,雙手在他身子兩側摸來摸去。

 

  「你這是幹嘛。」那模樣說不出的滑稽,鬼迷神疑忍不住問。

 

  「搔你癢。」唐三打很正經地回答。

 

  遊戲角色不會痛當然也不會有癢的知覺,它們僅有傷害和僵直判定,可這一刻鬼迷神疑抱著肚子大笑了,他第一次笑的如此誇張,打出一長串笑到流淚的表情符號。

 

  後來他在私下常叫唐三打唐三六,就像他的主人總愛叫林敬言老林一樣。

 

 

  帳號卡沒什麼時間概念,它們不老不死,不會累也不會疲倦,今天明天,今年明年實際上沒什麼差別,在很突然又很必然的某一天,唐三打換了新主人。

 

  第一任主人一定對他造成了慵懶遲鈍的不良影響,鬼迷神疑有察覺方銳這些日子不太快樂,可是沒發現唐三打有不對勁的地方,唐三打消失了幾天,回來淡淡地跟他報告換主人的事。

 

  林敬言換了戰隊用了新的流氓角色,從此即是對手。唐三打的新主人唐昊,年輕、氣燄旺盛,打法蠻橫兇狠,簡單粗暴,以血換血,足以震住任何帶有一絲遲疑畏懼的對手。

 

  這股狠勁和唐三打以前的模樣有幾分相似,然而習慣了林敬言磨去稜角的配合,尖銳的唐三打只讓鬼迷神疑覺得扎手的疼。

 

  狂放如瘋狗的唐三打,鬼迷神疑看著很不習慣,他的主人方銳打的更不順手,團體賽唐三打常常一馬當先衝向敵人在前方殺的血花四濺,鬼迷神疑擅長的誘敵陷阱派不上用場,很多時候只能跟著湊上前硬打。

 

  方銳打的很憋,鬼迷神疑自然也不暢快,他找唐三打抱怨唐昊,唐三打依舊回以很官方的說詞,還加了句換主人是身為帳號卡不可避免的命運。

 

  鬼迷神疑很不能理解,唐三打每次聽自己嘆個氣小則碎念大則發火,聽到有人批評自家戰隊或主人時崩過一面牆劈過三張桌,對犯罪組合拆伙和換主人卻不當回事。

 

  看鬼迷神疑沉著張臉,唐三打似乎做了什麼妥協,說小鬼你聽好啦。

 

  包子入侵沒有換過主人,可是到現在還是模仿不來主人的打法,只學會了到處問人星座的口頭禪,他以為自己跟包榮興一樣是水瓶座的,後來逐煙霞說帳號卡按理說應該要照啟用日期作生日,包子入侵赫然發現他是處女座,深受打擊。

 

  照這邏輯,處女座的羅輯帳號卡昧光剛好也是處女座,沒有負擔的繼承了追求完美的嚴謹性格,但他一直很在意自己曾連房屋矮窗都跳不過的經歷,現在每天都要在城鎮找戶人家來回跳十次窗才能滿意。

 

  同樣還沒換過主兒的還有夜雨聲煩,他和黃少天同樣活潑聒噪,甚至在帳號卡之間戰鬥技術也是頂尖,唯一一直不如主人的是當他試圖複製講出黃少天的巨大文字泡時會嚴重結巴。

 

  所以說,只跟著原主人對帳號卡不見得比較好。

 

  相處這麼久怎麼不知道唐三打還有八卦屬性,能對別家戰隊的角色如數家珍,而且舉這些例子明明是歪理,說話的語氣卻很是溫柔,把人當孩子哄呢,可鬼迷神疑偏偏覺得舒坦了點,他想,第一任主人果然對帳號卡的影響最深。

 

  他更想念林敬言了。想念鬼迷神疑和唐三打在場上一塊猥瑣的日子。

 

  算來方銳玩遊戲的資歷應該是唐昊的前輩,但方銳仍規規矩矩的稱唐昊隊長,努力調整打法,場上追著勇往直前的隊長隊友們疲於奔命,總是提早到訓練室,最後一個離開。

 

  終於有一天,在熄了燈的訓練室裡,屏幕的光照得方銳的臉無比蒼白,方銳的雙手還擱在鍵盤與鼠標上,沒有任何動作。

 

  他們各自面無表情的互相對望,鬼迷神疑不知道該不該慶幸身為帳號卡的他在人前隨時都一派鎮定,如果他能跟主人對話,肯定是慌慌張張的模樣,著急著到底是該先罵罵那群豬隊友,還是先安慰方銳已經打得很好。

 

  事實上他什麼都做不到。

 

  他只能聽見方銳對著空氣輕輕的說了聲謝謝。

 

  那是沒有再見的道別。

 

 

  方銳轉會了,卻沒有和林敬言同個戰隊,甚至換了職業。

 

  鬼迷神疑則迎來了新的主人,林楓,也是轉會過來的,比方銳還要年輕一些。

 

  相貌沒方銳好看,說話聲音沒方銳好聽,操作有到水準,但手速和精確度還是不如方銳,若論起猥瑣,那更是輸了個徹底。

 

  鬼迷神疑在腦中的林楓評量表打了長串的叉,幽幽的嘆了口氣。

 

  他並非討厭這位新主人,應該說,根本沒辦法討厭。

 

  這個人在初次登入角色時,眼神綻放如獲珍寶的光,執行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原地蹦跳了好幾下,是有多高興。而每次刷完帳號卡後,會用絨布將可能沾上的指紋灰塵擦乾淨,再收到透明的卡匣裡。

 

  面對一個如此珍惜自己的人,怎麼有辦法討厭。

 

  即使在林楓的操作下,鬼迷神疑再沒有方銳猥瑣流的影子。

 

  身為第一盜賊的帳號卡,鬼迷神疑對這個職業的認識和關注自然最深,盜賊技能以各式陷阱為主,陷阱必須擺設和觸發才能發揮效果,不能算是直接傷害技能。這個特性是把雙面刃,陷阱使用若巧妙可以是全場的牽制,讓人防不勝防,反之則是徒勞無功。

 

  林楓玩的是在盜賊中冷僻的戰鬥賊,主正攻,輔陷阱,雖說陷阱比一般攻擊技更需要謀略,有時不如賞對方一刀來的乾脆,但盜賊天生缺乏直接攻擊的強力技能,這正是戰鬥賊少人玩的主因,若是以前的鬼迷神疑來評論,他會說:何必這麼折騰自己,賊不精陷阱直接換職業玩嘛。

 

  現在,他也只能乾巴巴的學唐三打官腔:主人要我怎麼打就怎麼打。

 

  事實上呼嘯在唐昊加入後的戰績都相當不錯,偏門的戰鬥賊在以唐昊為首的直攻打法不顯得突兀,鬼迷神疑漸漸釋懷,站遠點用客觀角度來看,好的主人,好的成績,沒什麼好挑剔了,唐三打說的對,換主人換打法未必不好,成天緬懷過去能幹事嗎。他特意不去關注方銳和林敬言的近況,安安份份地當個戰鬥賊。

 

  直到呼嘯與興欣的那場對戰。

 

  鬼迷神疑知道,新舊主人遲早有正面交鋒的一天,總會分出勝負。林楓也許玩盜賊略遜方銳一籌,但和氣功師的方銳相比就難說。他理想中最完美的發展是雙方來場淋漓盡致的酣戰,最後以些微的差距勝出。林楓和方銳都是很高明的盜賊選手,只是方銳轉型需要時間適應。

 

  事與願違。

 

  在聽著方銳的垃圾話時還能鎮定,看到海無量以和氣功師這職業極度不搭的猥瑣姿態出現時,鬼迷神疑心中難掩震驚和五味雜陳,然而比起接著被方銳打得毫無還手餘地的慘狀,更讓他感到挫敗的,是林楓在血條歸零前,就已經心灰意冷的操作。

 

  『鬼迷神疑被你弄成這樣的,真是太難看了。』

 

  有人操控角色時,帳號卡是個最臨場的旁觀者,鬼迷神疑此時思緒完全放空了,腦內只反覆播放著方銳講的那句話,林楓在團體戰重新振作起來,可最終仍以呼嘯慘敗收場,在退出遊戲的前一刻,鬼迷神疑從林楓臉上看到了茫然。

 

  一路看方銳跌跌撞撞的把自己送上盜賊之王的地位,在這個頭銜之下,堆疊了多少挫折,沒有誰比鬼迷神疑更有資格說親身經歷過。但輸的多慘是一回事,被原主人打敗又是另一回事了,放眼全榮耀職業角色裡,還真沒幾個能有這樣遭遇。

 

  鬼迷神疑沒有去找任何朋友抒發這無以名狀而且無謂的惆悵,反正會聽到怎樣的安慰,自己也能猜個十之八九,就像遊戲中了招式的異常效果,沒有特效藥,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回復。他現在尤其不想見唐三打,這先他一步換主人的前輩,字典裡從沒多愁善感四個字,唐三打之前就說過,對手有如活動任務怪,是個入視線就打爆的節奏,管它什麼原主人,打成豬頭每個都一樣。

 

  鬼迷神疑坐在一處杳無人跡的河岸旁,進行他今天第三十二個嘆氣動作時,天外飛來一只板磚直擊腦門。

 

  「操!」這一下沒砸出暈眩,倒是砸出鬼迷神疑一聲粗口,他轉頭看向板磚擲來的方位,果然唐三打正從容不迫地走來。

 

  不想見誰,不代表那個人不想見你。

 

  「嘆什麼氣啊你。」砸磚的人看起來心情很不好。

 

  「砸什麼磚啊你。」被砸磚的人心情更不好。鬼迷神疑可沒打算在唐三打面前承認自個正默默地黏合他被原主人打成碎片的心,「嘴巴長在我身上,嘆氣還得要你同意嗎?」

 

  「說的是。」唐三打點頭,「我教訓人也從沒得到對方同意。」

 

  下一秒鬼迷神疑已經被一記勾拳打出浮空,接著膝襲和肘擊,低階技能傷害低,發動極快,鬼迷神疑沒料到對方會出手,更是措手不及。

 

  招式打在身上不會痛,不代表他樂意被當沙包打,失了先機,鬼迷神疑只能瞅空檔脫困再談反擊,唐三打似乎看穿他的心思,盡是用些低階技能連招,鬼迷神疑都被甩了三回巴掌還找不到破綻,怒極開了脫逃技,再一個弧光閃拉開距離。

 

  唐三打沒追上前,站在原地,好整以暇的擺了個挑釁招手手勢。

 

  盜賊再怎麼不擅直攻,表明討架的架哪能不打,帳號卡互毆,血條即使歸零也會瞬間補滿,只要他們樂意,可以一路打到主人登錄帳號為止。

 

  想打架,就陪你打!

 

  他可是戰鬥賊啊!

 

 

  他們打了有史以來最漫長又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架,血條空了又滿,滿了又空,打到法力清空就用普通攻擊繼續你一爪我一刀,打到鬼迷神疑開始思考這一切有何意義。

 

  沒有意義。

 

  就是輸了打到贏,贏了總會輸,如此循環。

 

  這場戰鬥終於在很突然的開始後,又很突然地結束。

 

  鬼迷神疑放下匕首的同時,唐三打也放下了爪子。

 

  鬼迷神疑是想嘆氣的,最後還是強行忍住,深深地吐了口氣,問,「你會想念林敬言嗎?」

 

  「想。」唐三打回答得很快,接著才緩緩的說,「有一天我也會想念唐昊。」

 

  ──人類的壽命還很長,可是作為職業選手的年限卻很短。

 

  有一天林楓也會離開。

 

  它們是帳號卡,遊戲沒有它們不行,卻又無法左右比賽戰績,它們僅能見證遊戲的變遷,主人的來去,和創下的輝煌。

 

  「輸了沒什麼,改變也沒什麼,君莫笑不是常掛在嘴邊說嗎,不過是重頭再來罷了。」

 

  「……你就不能用點自己的話安慰我嗎。」鬼迷神疑這下真想嘆氣了。

 

  他想總是舉別人例子的唐三打說不定得苦思一番,沒想到唐三打很快就回答了。

 

  「還有我在。」

 

  簡單四個字。

 

  鬼迷神疑低聲笑了,他舉起手,唐三打很有默契的和他拳對拳,他們一起上場前總會這麼做的。

 

  是啊,我們都還在。


评论 ( 16 )
热度 ( 23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