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莫橙】默默喜歡你(下)

※ 原著向。

※ 有傻有白,甜不甜我已經不知道了(掩面)

※ 好基友強烈建議我寫沐沐壁咚莫凡──但是這篇沒有。

※ (上)(中)


05

 

  上林苑的六間雙人套房,三位女孩兒佔了兩間,最晚加入興欣的方銳理所當然的只能和莫凡湊一起。方銳場上垃圾話質量兼具,場下並不帶話癆屬性,他個性機靈知分寸,與人的距離感拿捏得極好,和莫凡倒也能保持著不冷不熱的友好室友關係。

 

  世邀賽結束後,方銳只回老家意思意思休假幾天,便很有自覺的回興欣報到。他那晚拖拉著行李箱抵達上林苑時已過晚餐時間,推開房門見莫凡如往常一樣縮在椅子上用電腦。

 

  他們房間用各自的衣櫥並排隔成裡外兩邊,好歹隔出了個私人區塊,在晚上休息時間時不過份打擾對方。方銳平時不會特意去看莫凡的電腦屏幕,這回是剛好在遞給莫凡土產時不經意瞥了一眼。

 

  電視劇,還是特別狗血俗爛的那種。莫凡戴著耳機,但方銳完全能在腦內補完屏幕裡的女角色正用悽厲的語調大喊你是不是不愛我了?說啊!你為什麼不說話──

 

  這是在做什麼新型態的精神磨練。

 

  莫凡看劇的前因後果絕對跟蘇沐橙脫不了關係。方銳不想讓記者揪緋聞八卦,不然還真想把這一幕拍起來上傳微博,冷面小忍者看狗血劇的三觀崩壞程度肯定能在電競之家佔上一角版面。

 

  方銳原地石化了幾秒,決定很貼心的當作沒看到。

 

  隔天中午,方銳看到莫凡在廚房切蘋果。倉鼠吃的量極少,莫凡後來索性多切幾顆當作大家的飯後水果,實話說,要不是早知道這陣子都是莫凡在照顧倉鼠,他做這事在方銳眼中還是覺得畫風有點不對勁。

 

  方銳湊近很自發地拿了瓣蘋果吃,問:「你知道兔子蘋果嗎?」

 

  莫凡瞥了方銳一眼,眼神帶點疑惑,不過沒理睬他。根據方銳的解讀是這樣的,莫凡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結論是這天外飛來一筆的問句不重要,沒必要作回應。

 

  這反應方銳倒也習慣,在遊戲裡很常見,對任務NPC KEY錯關鍵字就是這樣,並不氣惱,繼續說:「蘇沐橙之前看的劇裡有出現啊,她還說好可愛喔的那個。」

 

  眼前這隻大倉鼠的耳朵好似顫了一下。

 

  數分鐘後方銳端了一大盤兔子蘋果招呼大家過來吃,心想若蘇沐橙說要隻鳳凰蘋果,莫凡恐怕真會買幾箱蘋果來練習。

 

06

 

  當晚回寢室,方銳實在沒能忍住不去多看幾眼莫凡的電腦屏幕,這回不是電視劇了,是段倉鼠視頻,日本有位倉鼠主人替自家寵物蓋了間充滿機關暗道的忍者小屋,還附了製作教學的過程。

 

  不會吧?認真的?你也太多才多藝了吧?方銳心中無數彈幕閃過,莫凡邊反覆看著視頻邊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的模樣,顯然已經點開了新的技能樹。

 

  第三天的中午,一盤兔子蘋果。晚上,莫凡在筆記本歪歪扭扭的畫了設計圖。

 

  第四天中午,兔子蘋果變成了天鵝蘋果,方銳簡直嚇呆了,照這進化速度離鳳凰什麼的蹦出來的日子還會遠嗎。晚上,莫凡抱了一大袋材料回房間,現在正以艱困的姿勢跪在地上,筆記本攤開在身旁,拿角尺和鉛筆在硬紙板上畫一塊塊大小不一的零部件。

 

  方銳覺得他的室友不會好了。

 

  這陣仗方銳再裝視而不見也太刻意,他乾脆就大剌剌的蹲旁邊看,看了半晌突然開口,「你要跟默默告白?」

 

  「默默?告白?」這關鍵字跟莫名其妙的程度讓莫凡停下動作,抬起頭來。

 

  「這不是連新家都親手蓋了嗎?」方銳指指那些材料,「真愛不解釋。」

 

  「……無聊。」莫凡低頭回去畫他的格子。

 

  「那你什麼時候才要跟蘇沐橙告白?」

 

  莫凡再度抬頭看向方銳,兩人對視了有五秒之久,最後莫凡還是什麼也沒說,悶不吭聲的繼續手上的工作。

 

  方銳懶得去推測莫凡的想法了,周澤楷都會還回個單字呢,不回話的莫凡根本是得用腦電波交流。

 

  「欸欸,好吧,你就當我在自言自語。大家都看得出來你喜歡蘇沐橙,我不信她會遲鈍到沒發覺,可有些事沒說出口都不算數,想追榮耀女神的人排隊至少能繞蕭山體育館三圈半,你這麼耗著耗著哪天人家就名花有主了。」

 

  一段話說完,方銳沒打算能得到什麼回應,卻在站起身時聽見莫凡低聲說:「我知道。」

 

07

 

  莫凡比誰都要清楚自己的個性多不討人喜歡。

 

  起初他只是抓不住與人相處的訣竅,家族長輩訓斥他不知禮數,學校同學說他自閉陰沉,團體裡永遠是站在邊緣角落。他們總說,你應該要多笑多說話多交朋友,言行舉止都包裝成大家期望的模樣,這就是人類社會的潛規則。

 

  他不懂,喜怒哀樂有各自表情,沒有情緒時為何不能面無表情?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又何必去對他人討好。

 

  人很難離群索居,但現今社會,不需要跟誰有交情也能在人群中生活。

 

  即使玩著重與人交流的網路遊戲也一樣。

 

  從一開始他就不打算在遊戲裡認識新朋友或加入公會,開始拾荒是個偶然,之後被人厭惡卻是必然,他完全不在乎旁人觀感,拾荒過程刺激,報酬豐厚,很快的就讓他著迷於這個新遊戲玩法,甚至為此練了新的帳號,特意取了毀人不倦這樣挑釁的名字。

 

  拾荒講究技術和運氣,時機無法掌握只能把握,他有足夠的耐心等候,足夠的毅力持之以恆,拾來的每一件裝備都像一枚勳章,儘管他從不記得來自何人何時何地,只單純地享受那滿倉藍紫裝一字排開的成就感。

 

  也許哪一天他會漸漸對這樣的遊戲膩味了,就是沒想到中途殺出個葉修中斷他的拾荒大業,他到興欣明擺著來唱反調,人是到了,沒誰能押著他去比賽,除非有膽量讓他上場當木樁,他就等著譏諷對方徒勞無功的那天。但就如同從沒料到會遇到葉修這樣厚臉皮的大神,這回依舊嚴重失算,失算之一是興欣的人太沉得住氣,之二是蘇沐橙。

 

  美貌固然有搏人好感的優勢,真正在意起蘇沐橙還是在她在競技場狠狠打趴他之後,他在遊戲裡被葉修不知哪撂來的各路人馬殺了很多次,總覺得對方仗勢欺人,葉修很強,可用著古怪的職業和武器加上那一臉嘲諷,並沒有令他心服,與蘇沐橙的實力懸殊則是徹底讓他認栽了,他開始默默地關心起職業比賽,和身為職業選手的蘇沐橙。

 

  首席槍炮師,聯盟的頭號美人,曾與葉修蟬聯榮耀最佳搭檔,擅長策應,對外形象溫柔得體,和周澤楷並列最受廠商青睞的廣告代言人。這些是外界對她的基本印象。

 

  而他還知道蘇沐橙喜歡邊嗑瓜子邊看劇,零食習慣抓一把放他桌上,好笑的片段會招呼他轉頭來看,不會特意找話題跟他聊天,但對於他的發問會細心地回答,在他落單時會緩下腳步等他,只要目光相視就能換來她一個微笑。

 

  同時他也知道,蘇沐橙曾經有位很疼愛她的哥哥,之後一直陪伴她的葉修,在蘇沐橙心中有多麼的重要。

 

  他常常回想起與嘉世的一戰,蘇沐橙場上的強硬,賽後聲明的決絕,筆直地走向葉修的身影,堅定又脆弱。

 

  拾取累積起來的關於蘇沐橙的記憶碎片,終於拼湊成了他有生以來見過最璀璨耀眼的寶物。希望能看著這個人過得幸福快樂,即使能守在她身邊的是葉修而不是自己。

 

08

 

  一週後莫凡抱著裝了倉鼠屋子的大紙箱敲了蘇沐橙的房門,開門的蘇沐橙看見紙箱略顯訝異,倒沒多問先讓莫凡進房說。

 

  蘇沐橙目前一個人住雙人房,空間較寬敞,莫凡將箱子擺地上,小心翼翼地取出兩層高的倉鼠屋子,為了方便觀察,屋子上邊鏤空,一側面加了透明的壓克力板,因為僅是個試作品,莫凡沒在屋子裡多做裝飾和上色,基本上就是個白乎乎的屋架子,蘇沐橙看了幾秒恍然道:「模型屋?」

 

  「給默默玩的。我看到有個視頻……」莫凡停下來想了想要怎麼說明,索性直接動手示範設有暗道的機關,「這幾面門板可以翻轉,還有這邊能鑽過去。」

 

  「好厲害!」蘇沐橙跟著蹲下來伸手撥了撥機關,「莫凡你的手真巧,謝謝。」

 

  莫凡把雙手插回口袋,對於被稱讚仍感到有點不自在,「嗯……還要先讓默默玩看看,可能有些地方要修改。」

 

  「等會吧,我正好也有東西要給你看,雖然數據的部分還沒整理好。」蘇沐橙坐回電腦前,屏幕上的資料夾裡有十幾段視頻和幾個文字檔。

 

  「這些是這次世邀賽其他國家有忍者出場的賽事,十六國裡五個國家隊有忍者選手,其中澳大利亞和日本隊的表現特別突出。時間的關係我們沒辦法針對世邀賽的所有比賽進行細節複盤,我想這些資料應該對你有些幫助。」蘇沐橙遞給莫凡一個移動硬盤,「全部檔案加起來挺大的,我幫你存好了。」

 

  「……謝謝。」整理這些資料肯定花了不少時間心力,他很想多說幾句什麼表達感激,無奈絞盡腦汁還是詞窮,才傻站著卻在這時聽見蘇沐橙問他一句。

 

  「莫凡,你覺得為什麼默默只親近我啊?」

 

  莫凡貧乏的會話聊天能力差不多像個中學生的外語等級,他還在思考上個關於世邀賽忍者的話題,這個有點突然的新問題他很直覺地回答了,「因為默默喜歡妳?」

 

  「那,你為什麼只對我這麼好?」

 

  槍炮師的衛星射線直接糊臉上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莫凡臉上燒燙的像能冒出蒸氣,可以選擇的回答有很多,因為我們是隊友,因為妳給過我零食,因為妳對我好,因為我想對妳好。他沒辦法洞悉蘇沐橙的想法,也不知道什麼才是最正確的選項,最後選了一句他最想說的。

 

 

  「因為……我也喜歡妳。」

 

 

  想來他以往拾荒拾得勤奮,但從不拾沒把握的裝,不想得不償失是原因之一,主要還是沒有什麼非要不可的東西,所以能很果斷的放棄。

 

  而現在他有了無論如何都不想放棄的人。

 

  他不是真的自閉,卻活得封閉,把自己關在一個漆黑的盒子裡,安穩地將大部分的人事物屏敝在黑暗之中,蘇沐橙卻撕開了盒子一角透進了光,有時候會覺得其實他像在追逐光芒,有如飛蛾撲火,既然無法抗拒就不算悲劇。

 

  沒有隱瞞,也不怕被拒絕,只是面臨危險時逃跑是本能。

 

  不等蘇沐橙有回應,莫凡轉身就想奪門而出。

 

  但蘇沐橙不虧是個遠程攻擊職業,拉開這丁點距離完全不妨礙出招,下一秒莫凡的手腕就被拉住。

 

  「你別連告白也玩CD流呀。」蘇沐橙一副好氣又好笑的表情望著他,「不快把我綁定,可是會被人撿走的喔?」

 

  他以為人開心高興的時候都會想笑,而他現在才發現原來人情緒到了極限的時候其實比較想哭。

 

  為什麼蘇沐橙給的電視劇裡沒教他需要隨身攜帶口罩或面具應付突如其來的告白事件?

 

  像隻炸蝦從頭紅到腳的小忍者很努力的克制快奪眶而出的淚水和顫抖的嘴角,盡可能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說。

 

  「妳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

 

  「可以。」

 

  他此生最珍貴的寶物這麼回答。


--

搓張臉紅紅莫凡。



评论 ( 26 )
热度 ( 91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