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莫橙】默默喜歡你(中)

※ 原著向。

※ 為什麼爆預定字數跟卡稿兩件事可以同時發生。


03


  莫凡很少去思考別人在想什麼這樣的問題,也不認為有必要跟人報告自己腦袋的思路。他從不覺得自己和倉鼠這種生物有半分相像,不反駁粉絲發言僅是因為麻煩,唯一一次回應粉絲,是在有人說其實莫凡根本沒有刷微博的時候冒出頭說我有看。

 

  不過他現在正看著籠子裡的倉鼠想著,蘇沐橙因為他買的第一件東西是隻倉鼠。

 

  女孩子衝動購物起來買什麼回來都不奇怪,但有個被粉絲冠上倉鼠之名的隊友在,很難叫人不多作聯想,現在取這名字,簡直是把標籤直接摁在人臉上,蘇沐橙大方承認是逛街時經過寵物店想到莫凡的新綽號,實際一看覺得倉鼠挺可愛,照顧不費事就買了,至於名字沒有特別的含意,純粹順口。

 

  說是這麼說,信不信就看人了,蘇沐橙不愧是跟著葉修這麼多年,四兩撥千金的語術運用的爐火純青,怎麼也套不出別的信息,「不是叫煩煩就好,來隻像夜雨聲煩的倉鼠可受不了。」葉修最後給了個結論,遠方的黃少天躺著中槍,倉鼠的名字算是經過全員審核通過了。

 

  上林苑的一樓大廳隔成兩邊,一側是擺了電腦的訓練室,一側是廚房及放了沙發和投影幕的起居室,倉鼠籠平時就放在起居室方便照料,每個人經過時總會看個幾眼,僅是看團小毛球睡覺吃東西跑滾輪,意外的頗有療癒效果,沒兩天便擄獲了小年輕們的心,畫風冷靜的安文逸都做過拿著水果片蹲在籠子前試圖引誘倉鼠過來的事。

 

  然而默默是隻外表賣萌,內在一點都不可愛的生物。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沾染到了莫凡氣場,默默非常的怕生,抓起來就掙扎,急了還會咬人,就算餵牠最喜歡的食物,也是咬走衝回角落享用,全興欣只有蘇沐橙能把牠乖乖抱在手上,連唐柔跟陳果都被嫌棄。

 

  莫凡並不介意被隻倉鼠拒千里之外,只是這幾天的耳朵特別疲倦,三不五時就有「默默吃不吃蘋果?」「快來看默默在廁所翻肚洗澡!」「該怎麼教默默分辨廁所和浴池的不同」這類的對話,他理智上當然知道默默和莫凡的不同,卻無法克制聽到莫這個音耳朵豎一下的反射神經。

 

  始作俑者正坐在他身旁,聚精會神地操作槍炮師和戰鬥法師打的難分難解,莫凡有點兒想跟蘇沐橙說默默這名字造成了他的困擾,但又不是真的討厭她取這個名字。他還在琢磨怎麼表達比較好,蘇沐橙已經結束戰鬥,轉頭問要不要打一場。

 

  他點頭,在遊戲裡打字總比要他開口來的利索,輸入蘇沐橙說的房間號和密碼,游標還點在對話框,站面前的是唐柔的寒煙柔,下一秒便氣勢洶洶的一招豪龍破軍,打的他把倉鼠名字忘到九霄雲外。

 

  莫凡終究沒有在默默名字這事糾結太久,事實上其他人也沒時間關注默默太久,緊湊的賽程和愈發激烈的對戰燒灼著每個人的神經,興欣一路過關斬將的挺進四強,已經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鏡,隨著他們越爬越高,勝利和落敗的呼聲也越來越響亮刺耳。

 

  興欣寫下奪冠傳說的當晚,得到葉修和魏琛退役的決定。

 

  這一晚的信息量太大,莫凡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大半夜還是睡不著,他懊悔著終戰上再次毫無貢獻的表現,第一次為了不能在團體戰出賽感到不甘,但這些都比不上葉修退役的衝擊來的強大。

 

  儘管陳果說過興欣會一直走下去,葉修無疑是這支隊伍真正的軸心,他退的如此乾脆到不合理,即使年紀在那,沒人會說他真不能打了。

 

  他以為蘇沐橙會跟著葉修一起離開,可是她反而是所有人之中表現的最平靜的,她留下來了,自發的接下興欣隊長的位置,面對少了葉修後更為艱困的征途。

 

  莫凡起身摸黑走下樓,開了起居室的燈,倉鼠默默還醒著,滾輪跑的正歡,他抓一把擺在旁邊櫃子裡的倉鼠零食,蹲在籠子前看。明明眼前沒懸著餌食,小小的身體短短的腿看不出有那麼多精力,默默依然一心一意的奔跑,莫凡也不厭倦的蹲著看到牠終於跑累了,到籠子邊的飲水器喝水,他遞了零食過去,這次默默沒有叼回窩裡,原地吃了起來。

 

  他趁機摸了摸默默,軟軟的,暖暖的。

 

04


  第十賽季的冠軍,讓默默在興欣的地位一舉從寵物躍升為吉祥物,然而默默作為寵物跟主人的緣份淺薄,蘇沐橙在打完職業賽後沒幾天好寵著牠,就和葉修及方銳出國打世邀賽去了。

 

  這個夏休期興欣的每個人手裡都不得閒,不是忙著網遊搶BOSS搜集材料,就是跟著研發新銀裝,莫凡默默地接手了照顧默默的工作,籠子的清掃做的徹底不說,為了倉鼠的營養均衡,除了乾果飼料還買了三格連一起的調味瓷盤,每天午晚餐都在廚房裡燙青菜切水果,食物一格格排好,搞的好像什麼餐廳前菜。

 

  不過和一般的飼主不同的是,除了清掃時把倉鼠挪到小籠子,莫凡從沒有將默默抱出來逗著玩,只是遠遠看,偶爾拿手機出來拍幾張照。

 

  倉鼠式的友好表現就是想不到有進一步的交流方法之前,總之先拿食物塞住對方嘴巴。對人對鼠同一規格,眾人都不知道該為蘇沐橙還是莫凡點蠟。

 

  身為一個榮耀資深粉,陳果恨不得能跟著飛去蘇黎世現場觀賽,但她現在是戰隊老闆,而且是人手嚴重不足的老闆,有堆積如山的事等著接洽處理,她乾脆更嚴格的要求自己和隊員專注於戰隊的提升,時差關係的半夜比賽不許大家掐點看直播影響作息。

 

  這麼忍耐到中國隊打到冠亞之爭,這一戰再不熬夜看誰睡得著,陳果算好了時間,在出賽前幾小時的空檔,開了視頻讓大伙跟蘇沐橙和方銳說說話。

 

  葉修還在跟張新杰等人開賽前的秘密戰術會議,依方銳的性格,大伙互噴些垃圾話是少不了的,鬧騰好一會兒才輪到蘇沐橙,除了陳果緊張兮兮的多叮嚀幾句,包子繼續追問知不知道對方選手的星座,其他人都是正正經經的加油打氣。

 

  輪到莫凡時,他明顯遲疑了一下才開口,「默默很好。」頓了頓,「我拍了很多照片,等妳回來看。」

 

  「好。」屏幕裡的蘇沐橙笑彎了眼,說,「為默默拿個冠軍。」

 

  莫凡莫名的覺得臉有點發燙。

 

  蘇沐橙果真沒有食言,後來她把兩枚冠軍戒指擺在默默面前拍了張照,照片裡的默默咬了咬戒指,一臉嫌惡。


评论 ( 12 )
热度 ( 57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