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全職】我說那個誰來COSPLAY一下啊。(三)

※ 原著向,第十賽季後

※ 興欣全員歡樂日常,角色背景大量私設,沒有預設CP,但我不反對你開個心眼解讀(?

※ 我一定要特別泣訴一下太純潔的喬一帆讓我想不到搞笑梗,結果足足卡稿了一個多月

※ 前情提要。(一)(二)



06

 

  對裝備套裝總是得設計男女兩個款式的遊戲公司來說,把小手冰涼的女裝弄個男裝款式不會是什麼難事,這樣的扮相也比他身體力行當個人妖號好得多,聯盟沒道理反對,這些安文逸都沒有猜錯。

 

  不過既然都改成男裝了,為什麼還要保留高跟鞋的設定。即使鞋子是男鞋款,從細跟改成粗跟,安文逸依然感受到了濃濃惡意。別的不提,他真沒想過他178的身高有需要穿上跟鞋的一天,搭上帽子都要比包子高了。

 

  算了,這世界難以預測的事這麼多,不差這一件。他穿好鞋走了一圈適應,便邁步走了出去。

 

  小手冰涼在遊戲中是一身潔白,女性角色該給人的視覺福利自然不會少,轉換成男裝總不能還低胸露背開高衩,整身是包的密密實實,模樣倒近似現實中的高階神職裝扮,安文逸的表情和動作一切如常,看不出緊張,也沒有急於表現的雀躍感,彷彿這服裝就是他平日的穿著。

 

  很合身,很適合,安文逸的裝扮獲得在場眾人一致好評,硬要挑缺點,就是看著像在COS石不轉。

 

  朋友們都說安文逸是個很冷靜聰明的人,對此恭維他總是笑笑,沒多表示什麼。

 

  安文逸覺得自己離聰明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課業上的成績都是花時間心力才獲得的,他習慣下每個決定前先做情報利害分析以取得較好的效率和降低失誤率,但這並不代表他的判斷都是正確的,也不表示他能對正確的判斷做完美的實行。

 

  他那時玩的另一款網遊,用的也是牧師這樣的奶媽職業,進大學後,同寢其他室友榮耀玩的很瘋,說手上正好有個學長的女友換職業後不玩的牧師號,鼓吹他跳槽過來。他其實有點兒暈3D,對榮耀第一人稱視角的遊戲有些抗拒,室友找了幾個視頻要他先看看,那是他們所屬公會的職業選手當年奪冠的比賽紀錄。

 

  霸圖戰隊。

 

  在室友讚嘆霸圖隊長多麼勇往直前、氣勢逼人,戰隊精神多剛勇多爺們,是條漢子就會欣賞這種風格,安文逸的目光卻只專注於另一個沒有攻擊輸出的副隊長身上。

 

  那個人非常厲害。

 

  就算沒玩過榮耀這款遊戲,安文逸還是可以看出那位名叫石不轉的牧師操作與時機都掌握的無比精準,因為有他才能支撐起霸圖偶爾稍嫌莽撞的攻勢,就像磐石一樣穩固了整個戰隊。安文逸心中評估著,這樣的技術他現在做不到,也很難想像自己有做到的一天。

 

  可是他很想做到。

 

  於是他接手了那位未曾謀面過的學姊帳號,角色是個女號,叫小手冰涼。榮耀這個普遍用語音溝通的遊戲,使用人妖號多少會引人側目,安文逸並不在意,就算他的手不小也不冰涼,這現成的角色有高等級,有裝備,是霸圖公會的一員,讓他省下許多練等湊裝的時間,這樣就足夠。

 

  但再冷靜的個性都沒辦法讓安文逸未卜先知。

 

  剛玩榮耀時他沒料到,未來竟然會離開了霸圖公會加入興欣這個新戰隊,一路從挑戰賽打到了決賽,之間還擊敗了霸圖,與輪迴的終戰中,即便是事發前幾分鐘,他都不知道自己之後會把衝鋒這技能用在一槍穿雲身上,更沒想到幾秒後他會一個英勇跳躍再把槍王踩在腳下。

 

  安文逸跟周澤楷從沒什麼賽場下的交流或交情,真要說的話,小手冰涼這帳號反倒有,因為這帳號的原主人就是為了周澤楷跳去玩神槍手。

 

  賽後學姊打了電話給他,激動到語無倫次,說那一幕畫面太美她已截圖設為電腦和手機屏幕背景,安文逸嘴上敷衍,心想學姊妳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槍王呢,他不懂啊。

 

  隔天安文逸就發現,他不懂,可是很多人懂。

 

  職業選手的任何精彩表現都會在玩家間形成一股風潮,有些是玩家模仿不來的技術,比如葉修764apm爆手速,而安文逸的表現呢,顯然可以。

 

  踩槍王臉這不用說,個性再溫和的周澤楷都不可能開角色出來讓大家這樣玩,但是被小手冰涼踩臉呢?嗯,這可行性似乎高了許多,事實上伍晨就接到公會裡不少玩家這樣請求,即使小手冰涼的操作者純爺們不是秘密,他們仍然很樂意叫一聲小手冰涼女王。

 

  『求奶踩我臉』這是賽後幾天榮耀論壇最火紅的跟貼圖話題沒有之一。

 

  所以安文逸在看到除了靜態的施法動作,後面排定一連串拿十字架打鬥接著踩人並沒有意外。

 

  「哎唷這要P上個一槍穿雲保證拉仇恨。」

 

  「我看OT定了,不太妥當啊。」

 

  重演方銳難看的戰鬥姿勢就算了,這官方出版的寫真集,能這樣把聯盟第一神槍手,第一美男子,第一金雞母的臉踩了又踩,一踩再踩嗎。

 

  當然不行。要不就只拍懸空抬腳的畫面,要不,聯盟不介意他踩踩隊友。

 

  「好了,」台上的安文逸微微一笑,雪白的長袍映的他好像散發出聖潔的光芒,他撩起長袍下襬,露出嶄新的白色高跟皮鞋,「你們誰要先上?」

 

07

 

  喬一帆換裝出來時看到的場面是一片混亂。

 

  「老魏,我敬你是個長輩,這只要躺著的涼差就交給你了。」

 

  「老夫都退役了,該讓賢,說到地上打滾的活還是你最合適。」

 

  「合適你妹!叫葉修上場啊,整本書光看他被踩臉就值得,群裡每人都該買個百本自用推廣兩相宜!」

 

  「有道理啊,沒人仇恨比他拉的更妥當了!」

 

  「你們兩個是在唱雙簧嗎……」葉修見矛頭雙雙指向自己,也不驚慌,「包子,老大有難,該來救駕了。」

 

  救駕是什麼意思包子腦袋還沒轉過來,關鍵字「老大有難該來救」倒是馬上聽懂,不得不說包子對簡單的指令實行度確實到讓人驚嘆,沒半分不情願或遲疑,笑嘻嘻的上台被踩了。

 

  本來只是意思意思的踩個背,在魏琛和方銳兩人的鼓譟下,還真拍了張踩臉照,鞋跟抵得包子那張俊臉呈現一個漫畫式的誇張表情,喬一帆心想安文逸手上再拿條鞭子恐怕就往女王路線直線狂奔回不去了。

 

  喬一帆曾經不只一次恍神覺得自己是加入了什麼諧星訓練營。即使已經在興欣待了這麼久,也差不多摸清了每個人的個性脾氣,他的隊友們總是能他一再體會太陽底下永遠有新鮮事。

 

  和微草的氣氛完全不一樣。

 

  他也和微草時的自己不一樣了。

 

  鏡子裡的少年頭上戴著銀白色的假髮和墨黑的鬼面具,臉上抹了略顯蒼白的粉底,畫了靛青色的刺青花紋,血紅色的眼影和瞳孔變色片把原本溫和的雙眼勾勒出一抹妖異,在遊戲裡看習慣的裝扮穿在自己身上還是顯得陌生。

 

  不過角色的戰鬥姿勢他可一點都不陌生。比起直接的傷害,陣鬼更著重於看準時機地點施放控場的各式鬼陣,任何一場比賽後他都是一遍遍反覆看著戰鬥視頻,不同人的角度和上帝視角都能得到豐富的資訊,看地形,看對手和隊友反應,琢磨每個動作技能的銜接能不能做的更好,他閉上眼都能在腦中浮現一寸灰揮舞雪紋施陣的各種動作。

 

  其中他看的最多次還是和高英杰對打的那一場。就只有有高英杰在的場次,他事後思考的不是如何更俐落的擊敗對方,而是研究陣鬼和魔導學者並肩作戰的合作。

 

  在微草,一個是被寄予厚望的王不留行接班人,一個是離飲水機最近的小透明,時間加深了彼此的情誼,也讓他們認清了實力的差距。小刺客的進步始終有限,團隊練習總是跟不上節奏,不說高英杰對跨系的刺客沒有精通到可以指導的程度,腦子和手不是接在他身上,更多時候只能為喬一帆乾著急。

 

  高英杰能做的就是團體行動時盡量多分點心照顧自己的好朋友,這貼心的舉動幾乎成為他的反射動作,因此引發了其他隊友對喬一帆更多的不滿。網遊打打鬧鬧就算了,職業比賽哪容得人在場上帶娃兒。

 

  這下連高英杰的立場也變得為難了起來,他對一帆檯面上的支持鼓勵,轉頭就變成其他人的冷嘲熱諷。他們卻沒辦法反駁什麼,沒有一個戰隊需要板凳隊員,拿出實力來才是最有力的回答。

 

  那天是戰隊的休假日,兩人又申請了自主練習,中午照例帶著麵包飲料,偷偷跑上戰隊大樓頂樓用餐,頂樓風大,風吹得頭髮像個鳥窩頭,壓也壓不平,兩人看著對方的滑稽髮型笑了一下,頂著亂髮窩在角落邊吃邊聊。

 

  魔道學者和刺客的合作戰術曾是他們聊不膩的話題,隨著喬一帆在戰隊中的處境變得艱難,這話題再沒從喬一帆口中主動說出過。

 

  「這樣吧,我們來想一個暗號。」

 

  天氣不熱,正午的太陽還是曬得總在室內活動的喬一帆微瞇起雙眼,高英杰的臉頰紅撲撲的,眼睛閃閃發亮,內向靦腆的他只有在想到什麼好主意時模樣特別活潑。

 

  「只要我對你比一的手勢時,就是我在告訴你,一帆,加油啊,你不是只有一個人。」

 

  這什麼,好像在演電視劇。高英杰的這個提案有點笨拙有點可愛,可是又讓人覺得感動。喬一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感謝,只好呆呆的先應聲好。

 

  「你也想一個啊!」高英杰得到了認同,好像鬆了口氣,催促著。

 

  他其實不覺得有需要對高英杰喊加油打氣的一天,英杰有天份,而且認真努力從不鬆懈,和低調內向的個性相反,高英杰註定會在榮耀的舞台上留下耀眼的身影。

 

  「那就八吧,你的名字正好都是八劃。」喬一帆那時想,他應該是進不了榮耀的職業圈了,只能在場下以一般玩家和粉絲的身份看著場上的高英杰,「不論在哪裡,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終究沒有像高英杰期望的那樣,在微草綻放光芒,可他不會忘記,如果沒有高英杰,他也許撐不了多久,不用等到合約期滿就離開微草,不會學好紮實的基礎,不會遇見葉修和現在的伙伴。

 

  他在微草扎了根,在興欣茁壯。

 

  這次的攝影除了羅輯的部分CG合成比較複雜有詳細的指示外,其他人都是多拍幾組照片再做挑選,喬一帆事先詢問了聯盟新人君並得到了同意,他希望有一張照片能夠內定擺進書裡。

 

  喬一帆左手貼在胸前,比了一個八的手勢,笑著,眼裡泛著淚光。

 

  是的,他不會忘記。即使他們身處不同的戰隊。

 

  有你才有這一刻的榮耀。


--

後知後覺地發現完結篇被系統屏了,這邊補個連結

後續請戳這裡

如果連結失效或不能觀看請私訊或留言。

评论 ( 2 )
热度 ( 72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