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之後再一起(五)

※ 原著向,第十賽季後,下一話完結。

※ (一)(二)(三)(四)



  方銳還記得他跟戰隊借了好幾張馬甲號,偷偷熬夜練習研究哪個職業最適合輔助流氓,鑽研出心得後,像個孩子般跟林敬言耍任性說要換職業,記得在戰隊中獲得認可出道的盜賊,前幾戰被對手狠狠打臉的挫折,林敬言站出來在經理及隊友前力挺他的表現,記得媒體封他們為「犯罪組合」時,他喜滋滋的剪下報導,貼在房間電腦屏幕旁的牆面上。

 

  他忘了是哪時開始沒大沒小的叫林敬言老林,只是想看對方訓斥自己的樣子結果沒有得逞;他忘了是怎麼變得世故起來,忘了是怎麼習慣在別人面前掩飾情緒,並且對於無力挽回的事不多作掙扎。

 

  林敬言離開呼嘯的前一晚,戰隊辦了個送別餐會,感謝和祝福的話語像肥皂泡泡那樣層層疊疊的充斥在空氣中,每句都有如一戳即破的謊言。隔天林敬言婉拒了戰隊的再次送行,一早便支身離開了,方銳終究是沒去道別,他躺在床上整晚睜著眼一夜無眠,最後起身把牆上貼的剪報撕了乾淨。

 

  回想起來,在呼嘯的日子他總是繞著林敬言轉,誰叫我們是搭檔──兩個人一伙的時候『我們』這個詞用得特別頻繁,以為不會分開只是自以為,僅是相隔兩地,竟再找不到什麼可以用我們做開頭的詞句。

 

  林敬言不是個需要他擔心的人,於是只剩下祝福可以給予。希望林敬言過得好,又希望不要太好,至少不要好到馬上有人補了身旁的缺。

 

  榮耀這個目標太耀眼,讓他一直選擇性的忽略排在之後的事物,除了友情、依賴、習慣,其他滿溢出的情感是什麼,說完全沒察覺是假的,從沒去面對是真的,若不是拉開了距離,也許他永遠也看不清。

 

  在陌生的H市,想的不是老家或待了五年多的N市,而去關心Q市的天氣好不好;在奪冠時第一個想到的是誰,在世邀賽時最想要誰陪在身旁,在興欣三大美女環繞之下,他還一心掛念著一個男人,這病得還能說不重嗎。

 

  林敬言把最後一道菜擺在餐桌上,見方銳沒有反應,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我在想我喜歡你呀,老林。方銳心底這麼說,臉上露出了個特別真誠的笑容回答:「沒啊,快坐下吃,我都餓壞啦。」

 

  桌上五菜一湯,都是些家常菜色,肉菜皆有頗為豐盛,方銳端起盛好的白飯,也不管坐旁邊的林敬言開動了沒,不客氣的一樣樣吃了起來。

 

  比預想中還美味,方銳這一吃還真覺得餓了,他邊吃邊誇,一盤菜擺在林敬言那側,是伸手夾不到的距離,棕綠棕綠的一時沒認清是什麼,總歸是道菜,他站起身要去夾。

 

  「豆鼓苦瓜,你不吃的吧?」

 

  「誰說我不吃,我又不是小孩子。」林敬言果然還記得自己不吃什麼,方銳也記得在呼嘯時常被叨唸不要挑食,他賭氣似的夾了一大筷子的苦瓜一口吃下,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還不錯。」他多扒了口飯嚥下,逞強的說。

 

  林敬言沒拆穿,只是揉了揉方銳的頭髮,像以前一樣。

 

  那雙手還是那麼暖,方銳怔怔地想,他真的是被寵壞了。

 

  他很想為林敬言做些什麼。老林買下這花店,想必已跟雙親有過爭執,花錢還算小事,奔三的年紀除了當選手,在哪行都算年輕,偏偏老林做事絕不是三分鐘熱度,不知要花個幾年在這偏遠又難賺錢的花店上。

 

  支持林敬言想做的任何事,是最基本的吧。

 

  「我說……退役後我也能來這裡幫忙嗎?」

 

  「啊?方銳你對植物沒興趣吧?」

 

  「今天這麼看看,還蠻有趣的。」

 

  「你別衝動啊。來找我玩是很歡迎的,窩在這鄉下地方可沒前途。」

 

  「只想著前途,你俗不俗氣。」方銳難得能在林敬言面前以超脫世俗的語氣說話,心中微微得意,「重點不是做什麼,而是跟著誰啊。我啊,還是想跟你在一起。」

 

  他聽到身旁的人放下筷子的聲音,轉頭一看,發現林敬言的表情有點疑惑。

 

  「…………方銳你這是在告白?」

 

  什麼?方銳愣了愣,快速把剛剛自己說過的話腦內倒帶一遍。

 

  我還是想跟你在一起。這被誤會也不奇怪的句子。

 

  「我──」

 

  眼前是他喜歡的人,千真萬確。方銳覺得喉嚨傳來莫名乾癢的騷動,一句話就這麼從他嘴裡衝了出來。

 

  「我就是在告白!怕了沒有!?」


【林方】之後再一起(完)


评论
热度 ( 16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