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林方】之後再一起(二)

※ 原著向,第十賽季後腦補

※ 我對不起方銳大大,在故事結束前他的智商都不會好了( ノД`)




  就這麼過了好一陣子,這回興欣來到林敬言居住的城市比賽,且之後正好有個空檔,方銳可以實際跑一趟第一流氓的花店,兩人已經好幾個月不見,即便林敬言轉會後都沒有相距這麼久。

 

  方銳自拿到賽程那天就在猶豫,拖拖拉拉到了前幾天才下定決心,他都說不清自己在婆媽什麼,線上是天天招呼的,怎麼會說不出口,他們交情這麼好,特地空出時間見面並不奇怪。

 

  那份裹足不前的心情好像跟榮耀有關,又好像無關,方銳想了好幾天,覺得比較接近近鄉情怯。

 

  推出這個結論,連方銳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方銳提前跟戰隊告假,賽後隔天租了台車,上路後才想到自己是不是該準備個伴手禮,又覺得這般生疏客氣,不如請老林吃個飯。

 

  花店的住址是個頗市郊的地方,方銳足足開了快兩個鐘頭,看著周遭的房子越來越矮,越來越少,不禁擔心起老林到底是要給誰做生意,開店不比網遊,網路通到處通,會不會老林就剛好沒個經商概念。

 

  導航最後指引方銳在一戶人家前停下,院落不小,種了不少植物,但沒有招牌,也沒找著門牌,裡面點有棟顯得老舊的矮平房,在隔壁還搭了幾間塑膠棚子,這哪裡像個花店。

 

  方銳站在門口愣了下,怎麼現在的導航也挺不靠譜,鄉下點的地方就亂報路,不知道現在被帶到哪個地方。他拿起手機撥了號碼,眼前綠色的樹圍籬修剪的很是平整,枝葉之間冒出一撮撮橘紅的花,這花很常見,不知叫什麼名。

 

  耳熟的手機鈴聲在遠處響起,方銳嚇了一跳,電話很快被接起,對方喂了一聲,他難掩驚訝的問:「我竟然找對地方了?」

 

  話筒彼端的人笑了,說聲你等我一下就掛斷了電話,方銳聽到腳步聲,一個穿著圍裙的人影從屋側出現,和印象中的模樣似乎更清瘦了點,曬黑了點。

 

  「車停好了?進來逛逛?」

 

  「喔……好,喂!老林你這是店面還是住家,不像花店啊!」

 

  在街坊間的轉角,門口擺滿一大束一大束色彩繽紛的鮮花,幾個同樣擺滿花朵保鮮的透明冰櫃,依客人的喜好挑選搭配做出漂亮的花束,這才是方銳心目中的花店。

 

  「是花店啊,種花草植物的店。」林敬言仍是一貫溫和平穩的微笑,「我想說講花店你比較好懂。」

 

  不懂啊!樣子差很多啊!不過想想自己當初打斷話題沒讓人說仔細,方銳也不好說什麼。

 

  跟著繞到屋後,也有幾間塑膠棚子,這一看裡面擺滿了植物,高低錯落,形態不一,顯得有些雜亂。這屋子後邊的屋簷特意加長,做成了一個走廊,靠邊擺了幾張長桌,現在上面放了好幾盤植物,旁邊有一大盆廢土,看來剛才林敬言是在這忙活。

 

  方銳從窗戶朝屋內看去,擺設非常簡單,家具看來都很有歷史,左邊間是個小廚房,估計另一側有衛浴間,這屋子肯定是早就有的,旁邊的棚子也不新,和他預想中會有著潔白牆面嶄新裝潢的店面,完全是反義詞般的落差。

 

  搭檔了這麼久,很多時候不必開口問,對方就懂得回答,林敬言站回桌前,手上邊忙著,邊說:「這裡原本的主人是位老爺爺,年歲大了,女兒希望能接他去城裡享享清福,可他放不下這些植物,那天我來逛又聽到他們在吵,就說這兒讓我來接吧。」

 

  「瞧你說的雲淡風清,買下這裡哪可能跟買把菜一樣輕鬆。」

 

  「也沒想像中貴,我還有些積蓄,沒賠盡老本。」林敬言頓了一頓,「而且周澤楷幫了大忙。」

 

  「你什麼時候跟他……你們感情這麼好?」方銳差點把你什麼時候跟他好上了這句脫口而出,幸好最後關頭意識到這句語氣不對,語義不對,以甩尾之姿驚險過彎。

 

  眼前的老林還掛著笑,而且笑意加深了,方銳才發覺自己被算計了,想要發難,又沒立場,他想起葉修之前對他的嘲諷:這麼好騙?你還猥瑣流大師?

 

  林敬言倒沒騙他,只是話說得慢了幾拍。

 

  「老爺爺的女兒跟孫女是周澤楷的粉絲,我拜託他寄幾張簽名照來,他直接寄了精裝寫真集,還在簽名後多畫了一個笑臉,對方可開心了。」

 

  「尼瑪……多畫個笑臉了不起,我可以多個唇印上去。」

 

  「方銳大大,男人的唇印誰要啊。」


【林方】之後再一起(三)


--

那你要不要。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