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全職】我說那個誰來COSPLAY一下啊。(二)

※ 作者得了每寫百字就瓶頸一次的病

※ 原著向

※ 上集戳這


03

 

  這不能怪方銳自我感覺良好。

  拍宣傳照這事兒,他是很有信心在興欣這票漢子裡做出職業級表現,再怎麼說他也是全明星級別(葉修那貨巴不得別出現在人群前所以不算數),廣告代言什麼的接過幾支,現在這種平面宣傳根本小菜一碟。

  方銳朝更衣鏡裡看了一眼,深深覺得自己轉型真是轉對了。

  即使他現在用著氣功師開創了新的局面,盜賊還是方銳在榮耀這遊戲裡最有感情的職業,他猥瑣的戰術玩法也很符合盜賊給人的印象,但、是!遊戲外的他個性無疑是開朗的,他喜歡笑,也覺得自己笑著比不笑好看太多,不過叫他穿著烏漆嘛黑的盜賊服當個陽光男孩,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彆扭。

  而且他幾乎可以想像那些別的戰隊甚至是自己的隊友,看著陽光盜賊的反應不外乎是「瞧你笑成這樣心裡一定在動特別猥瑣的念頭。」

  蒼天啊!我冤啊!

  他決定要好好端正自己的形象。當然不是說要改變他的榮耀玩法,老林不也是遊戲裡板磚麻針樣樣來,遊戲外還是一派斯文,他也可以開朗的猥瑣啊,不衝突的!

  氣功師這藍白色調的衣服,就像藍天白雲一樣清新,他現在的心境,他期許的未來,都是一片海闊天空。

  同時覺得海闊天空的還有攝影師。

  經過前兩位的鬧騰,眼前這位要姿勢有姿勢,要架勢有架勢,攝影師心裡一整個安慰啊,氣功師這職業在遊戲裡怎麼玩的他是不知道,看模樣像功夫電影裡的武術宗師,出場就能把小癟三揍的連滾帶爬。

  「方銳這小子一定有偷偷練過,真猥瑣!」魏琛一臉鄙視。

  「你別見不得人好!」陳果瞪他。

  「不過這樣的照片不行啊。」葉修悠悠的冒出這麼一句,接著招呼了方銳跟聯盟新人君過來。

  你這拍照時明擺著敷衍了事的人哪有說方銳照片不行的資格?陳果暗暗翻了個白眼,不過她在口頭上實在輸給葉修太多次,這時忍耐著不吭聲,轉頭看了眼魏琛,連他也顯得有點疑惑的樣子。

  「方銳你這樣的照片不行啊,太沒有個人風格了。」葉修也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的說。

  方銳心中警鈴大作,琢磨著要怎麼應答,要說自己的風格是什麼,那還用問嗎,拜託,讓自己遊戲外不猥瑣一回是會死喔!

  「上次你拖住呂泊遠和方明華的表現,賽後的群裡炸了鍋,大伙平時互噴垃圾話慣了,哪時見得左一個說你這年薪千萬都值啊,右一個講黃金右手都升級神之右手了,幾個不要臉的直接鼓吹你轉會,呂泊遠自稱他現在看人彎腰都有心理陰影,你贏人的點是什麼,是猥瑣。」

  「猥瑣是可進可退的彈性,出奇不意的心理戰術,高水平的機會掌控,難道你的粉絲們還在期待你像老韓那樣直來直往的打法嗎,你都已經站在猥瑣流的頂端,只擺著表面好看的動作,豈不是本末倒置。」

  方銳怔了怔,葉修對榮耀的鑽研和技術,榮耀大神之名是當之無愧,跟這遊戲有關的事,隨口侃個兩句都有份量在,他這口頭稱讚再中聽,可圈子裡跟葉修打過交道的知道,葉修玩榮耀猥瑣不輸人,下限探得低,心髒洗不清。

  「我怎麼都覺得你不安好心啊!」

  「沒這回事,你看我真誠的雙眼。」

  鬼才信!不要在猥瑣流面前玩猥瑣啊!方銳正要開口,那邊的聯盟新人君已經連連點頭附和。

  「大神說的是!我們這寫真書的主要客群是戰隊粉絲,角色寫真就該有個人風格,我這就搜一下比賽視頻……」

  這新人君資歷再菜,好歹是聯盟的代表,方銳不好直接反駁提議,於是幾個人圍在筆記本電腦前討論了起來,另一頭的攝影師見沒人叫他,也就不過去湊熱鬧,忙著篩選調整剛才的照片。

  沒一會,聯盟新人君交給他幾張打印出來的視頻截圖,方銳也走回台上,攝影師翻了下手上的資料,一臉不敢置信的抬起頭與方銳對望,兩個人的表情都同樣複雜。

  剛才他眼中的武術宗師,現在正在鏡頭前連滾帶爬。

  做著四肢著地動作的方銳再度深深的覺得自己耳根兒特軟,恐怕在人生這遊戲裡是玩不了猥瑣流。

 

04

 

  「咦,包子,你怎麼沒換好裝就出來了?」

  「我換好啦。」

  「沒有吧,你的皮外套呢,怎麼沒穿上。」自家戰隊的角色外表裝備陳果很熟悉,少了件外套這麼顯眼當然更不可能沒發現。

  「喔,那外套穿起來打架不方便就不穿了。」包子的語氣就像不會有人穿西裝去慢跑吧那樣理所當然。

  你是來拍照的又不是來打架的!陳果在心裡怒吼。不過她也知道如此普通正常的吐槽對包子很有可能行不通,特意換了個方式問。

  「聯盟的人不反對嗎?」那件外套是外型的重點啊,角色扮演不就是最講究還原度嗎,衣服可以說不穿就不穿,那聯盟幹嘛還花大錢去訂製。

  「他本來不肯。」包子秀了下他結實的手臂肌肉和刺青,一臉認真,「我跟他說我做流氓是很專業的!!」

  「…………」陳果現在很想手上能有本聯盟選手規章,查看看裡面有沒有註明選手太流氓會取消參賽資格的規定。

  攝影師從剛才就覺得心臟有點兒乏力,心想再沒什麼畫面能嚇到他了。不過在他看到包子走到鏡頭前時,他還是驚訝了。

  這年頭想在時尚或演藝圈已經漸漸不吃臉好啥都好那套,皮相好只是個基本,有沒有型才是走不走紅的關鍵,他專搞人物攝影的,合作過的模特不計其數,自認有些看人眼光,眼前這人身材好,樣貌好,穿著街頭混混似的服裝,笑容卻像孩子般沒有心機,有點使壞又不是那麼壞的氣質,近年特別吃香。他心中評估著,都有些激動了,腦袋瞬間閃過好幾個適合的服裝品牌,這樣的條件素質當模特,重頭教起都值得,等下拍完照定要跟這人要個聯絡方式。

  剛剛在中場休息時,攝影師已經和聯盟的人看過角色戰鬥視頻,選了幾個不錯的動作,他這時心情極好,很有耐心邊指導包子的姿勢邊拍照。拍了幾組照後,包子像個小朋友似的舉手說,「兄弟等我下!我拿個東西!」

  「好。」攝影師笑咪咪的看著包子跑到旁邊的行囊翻找什麼,看著包子拿著東西蹦跳回來。

  然後他笑不出來了。

  那是板磚吧。是吧,不會看錯的,方方正、沉甸甸的板磚。

  「包子!你幹嘛帶這個!」陳果傻眼,「有幫你準備道具板磚啊!」

  包子在遊戲中對板磚的熱愛簡直變成他的招牌,很多普通玩家看比賽可能還無法完全切身體會包子那讓每個對手都心塞的不按牌理,倒是能清楚看到他板磚是一出場就砸個不停,遊戲論壇上甚至曾出現討論包子本行是不是砌磚泥水工才會有這職業病。

  「那做的太假了,還好我有帶!」包子轉頭對攝影師燦爛一笑,「兄弟我跟你說啊,我板磚使得可好了,給你瞧瞧!」

  那幾乎只是一瞬間的事,包子最後一字的語音都還沒斷,手已經掄起板磚往後一拉,朝著面前看樣子是要使勁扔出的力道,在場所有人都看到這一幕,沒有人來得及衝過去阻止,只來得及大叫、罵聲臥槽、或是像首當其衝的攝影師狼狽的想閃躲。

  這時幾個人注意到包子在中途就收力了,角度也下傾,顯然並不打算真的往前扔遠,大概只想輕輕往前方的地面拋,興欣眾人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包子沒常識中的有常識,就見他半空中手一滑,板磚在半空中劃出了預期外的拋物線,落在攝影師腳邊碎成兩半。

  隨著那砰的一聲,攝影師覺得自己也有什麼碎成了兩半,像是腦子、心臟或是膽。

  「啊,手滑了!」包子跑到前頭將碎裂的板磚撿回來,有些懊惱的盯著自己的手,「怎麼這爪子這麼礙事呢,還好我板磚準備了兩塊。」

  當然陳果沒有給包子再拋一次的機會,抓著包子一頓罵,再拉他跟工作人員們道歉,總算回到台上的包子依然笑得一派天真,笑的攝影師心裡發寒,會隨身帶著板磚順手砸的人絕對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啊啊!攝影師顫著手把剩餘幾個動作拍完,包子隨即三步作兩步衝到他身旁,他反射性的往旁邊縮了縮。

  「拍得真好啊!兄弟你哪個星座的?」

 

05

 

  羅輯也不懂包子的邏輯,還好他早就放棄去搞懂。不過一般人的思考邏輯他多少能領會的,比如說他現在就看得出那位攝影師很想喊救命。

  包子還在那邊跟攝影師扯近乎,「哈,你羊頭魚!跟我生日很近啊!你知道嗎,水瓶可厲害了,羊頭魚就是過了個水瓶,才像變魔術那樣拆出兩條魚跟羊,桌上有魚有羊就要有牛,牛……」

  羅輯嘆了口氣,走到包子背後拍了拍他,「包子,輪我拍照了。」

  包子轉身,先瞧到的是一截尖尖的帽子,他掐住帽尖把帽子拔了起來,底下的人皺著眉看他,包子可是個天生不看人臉色的貨,自顧自的東摸西瞧,「小弟你穿這身特別像召喚師啊!」

  廢話誰像你平時穿得就像流氓!羅輯這話梗在喉頭,不是他要對包子客氣,而是他實在無法預料包子會回答什麼,而自己又會不會因此被纏上,最後只是悶悶的回了個嗯。

  召喚師在遊戲中是個既招搖又低調的矛盾職業,若以「人多勢眾」的角度來看,沒有一個職業可以跟它比刷存在感,但對手常常只記得剛才解決了哪些召喚獸,近戰攻防弱到渣的召喚師,模樣都還沒被敵人看清就倒在地上數星星的情況屢見不鮮。

  少了召喚獸的召喚師跟拔了毛的雞沒兩樣,遊戲裡是,拍這寫真也是。羅輯使用的是四獸流,不像那前後左右一個樣的精靈召喚獸,動物造型的召喚獸本來就比精靈流外表討喜,也好做互動,這回是先拍羅輯照片,之後會交由遊戲公司合成上召喚獸的CG。

  也因此羅輯要擺的動作是早就被指定好的,有撫摸跳上肩頭的靈貓、望著手上振翅的雷鷹、笑著抓住趴頭頂的小飛龍、低頭看蹭在腳邊的冰狼……等等,每一張都要望著空氣表演,難度比其他人都還要高。

  對於人生中只拍過證件照和團體照,姿勢除了立正坐下蹲下只剩擺勝利手勢的羅輯來說,拍這樣的照片當然是個難題。不過好在聯盟一開始就準備好了詳細的動作示意圖,羅輯上場前已經先對著全身鏡演練過,硬是以只有他能理解的數學公式將所有動作角度死記起來,最後的成果雖然肢體略顯僵硬,角度倒是精確到幾乎沒有誤差。

  但是也有羅輯無法用數學公式克服的部分,就是臉上的表情。示意圖上只寫了簡短的文字描述,像是帶著寵溺的微笑啦,滿懷希望的目光啦,這區區幾個形容詞的方塊字完全死剋住數學的邏輯。

  微笑還能應付過去,眼神可以只求專注不渙散,羅輯在一個遊戲中尋常不過的鞭撻指令示意時卡了關,這是羅輯手往前一指,四隻召喚獸齊衝的畫面,動作是很簡單,「朝氣又威嚴的喝令」是怎麼回事啊!羅輯張著嘴努力調整臉上的肌肉,突然可以理解奪冠時莫凡的表情是怎樣做出來的了。

  陳果這時跑去看其他人整裝的狀況,包子還賴在攝影師旁,新人君被攝影師拉過去當盾牌,已經拍完照的三個男人則是站了一排看戲。

  「羅輯這孩子個性太軟,沒氣勢啊。」明明自己剛才表現也很差勁,魏琛這時擺個評審的姿態倒不含糊,「瞧他這表情像個什麼……」

  「像牙疼。」葉修瞬答。

  跟笑嗆了的魏琛相比,方銳很有良心的壓低笑聲,「葉修你倒是給他指點一下啊。」

  「怎麼你剛不是才叫我別出餿主意嘛。」

  「猥瑣流從不介意別人被猥瑣。」

  「好吧。」葉修沒推辭也沒遲疑,卻是走到包子身旁對他低聲了幾句。

  「交給我吧,老大!」包子誇張地拍了拍胸脯,輕咳兩聲,一段五音不全荒腔走板的歌聲頓時鑽入眾人耳膜,「九月中的處女座♪處女座的羅輯……」

  「包子你閉嘴!!」沒什麼比包子的歌聲更具心靈傷害,顧不得還在拍照,羅輯扯開嗓子大喊。

  「羅輯剛才的表情不錯,力道有夠。」葉修很滿意的搓了搓下巴,「要不要我叫包子繼續唱下去?」

  羅輯瞪大了眼睛,這根本就不需要考慮,「絕對不要!」

  「那你就邊想著包子邊做表情吧。」葉修也不怎麼意外,擺擺手就退到一邊去了。

  羅輯整個人都不好了。實話說,包子應該是羅輯有生以來痛罵過最多次的對象,卻怎麼也算不上討厭他,包子不就天生帶了傻逼屬性,自己被踩到尾巴當下回抓兩下就扯平了,符合邏輯;腦內回想包子的傻逼,再訓斥現在只是站面前傻笑的包子,不合邏輯,違心之罵總少了點神韻。

  不過真要包子繼續唱那詭異的星座歌,他更是千萬個不願意。羅輯糾結著,揣摩著,大約是腦內左右互搏過的思想抗爭程度,經過一番努力總算交了差。

  只是拍出來的感覺從原本預想的「就決定是你了!皮●丘!」,變成「大家不好好幹活晚上會沒飯吃啊!」的苦情模樣。

  開始玩榮耀並踏入職業圈之後,羅輯越來越覺得高智商並不足以預料各種突發狀況。他早已脫離了當初寫傻瓜攻略時一廂情願的思維,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比如說現在,他認為指定動作拍完了就是結束了,而聯盟新人君卻拿著預想外的道具遞給他。

  那是一頂工事帽和一卷工程圖紙,羅輯感覺心塞了不只一下。

  自從霸圖一戰後,羅輯的昧光只要一登入遊戲,求加好友確認和來自四面八方的問候和訊息宛如百花繚亂的屏幕攻擊,其中不乏直接指定建築場景詢問該怎麼拆掉它,好像昧光角色走到哪,世界就會崩塌到哪,如何破壞掉這款遊戲背景物件這以往根本不會有人提的議題,一時間竟然變得比如何解副本打BOSS還熱門,若不是遊戲公司原本物件就搭得結實,這下還真的會天下大亂。

  「其實我們還準備了鐵鍬、鏟子跟鐵鎚……」

  「不不不,圖紙就好,很好!」羅輯假裝手上是數學習題,他正拿著粉筆在講臺上解答,他想這樣拍出來的畫面應該還可以,雖然紙面上是不知哪來的建築平面圖,上面好多標記他都看不懂。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