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通訊

【目前暫時無法更新、評論、私信,讓我緩個幾天想想辦法。】
台灣。
萌上全職高手才來做的窩。
天知道我一把年紀才玩有原作角色的同人,壓力山大。
關愛所有冷門角色,全職CP中特別喜歡林方和華秀。雖然有偏愛,本質上是沒有潔癖的博愛黨,可拆可逆,只要端出的菜夠好吃。
更新速度慢得有口碑。如果腦袋有擠出什麼渣渣見人,應該只會有原作背景向。

【全職】我說那個誰來COSPLAY一下啊。(一)

※ 原著向,帶興欣全員玩

 

  興欣獲得第十賽季總冠軍的隔天一早,陳果接到榮耀聯盟的來電,說是要為興欣全隊做一本真人紀念寫真書,聯盟會為隊員量身訂製各人遊戲內角色服裝及道具,興欣這邊只要排出時間前往影棚拍照就行了。

  之前興欣也是出過角色畫冊的,不過用畫的和選手角色扮演的意義又不太一樣了,這表示選手本人的人氣已有明星級別,否則角色圖要請人畫得多帥氣多賞心悅目還不容易?當然陳果明白,聯盟這次的宣傳主要因為葉修捲土重來的奪冠表現夠震撼、話題性十足,再者蘇沐橙和唐柔這兩位外貌一站出來就有銷售保證,曾為全明星的方銳都要排第四了,其他人算是搭上順風車。

  無論如何這都是一種肯定,要是幾十小時前聽到消息,陳果自然是很開心的,不過昨晚在記者招待會後,葉修和魏琛跟大家說了退役的決定,讓大家奪冠的喜悅瞬間黯淡下來,這樣必定會來到的某一天就算在心中演練再多次,又怎麼能無動於衷。

  聯盟肯定不會放過葉修這個賣點,即使他要退役。而陳果也知道,葉修肯定對這宣傳沒興趣,他只為自己玩榮耀,現下他拍拍屁股就能閃人了,肯答應的話只會是不想讓興欣難為,陳果不喜歡這樣。

  戰隊怎麼說也是依附在體制下的,聯盟的邀約不像一般廣告代言那樣,接不接還可以完全看心情,不過也不能沒知會一聲直接把人拎著去,猶豫了一下,還是在早餐時跟大家提了。

  「那啥,好像很好玩啊!」包子咬著肉包子,邊吃邊嚷,差點沒把包子屑噴到隔壁的羅輯身上。

  「要角色扮演……這個有點……」就算已經站在鎂光燈前好幾次,羅輯還是不習慣受人注目。

  「嘖嘖,怎麼聯盟現在的花招名堂越來越多。」魏琛感嘆道,這要在當年,冠不冠軍在之後對他們這些選手來說,除了獎金,不就是去館子吃頓大餐或窩回去吃方便麵兩個選項。

  「COSPLAY宣傳不算罕見吧。」第九賽季輪迴冠軍,聯盟請周澤楷COS一槍穿雲拍了宣傳廣告,當時導演要求他轉身眨眼說出「一槍射穿妳的心」的台詞,NG了五十四次才宣告放棄,不過後來把這些NG過程收錄公開後反而萌哭了一海票榮耀玩家,那視頻就連不關注這類宣傳消息的唐柔也看過。

  「我覺得留個紀念挺好的啊。」被稱為聯盟第一美人的蘇沐橙對這樣的宣傳活動再熟悉不過,她轉頭看向身旁的人,這紀念兩字顯然意有所指。

  「我不需要留這種紀念。」葉修毫不掩飾的露出了這等麻煩事不要折騰在他身上的表情。

  「去拍個照也沒什麼啊。」拍不拍照方銳是無所謂,就看戰隊安排,這時也順著蘇沐橙的話,「搞不好會叫你撐著千機傘雨中散步多浪漫。」

  葉修還來不及吐槽他的千機傘只曾漫步槍林彈雨中,就聽陳果突然叫了聲。

  「對了!千機傘!對方在電話裡有說,千機傘已經做好了一比一的實品,雖然沒辦法像遊戲裡瞬間變型,幾種形態的機關倒是有做出來。」

  「哇這可神了。」

  「說不定連關榕飛那傢伙都有興趣。」

  在眾人的驚呼討論中,葉修一時間則是愣住了。他本來有最後還被逮到,為了興欣就配合個一次的念頭,千機傘倒是他事先沒預料到的。

  千機傘──這個對他意義重大的銀武,他在上面耗費了最多的心力,陪他在遊戲裡甚至走上擂台,沒有千機傘,君莫笑這角色就失去了靈魂,而他現在有機會將它握在自己的手裡,不是透過遊戲角色。

  葉修心動了。儘管他也明白現實中的千機傘僅是把裝飾品。

  「另外這次拍照後,服裝和道具都不會收回,是送給各位的。」陳果接著說了最後一句稻草話。

  「拍就拍!」

  既然葉修都同意了,其他人也紛紛表態。

  「好吧,老夫也想看看死亡之手做出來是怎樣。」

  「大家決定好的話,我沒問題。」喬一帆說。

  「我能配合,這也是戰隊的收入來源。」安文逸推了推眼鏡,「不過我先說我絕對不穿女裝。」

  「差點忘了你是人妖號!」

  「我覺得你挺有潛力的啊!真不考慮試試?」

  大家話題馬上轉向,千機傘什麼的,哪有看同伴出醜來的好玩。  

  照例處於話題圈外的莫凡在角落沙發上沉著一張臉,角色扮演這事他這輩子想都沒想過。

  「忍者覆面遮住半張臉,沒表情也看不出來的。」蘇沐橙靠過來笑著說,「留個紀念,好嗎?」

  莫凡能果斷拒絕這世界上99%人的請求,而蘇沐橙無疑是令他猶豫的1%。

  事情就這麼意外快速的敲定了。

 

※※※

 

  回覆電話時陳果也跟聯盟說了葉修、魏琛退役的消息,聯盟表示遺憾之餘,早有被葉修臨時放鴿子的豐富經驗(包括興欣全隊都要算上一筆),緊接著又要忙榮耀世邀賽的事,這下更是積極,當天就派設計師來為各人丈量身材,遊戲裡的服裝不比成衣,加上配件製作起來更繁瑣費時,不過重金一砸,倒也飛快的在幾天內做好成品。

  聯盟在H市就近安排影棚,化妝師請了幾位,攝影師一位,和聯盟此次宣傳的負責人及助理,總之將隊員各自帶去妝扮好,先好的先來排隊拍獨照,之後再一起團體照。

 

01

 

  葉修是第一個整裝好的。

  君莫笑在遊戲裡那花花綠綠崩壞大家審美觀的混搭風,理所當然的做了大幅度修改,擷取幾個風格較近的裝備統一色調,刺繡腰帶和幾個小配件讓它整體偏向中式古風,和原本那中西合併的模樣相比,跟千機傘這武器搭起來相襯多了。

  君莫笑都能穿著那身不倫不類的服裝在網遊裡丟人現眼這麼久,葉修本人自然也不在意現在穿的這身衣服是什麼模樣,接過助理遞來的千機傘顧著把玩起來。

  這次的攝影師不玩網遊,更沒有去關注這些職業比賽,榮耀這遊戲火紅他是知道的,除了蘇沐橙有拍過幾支廣告眼熟之外,其他人是一概不認得,反正這不影響他的攝影專業,在試拍了幾張葉修專注於千機傘上的照片後,他很客氣的請葉修先隨興擺幾個姿勢看看。

  沒幾分鐘後攝影師就覺得必須要修正他的用詞。

  實話說,葉修是很上相的,臉蛋雖不到偶像模特般的俊美,卻有一份慵懶自信的氣質,身材比例不錯,肢體動作也很自然。

  不如說,太自然了!

  這撐傘插口袋的站姿根本一副路邊等公交的模樣啊啊啊!站累了還蹲下來呢,還從口袋裡摸出煙來很自然的抽起來了呢!跟帥氣一毛線關係都沒有啊!

  「葉修你認真點!」陳果看不下去了,「整個賽季面對鏡頭你就沒靠譜點的拍照姿勢嗎?」

  「妳說揮手嗎?」

  「…………」

  這次聯盟忙著世邀賽的準備,派來負責的是剛入行才一年多的新人,各方面經驗都有些不足,從剛才一直跑前跑後的張羅,這時也沒注意到陳果和葉修兩人在大眼瞪小眼,拿著東西跑過來打了個岔。

  「葉修大神,不好意思,有樣配件漏給你了!」這新人看來也是個葉修粉,一聲大神叫得順口不彆扭。

  那人拿在手上的是個葫蘆造型的酒壺,遊戲裡是有這種飾品裝備,不過在君莫笑的裝備裡從沒出現過,陳果正疑惑怎麼會多出這設定,就聽見對方說可以多拍一組喝酒的照片,有點微醺的模樣也很受歡迎之類的話。

  「葉修不能喝酒!」陳果一驚,連忙否決這個提案,葉修酒量之糟,怕是會跳過微醺狀態直接醉倒不省人事,這可是她親眼見識過的。

  「不是啊,陳老闆您誤會了。」新人君才是被陳果嚇到,解釋道:「裡頭裝的只是白開水,做做樣子而已。」

  陳果一陣尷尬,對喔,她看電視劇看電影從沒認為演員們拍喝酒的戲就是真的喝了酒,這會兒待在拍攝現場反倒窮緊張,她乾笑著給自己搭個台階下,「怎麼會想到拍這個畫面,嗯、那什麼,很有戲劇性啊。」

  「醉臥沙場君莫笑,名字是這樣來的吧?」新人君轉頭跟葉修確認。

  「喔,是啊。」葉修說。

  當初他看到這名字時可是笑了很久。

  「君莫笑?你不要笑?哈哈哈哈哈!取這名字挺幽默的啊!」

  「沒文化真可怕!」蘇沐秋一臉鄙視,「這名字是有典故的,是醉臥沙場君莫笑的君莫笑,我覺得這句詩聽起來超帥氣……」

  「那我沒理解錯啊,都醉倒在地上了好像沒什麼立場要別人不要笑。」葉修繼續吐槽。

  「你要去感受這首詩意境,意境懂嗎!」蘇沐秋繼續鄙視。

  「好吧,意境。」葉修也提出一個很有文化的問題,「那這首詩全文是什麼?」

  「……」蘇沐秋不說話。

  「不會吧,你只記得這一句?」葉修又笑了,「那詩名和作者呢?」

  「我記得一句總強過你半句都不知道!好了好了,你那台電腦讓出來,我先把千機傘轉到這帳號。」蘇沐秋揮手要葉修先退出遊戲,榮耀這遊戲可沒辦法一台電腦雙開。

  他們沒再繼續這個話題,所以葉修也沒說,他知道這首詩啊,小學時就被強逼死背唐詩三百首,王翰的涼州詞是經典之一,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他不曉得蘇沐秋知不知道這是首悲壯的詩,但他想,反正電競戰場不比古時沙場,管他遊戲裡死上千萬回都還是會回來的。

  可惜人生不是遊戲。

  如果十年前的蘇沐秋看見他現在這身裝扮,大概也會笑很久吧。

  葉修對什麼姿勢角度才算帥氣沒有概念,千機傘多變的型態倒是把這問題解決了大半,在攝影師幫忙調整下,應用千機傘槍、矛、刀等型態擺了幾個有模有樣的動作。

  照片的數量是夠了,不過拍這寫真集會盡可能尊重選手自身的意見,最後照例是得問上一問。

  「請問大神,還有沒有什麼遊戲裡經典動作沒擺到的?」儘管葉修拍照時的模樣和賽場上鬥神的形象搭不上來,新人君的語氣依然很恭敬。

  「嗯?啊,有一個。」

  葉修把千機傘撐開,舉到正前方然後整個人縮在傘後。

  「……那個,葉先生,這角度看不到人吶。」攝影師忍不住說。

  「哥在遊戲裡從不讓對手看到我在傘後幹什麼的。」

 

02

 

  「猥瑣!真是太猥瑣了!」魏琛是晚葉修一步換好裝的人,站旁邊看完了葉修後半段拍照,「連這閃瞎人的打燈都沒辦法把你的心照亮。」

  葉修沒有理會魏琛的垃圾話,提著千機傘走下場,站魏琛面前很認真的打量了一番。

  「哎老魏,遊戲裡看你那張老臉看慣了,沒想到實際看你穿這身,感覺特別不一樣。」

  迎風布陣在遊戲裡是套用了魏琛的照片,所以化妝師並沒有把魏琛的鬍子全刮乾淨,只修整了一下,迎風布陣遊戲裡是銀灰色的長捲髮,這髮型在遊戲裡不奇怪,現實中可是招搖得要命,他創角時哪想到會有要COS自己角色的一天啊,現在哀聲嘆氣又怨不了人。

  相比起閃閃發亮的髮型,屬於暗夜系的術士服裝當然不會明亮到哪去,剪裁簡單的兩件式長袍,以深灰與黑為主色,袍子兩側以銀灰色繡線繡上咒語裝飾。以遊戲角色來說,這服裝無疑是很低調的,不過比對魏琛衣櫃裡倒出來只有睡衣跟家居服兩個檔次,這袍子少說也是鑲金等級的華麗了。

  「還用說,老夫看起來──」

  「特別老。」

  「滾滾滾滾滾滾!!」

  魏琛氣呼呼的拎著死亡之手站上台,手杖往前一指,抬起頭一臉傲然的表情,甚至讓陳果一瞬間覺得頗有面對千軍萬馬亦無所畏懼的氣勢。

  不過也是一瞬間而已。

  之後魏琛不管擺什麼動作,都像踏入冰陣一樣僵硬,估計如果這時P上冰陣特效,都沒人能表現得比他更生動了。

  法師系的招式特效再炫目,施法時的動作都很難華麗起來,就常識面來看,這種需要吟唱時間、隨便會被人打斷,總不可能叫他邊唸咒邊紮個馬步劈個腿,蹦蹦跳加轉圈的那是魔法少女不在這個體系。

  魏琛這時也有點慌,這死亡之手明明做的是那麼精緻,怎麼自己握手上像根打狗棒似的,他在面前橫豎擺了擺都不襯手,是不是擺身後看看呢。

  「老魏在幹嘛?」換好裝的方銳一走出來就看到魏琛在台上做著奇怪的動作。

  「在用死亡之手撓背。」葉修叼著煙說。

  「撓你的背!講壞話也不小聲點!」魏琛衝下台做勢要用死亡之手抓葉修臉,對方一點也不怕,笑嘻嘻的站著不閃不躲。

  這傢伙!早就看穿了啊。魏琛在攝影師無奈的目光下又悻悻然的走回台上繼續努力。

  他早就看穿自己捨不得這死亡之手弄壞了。

  雖然手上的這把是件假貨,那愛屋及烏的心情,實際製作過銀武的葉修肯定能體會,魏琛腦子裡所有髒話加起來都不足以形容那些銀武材料有多難入手,再加上使用什麼材料都要自己推測摸索,製作這把死亡之手期間到底燒掉多少珍貴材料,能折算多少現金,他根本不敢去想。

  底下的小弟們曾很崇拜的說我們的魏老大多牛逼,能自己搞出一件銀武,說出去震驚整個榮耀職業圈啊。

  魏琛聽了只能笑得苦澀,沒錯,他恐怕是退役選手裡唯一一位做出頂級銀武的人吧,那是因為其他人都沒有像他一樣把所有時間心力放在榮耀上啊。

  一開始確實是想把期望寄託在後輩身上。他表面上走得瀟灑實際上逃得狼狽,拚盡全力蒐集能夠做出銀武冰雨的材料後,本該遠離榮耀這款遊戲去找份餬口的工作,他沒有學歷沒有玩榮耀以外的專長,求職自然不太順利,也就順勢這麼拖著,拖了這麼多年,拖到藍雨都拿了冠軍,他還是沒有離開。

  真奇怪。當初放棄電競選手的身分好像很容易,原來只做了表面功夫。

  他這次回來職業比賽,曾對決過的對手仍再相遇的屈指可數,記得他是誰的,那人數也是加上腳趾頭就數得完了,倒是退役很多年的方世鏡,很快輾轉地聯繫到了他。

  以為會被大肆埋怨當年的不告而別,結果方世鏡先秀他一臉全家福合照,再誇自家女兒多乖巧可愛,絮絮叨叨說了很多,但沒怎麼提藍雨的事情。

  方世鏡說,他給女兒講的睡前故事終於有個能夠更新的版本,曾經有一位魏爺爺啊,他從藍雨這個大家庭離家出走,過了很多年很多年……

  那時候興欣還在打挑戰賽呢,魏琛回道:那你趕緊說我大殺四方拿到冠軍呀。

  「那不是重點吧。」方世鏡在QQ上打了這句話後頓了很久,久到魏琛以為他離線了,才冒出了下一句。

  「你回來了,那就好。」

  當然好了。魏爺爺這次可沒吹牛皮,他真的大殺四方拿到了冠軍嘿。

  魏琛在台上嘿嘿的笑了一下,不過沒人搭理他,攝影師和聯盟的人都覺得這樣拍出來的照片實在不行,正招手請陳果、葉修、方銳過來開個小會。

  「魏先生的角色有沒有什麼特點呢?」

  「特別的猥瑣,特別的沒下限。」

  「額……」

  「怎麼沒做個道具假山讓他貓在後頭,沒遮沒掩的難怪讓他不自在。」

  「這個有點……」

  陳果懂的,這兩個人嘲諷判定顯然強過解決問題,她一把搶過葉修捏在手上的煙盒,叫魏琛先抽根煙緩一緩,魏琛回了神,這才發現口乾舌燥悶得慌,接過利索的點煙狠抽一口,隨著肺部擠壓出的煙霧,覺得世界都光輝燦爛了起來。

  他的表情柔和了,微瞇的眼睛有些深邃,又帶分嘲弄,一手斜倚著死亡之手,另一伸出的手好像在探求什麼(其實夾著煙),聯盟新人君覺得之後看這張照片的人大概會這麼想著。

  不過他現在耳邊只聽到陳果大喊,「攝影師快拍!煙之後P掉!」


评论 ( 7 )
热度 ( 81 )

© 孤島通訊 | Powered by LOFTER